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一疫能否徹底改變中國? - Plataforma Media

經歷一疫能否徹底改變中國?

斥責習近平獨攬大權的聲音漸起,疫症的爆發癱瘓了整個中國,更有可能動搖到曾以公共衛生作為目標,宣稱其政權正當性的中共政權。

在英國埃塞克斯大學(University of Essex)任教中國近代史的大學教授周遜認為:「中國須要控制疫情傳播,此舉不但為了維持國家的穩定和安全,對維持中共本身政權的正當性亦尤其重要。」

19世紀末,「東亞病夫」的謔稱嘲諷著舊中國社會的貧困,以及其公共衛生和人民健康狀況不佳的景況。 於是,1949年共產黨上台建國後,公共衛生隨即便成為了新政權獲得其正當性的優先事項。 周遜在接受本報電話採時表示:「當時,公共衛生運動與政治運動雙管齊下,因為中共領導人很清楚,向人民承諾改善健康將是強有力拉攏人心的方式。」

在毛澤東主政期間(1949年至1976年),共產黨領導人將消滅疾病和改善全體人民的健康作為治理的中心支柱。 衛生官員們接受了預防和治療農村地區疾病的培訓,「赤腳醫生」運動甚至已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世界衛生組織之間關係的重要組成部分。世衛更因此而鼓勵其他發展中國家應仿傚中國的道路。

然而,後毛澤東時代的經濟改革,導致了成千上萬的農村工人以史無前例的方式大量遷居至城市,為包括2002年至2003年期間爆發的非典型肺炎疫症、2013年的禽流感、以及目前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等公共衛生議題帶來了新的風險。

周遜認為:「導致疫情加劇的原因源於當前中國健康衛生制度的現況:負荷過重、效率低下、費用昂貴,以及混亂無序。」

缺乏透明性為制度帶來危害

現任於北京人民大學的意大利漢學家郗士(Francesco Sisci)認為,當前的公共衛生危機暴露出「深層的結構性缺陷」。 他表示:「中國的政治體系脆弱,需要更多透明度、變通和敏感度來解決問題。」

僅僅一年多的時間,北京就迎接了一系列的挑戰,包括與美國進行代價高昂的貿易戰、香港爆發數十年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非洲豬瘟的爆發、通貨膨脹的壓力、以及台灣大選民主黨的勝利等。

郗士認為:「所有這些挑戰皆是源自中國體制問題。由於『 缺乏透明度』,這使中央領導人在『評估危機後並迅速作出決策回應』的過程變得『異常困難』。」

去年年底,在華中地區武漢市內的一個海鮮批發市場上首次發現了新型冠狀病毒,當時地方當局報告有27宗感染了「神秘疾病」的個案,並排除了這種疾病在人與人之間傳播。

兩週後,武漢市衛健委在關於該疫症的每日公告中指出,沒有新的感染病例,亦沒有人與人之間傳播的跡象,也沒有醫護人員感染的病例。故此,世界衛生組織認為疫情沒有擴散到當地市場之外的地方。

然而,就在1月16日,日本報告了一宗確診個案,一名到訪過過武漢但從沒有到過該海鮮批發市場上的男子受到感染。兩日後,泰國也報告了一宗確診。有網民戲謔地稱這種病毒十分「愛國」,因為暫時除了中國人以外便沒有其他外國人受到感染。

1月22日,中央政府對武漢市實施全面檢疫,正式封城禁止出入。就在接下來的幾週,中國各省報告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確診感個案,每週有成千上萬的新病例發生。

期間,多間航空公司取消往返中國的航班;俄羅斯、北韓和越南封閉了與中國接壤的邊境;一些國家停止向中國公民發放簽證;世界衛生組織宣布進入國際緊急狀態。

在國內,不少村莊建起了圍牆,以防止村外進入。在北京,居民請保安在小區入口處設置了看守站,禁止非居民進入。甚至也有一些地方,居民堆疊起單車並用鐵絲網捆綁起來,用來作封鎖小區的入口。

數以百萬計的工人本應從其家鄉返回工作崗位,但因疫情的迅速蔓延而使許多人滯留家中,令工廠和企業不得不延遲復工,這對於像中國這樣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商業市場造成了難以估計的影響。

位於老城區的一間漢堡店老闆坦承:「中國現在不是一個可以呆著的好地方。」現在的情勢與去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慶祝成立70週年的愛國主義熱潮形成鮮明的強烈對比。

當時官方舉辦了大量的展覽、拍了大量電影和寫了大量的文章,讚揚了中國飛躍的發展,讚頌了中國發展模式的豐功偉績,在這種模式下,政治穩定才是最重要的價值,這是國家經濟繁榮的重要基礎。

然而,這次疫症的爆發恰恰暴露了中國權力的整體結構與不惜一切代價「維穩」的矛盾。首個透露冠狀病毒疫情的醫生李文亮,遭到國內警方的壓迫,強迫要求他簽署一份指控書,指他全屬「毫無根據和非法」造謠,最後,李文亮之死,在中國社交媒體上激起了前所未有的反抗運動。

儘管中國審查機關盡力封住言論,但「#我要言論自由」運動在網上迅速流傳開來。北京大學教授李沉簡認為:「繼承了二千年來專制的統治,中國人民認為言論自由等內在的個人權利僅僅是西方的觀念,被一些離地的精英主義所採用,並不適合中國現況。」

李沉簡表示:「人民第一個痛苦的認知是,自詡了不起的中國制度竟在公眾面前慘烈地宣告失敗。」他強調:「維穩和服從黨領導的政治原則高於一切,中國整個官僚體系一擊即破。」

在李文亮醫生向醫院提出疫症預警時,當時尚未確定發現新型的冠狀病毒,但醫生發現了這與二十年前橫掃全國的非典型肺炎的冠狀病毒,即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沙士),有許多相似之處。

李文亮在接受財新傳媒採訪後不久,就因不敵COVID-19感染而去世,在訪問中,李文亮有意捍衛中國更大的言論自由,他表示:「我認為一個健康的社會不應該只有一種聲音。」

若昂·皮門塔 21.02.2020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