中世紀的信息 - Plataforma Media

中世紀的信息

我聽著音樂,沉醉在音樂節奏的旋律中,用心感受突然回想起了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話:他否認美國的陰謀。他很清醒,放下仇恨主義。我高舉雙手,深呼吸一口氣……在社交媒體上看到了一個帖子,不禁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西班牙流感」病毒被發現在法國戰壕中,但最始端的疫情被隱瞞。鄰近法國的西班牙沒有參與戰爭,卻為因這場瘟疫大流行被抹黑……直至今天,仍繼續保留著這個冠上的污名。看一看當今的世界:政府無能、謠言亂竄、訛言謊語、斷章取義的信息……證據令我猛然一悟,我們的世界還停留在中世紀毫無進步。這是馬偉圖的直覺,多謝分享。

信息泛濫,如此肆無忌憚,如此容易受人操縱……信息傳播速度之快,放任肆意讓信息被扭曲變質。意大利符號學家翁貝爾托·艾可,再多的掩蓋也無法掩蓋這個「玫瑰之名」,虛偽、利益既得者帶上的光環,墨守成規的迂腐,神化的精英主義,社會互相推諉……「玫瑰」有千個名字,真理早已消散,不復存在。

就如量子物理學的問世,困擾許多科學家:倘若最基礎本質的事物都無法被確證,那麼所推論出來的一切也無法確證。這涉及到哲學、信念和價值觀的問題……在這個注重道德時代:如果沒有人能給出一個百分百肯定的答案,我們只能暫且彼此互相聽取接納大家的推論,直到大家意見不合,無法再用和平理性的方式據理力爭。

我和阿爾文·托夫勒一樣,被科技浪潮湧至的「第三波」沖得眼花撩亂:「我不知道該要往哪裏走,皆因一切變化太快,頓時令我失去的方向……」想到治理倫理,文明的衰落,我又想到托夫勒曾說道:「21世紀的文盲不會是那些不會讀寫的人,而是那些不會學習、學習,再重新學習的人。」

我不知道宇宙中多少個空間,也不知道信息中有多少個宇宙。但我知道,生活、新聞工作和這份報章都需要被認真對待,就如我們一貫所傳遞的信息,要抱有批判思維,堅守原則。但是,人生中亦總有些時候,我們需要蘇格拉底從棺材裏起來再跟我們說一遍:「應該要意識到自己的一無所知,知恥此近乎勇。」使自我重塑秩序-重新學習如何學習。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