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認為會施加任何壓力」 - Plataforma Media

「不認為會施加任何壓力」

黃若瑩與朱佑人開創戀愛.電影館。過去三年,他們為大三巴牌坊的訪客提供多一個景點選擇,電影館亦成為喜愛獨立電影人士聚腳地。三年期的營運合約已於2019年到期;而新經營者尚要經公開招標決定,合同期將於8月正式開始,至2023年7月到期。他們二人自覺是延續電影館經營的最完美搭檔,因過往的努力仍需時間沉澱。面對新任行政長官的量入為出和愛國主義,這對拍檔沒有預見到他們工作上的障礙,又特別強調,一直享有的自由未受影響。

-負責營運戀愛電影館的拍板視覺藝術團的營運合同完結在即,既未有新的公開招標,又倉卒於上週才公佈到期,是如何走到目前這一情況?
朱佑人:我們每月都與文化局開會。去年年初我們就開始探討續期的問題;到了9月、10月,我們得知續期不易;到了12月20日我們才真正知道下一步是什麼。

-是由於疏忽或混亂?你們覺得當局是有意關閉戀愛電影館嗎?
朱佑人:我不認為當局有這樣的意圖,從沒談到過這種可能性。

-若瑩,你曾在一個訪問中說到:「應該不會有任何延期了,但可能會是一份新的合同讓我們順利交接後3年戀愛電影館的營運。」為什麼表現不俗,但又覺得不大可能會延長合同?
黃若瑩:公開招標合同通常都是3或4年的合約。我們本來在等2019年的新招標,指望要是中標了,在舊合同到期時我們還能繼續已經在進行的工作。公開招標批給的時間較長,但延長合同就不一樣了,通常時段很短。

-只是時間的問題?
黃若瑩:由於我們的工作需要提前組織,比如要合作和尋找合作夥伴,要是可以在一段長時間裡營運,這會容易很多,也是我最想強調的。當然,目前延長合同是最好的做法,令電影館在合同交接期間不至於要閉館。

-你們表示會提交標書參與新一輪的公開招標。而評分準則也比較清晰,你們的計劃是怎樣的?
黃若瑩:我們暫時不便透露,但已有一個計劃。

-為何覺得自己是營運電影館的最佳人選?
朱佑人:我們在過去3年做了很多工作。一個項目由同一團隊在一段長時間內經營是很重要的,做5、6年已經會截然不同。兩次批給期將是對鞏固和訂定方向最理想的時間。所以要是我們能繼續,這是最好的,因為這樣我們就可以延續過去3年的工作。
黃若瑩:我們頭3年著力於為電影館打下原先不存在的基礎。到第二年,我們在市場定位、了解觀眾和導片人方面都有了提升。第二次的批給期將可讓我們鞏固得更好。

-你們會如何總結這三年?
朱佑人:最起碼我們為觀眾帶來了第二個選項,對我們來說已經是一項成就了。另外,我們也舉辦了工作坊和講座,也為了解電影和電影業創造了條件。
黃若瑩:我們知道澳門有一群觀眾喜歡不一樣的電影風格,他們會到香港看這類電影。在澳門為他們提供獨立、藝術且非商業電影很重要。另一方面,我們開創了「全景視野:澳門當代電影展」,該活動的焦點正正是本地電影。電影館成為了一個認識本地電影,同時讓不同人士相聚的地方。我們在推廣和出口本地製作方面頗有成效,成功把澳門電影帶到了台灣、香港、中國內地和葡萄牙。此前,與本地影院的合約是少之又少。

-那不足呢?
黃若瑩:例如供給管理。第一年,我們舉辦了10個影展。第二和第三年,舉辦了9個。有大量的供應固之然好,但我們總覺得每個活動太緊湊,有必要優化活動間的時段,還有為每個節目多做宣傳。
朱佑人:我認為另一個挑戰是擴大觀眾群,目前我們吸引到較年輕的觀眾。

-上屆政府的其中一個主要投放領域是創意產業。你們對本地電影的演變有何看法?
朱佑人:在製作層面而言,有越來越多人加入。我們也感覺到越來越多人對執導感興趣,我們舉辦的很多工作坊都爆滿。

-在多大程度上,因政府的大力支援而導致本地電影業欠缺準則和出色的作品?
朱佑人:有行動始終勝於無行動。我認識很多導演儘管有資金拍攝、有政府提供支援也不拍,原因是覺得自己還沒夠好。也像其他地方一樣,達到好的同時仍會有較好或較差的作品。
黃若瑩:的確有時會有業餘人士,但近年來有了很大的轉變。我們會不時舉辦工作坊,以改善沒那麼好的地方。

-主題和題材上有看到什麼趨勢嗎?
黃若瑩:改變了很多。我覺得,因為還是剛開始,十年前圍繞社會題材,後來就變得比較個人,現在則非常多元化。

-人們都說澳門觀眾比較是大眾和商業文化的捧場客。如果的確如此,又怎樣解釋電影館的成功,常常座無虛席呢?
朱佑人:如今,獨立電影很多元化。有些電影儘管非常接近商業片,但當中蘊含的信息仍非常強烈,這完全取決於我們所做的選擇。

-但你們的節目編排更傾向於獨立電影導演。就不久前,你們更推出洛伊.安德森(Roy Anderson)專題,他對很多觀眾而言很陌生。
黃若瑩:我們選擇的時候都會試著找一個平衡。在《黑就是美:美國黑人電影節》時的抉擇就相當不容易,當中導演全是美國黑人,難是難在澳門觀眾不認識他們,儘管我們覺得故事比較普遍,但觀眾看來也可能感到好遙遠,但我們也要做大膽的選擇。我們一直希望找到一個平衡。比如,我們選擇在2019年、而非2017年設洛伊.安德森專題是因為我們明白到先要培養觀眾,後才看較複雜的電影,這是一個過程。我們是澳門首間此類型的電影館,前面的路還很長。
朱佑人:政府資助的確幫助了很多,給了我們冒險和做這類決定的自由。

-談到資金的問題,減少浪費是新任行政長官的主張之一。你們擔心節約會影響電影院的營運嗎?文化局已表示會削減開支。
黃若瑩:我一直留意資金問題,但盈利不是我們的首要目標,績效和工作才是重中之重。我們希望這些努力是有效和到位的,希望能迎來更多觀眾。

-你們認為過去3年的預算夠嗎?
朱佑人:永遠不夠。但我們在提交新標書參與新一輪競投時做了一份預算案,仍是在限額範圍之內。目前,第二份合同還訂明獲批給人要負責專為展覽而設的小屋的運營。

-賀一誠另一點強調的是愛國愛澳。你們憂慮會限制安排節目的自由,以及要選更傾國家和不帶批評的電影的壓力?
黃若瑩:我們經常放映中國的電影,也跟很多內地的策展人合作。這要看情況,如果是好的電影,我們會上映。中國市場很大和很高質素,所以沒什麼限制的。

-面對新的行政長官以及新的社文司司長,你們認為會有負面,還是正面的改變?
黃若瑩:我們工作的自由度一直頗大。當局欣賞我們的工作和我們的選擇,彼此間也有良好的溝通。我不認為會施加任何壓力。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