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誘發石油戰爭威脅非洲國家 - Plataforma Media

疫情誘發石油戰爭威脅非洲國家

因中國經濟增長放緩以及國際受新型冠狀病毒爆發疫情的影響,導致石油消費減少,以致使依賴石油作為收入的國家帶來了危機。這是一場望無出路的新危機。

能源市場分析師在本週較早前曾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演變成為石油出口貿易市場的戰役。」 最顯然的受害者是那些最依賴石油作為收入的出口國家。
其中包括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國家,例如剛果民主共和國、加蓬、赤道幾內亞、南蘇丹、尼日利亞(非洲大陸的主要石油生產國),以及石油第二大生產國安哥拉。
尼日利亞財政部長扎伊納布·艾哈邁德(Zainab Ahmed)已承認將計劃預算下調,將石油每桶調至57美元。由於石油危機的影響,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今年已將尼日利亞的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從2.5%降至2%。
價格下降可能迫使尼日利亞承擔更大的國內及國外債務,需要更多預算作為償還債務的資金。最終導致國債增加,對尼日利亞的國家形象和經濟表現帶來不良影響,從而導致貸款成本上升。
對於還未從2016年的經濟衰退中走出復甦的尼日利亞來說,可說是雪上加霜。

債務重新談判

安哥拉2020年財政預算案是在其油價每桶游走在55美元左右時制定的,按照道理,預計財政預算案將會接受重新審查,並重新談判外債。
安哥拉這次石油價格下跌,是1991年海灣戰爭以來石油價格的最大跌幅。
安哥拉財政部研究規劃辦公室主任艾米利奧·隆達(Emílio Londa)承認,安哥拉在運輸已經提取出的石油方面已存在困難。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商業頻道引述資本經濟研究所發佈消息,在今年二月上旬,一艘安哥拉的石油貨輪決定在內部市場以「折扣價」的方式低價出售,填補油輪出海的運輸成本,以免卡在公海無法航行。
中國是安哥拉石油出口的主要目的地(佔出口總量的一半以上),作為的燃料產品,安哥拉基本上全數為石油銷售產品。

超過九成

安哥拉危機的影響可以透過石油出口產業中的比重作為評估,根據安哥拉央行在2019年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石油出口產業佔全國收入的95%。
根據2019年的數據,原油的提取和精煉佔安哥拉國內生產總值的33%。平均每桶石油的生產價格應扣減中間的生產成本得出,對於安哥拉來說,約為7.5美元。
專注安哥拉石油市場資訊的線上雜誌《石油安哥拉》總編輯Lusa Patrício Quingongo表示,因安哥拉政府對外地人的出入口管制,間接影響了許多石油勘探開採區沒有足夠的員工工作,而導致許多油田被迫停工生產。
因為安哥拉的生產鏈主要由外資公司支持,所以參與整個生產工作中有很大量的外勞。
另一個受到到疫情影響的非洲國家是剛果民主共和國,其對中國的出口佔國內生產總值的一半以上,其中絕大部分來自能源及礦石。

負面影響

信用評級機構惠譽預測,這場危機將對撒哈拉以南非洲經濟產生短期的負面影響,特別是南非、安哥拉、剛果、加蓬、加納、赤道幾內亞、尼日利亞和贊比亞。所有這些國家都是中國重要的出口國,且不僅僅是在能源領域。
因為中國旅客受到出入境管制,這些國家和其他非洲國家的旅遊業也受到影響。根據中國主要運營商中國青旅假期的數據顯示,儘管每年拜訪這些國家的中國旅客人數不超過一百萬,但在最近五年中,即2014至2019年間,這一數字已增長40%。
中國每天的石油消費量銳減超過三百萬桶,是造成影響非洲的主要原因之一,這也與沙特阿拉伯決定將每桶石油的出口價格降低7至10美元有關。
國際經合組織三月初預測,危機的總體影響可能導致今年第一季度世界經濟出現負增長。

沙特阿拉伯面臨供應壓力

除了新冠肺炎爆發引發的危機外,沙特阿拉伯和俄羅斯在石油需求供給上也面臨衝突。
莫斯科拒絕每天削減約150萬桶的石油;而利雅得則從四月起降低每桶的石油價格。
結果是顯而可見的:每桶石油的價格在一週內下跌至30美元左右,有分析預計在短期至中期內,這一價格將趨於穩定。
對依賴石油的經濟體因疫情受到的影響將是顯而可見的。

Abel Coelho de Morais 13.03.2020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