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日無多 - Plataforma Media

時日無多

自11月2日起,譚萬基任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新總幹事,他表示,香港正處於一個分秒必爭的階段,解決持續了五個月政治混亂的局勢。譚萬基堅決認為,現在必須馬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他坦言「恐怕為時已晚」。

─在國際特赦組織的最新報告當中提到,香港的言論自由和集合自由等權利,正在不斷受到打壓。何以得出這此結論? 有具體數字嗎?
譚萬基:得出這個結論不僅僅只是因為香港近日所發生的事情。我舉個例,去年2018年,中國藝術家巴丟草本應來港舉辦一場展覽,但由於受到中國內地當局的脅迫,不得不取消該場原定的展覽。另一件事件是,記者馬凱的事件,因為其發表了有關香港獨立等敏感的言論,而被拒絕續簽留港工作的簽證。
諸如此類的一系列事件表明,香港的言論自由和其他權利皆受到某程度的限制,違反了港人治港以及香港「一國兩制」的基本原則。以國家安全為由,限制有關的言論自由。在集會示威的活動當中,我們可看到警方過度使用武力,以及對集會權利的收窄,禁蒙面法的生效加劇了這些情況,這都是我們可見對言論自由的打擊。
─另外,國際特赦組織還譴責了港府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國家安全等概念作出過於廣泛解釋。那你們又是何以得出此結論呢?
譚萬基:在去年,2018年,活躍於兩傘運動的其中一個參與者戴耀廷前往台灣談論香港的自治。 這純粹是一個大學的學術討論活動。港府明確地針對戴耀廷言論及舉動的作出了回應。這便足以證明港府與中央當局對香港整個社會劃下了一條不可逾越的警戒線。
─還有其他更多的例子嗎?
譚萬基:在最新份報告中,我們不僅考察了發生在學術機構中的個別事件,我們還對其他界別的一些事件作考察。我們發現當中有部分的法律詮釋含糊不清,當有人出來強調港人自治時,或出政治異見與政府的觀點有所不同時,香港政府傾向對言論自由實施新的規定和限制。如今不但只是戴耀廷這類人士遭到政治壓迫,甚至其支持者,或與其聯繫的人士亦遭受到一定程度上的迫害。
─在中共會議上,中央表示不會容許香港政體有任何變化,加強愛國主義教育,以至普選行政長官方式皆是已決定之事。你如何理解這句話的意思?
譚萬基:這便證明了我們所得出的結論是正確的。我們看到中央在政治制度和國家安全上,越來越強調國家的概念,為了國家的統一、國家安全正實施一系列新措施,對一國兩制的原則作出各方面的限制。港府沒有對保障公民、人權以及言論自由方面制訂新的政策,相反,還對這些權利的限制制定了新的法律。
─英國《金融時報》報紙猜測林鄭月娥將在三月時被取代。若是真的話,是否就可以解決現時的困局?
譚萬基:不論由誰來擔任行政長官,即便是林鄭月娥留任不下台,都必須採取措施制止暴力升級的措施,例如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警察暴力執法的情況。我們等不到三月,我們必須借鑑反送中條例的教訓, 若能一早些撤回,情況會好很多。
─示威活動已持續第五個月,而港府尚未有意向設立調查委員會。你認為這真的會發生嗎?
譚萬基:這不僅是示威者的訴求,也是社會其他團體組織,甚至親中派方面的訴求。大家普遍認為有必要建立這個獨立的調查機制,使香港政府擺脫現正面臨的治理危機,只有這樣才能重拾市民對警察的信心,阻止局勢繼續惡化。這是使香港回復安寧的一項重要措施。
─下週日香港將舉行區議會選舉,這有機會使現時情況變得更糟嗎?
譚萬基:黃之鋒的事件,國際特赦組織認為,這是香港政府單單就黃之鋒個人所擁護的立場,所採取壓制措施。而關於區議會選舉,政府是有責任確保安全舉行選舉。
一些國際組織如國際特赦組織認為應爭取國際間的支持。你認為其他國家真的會提供具體的支持嗎? 我們認為其他國家未必願意與中國,這個現時世界第二大的經濟體斷交。
譚萬基:當然,其他國家願意站出來支持反對修改引渡逃犯條例,僅是因為這些國家基於其自身有可能會受到影響的經濟利益考量。但是我們亦看到,有份參與該報告中幾個國家的外交部部長,對我們香港近幾個月來,所顯現出來的人權打壓情況感到十分關注。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這些國家的公民也有在香港生活、旅行、工作和甚至過境。因此,儘管真正令他們關心的是經濟利益,但亦不僅僅如此。
─你真的是這樣認為嗎?
譚萬基:我舉個例子。國際特赦組織一直在與幾個國家在緊密的聯繫,因為這些國家向香港警方提供出口武器。英國政府已經就此實施管制,而美國方面亦正在就同一主題審議立法。國際特赦組織一直在敦促其他國家政府採取一些行動,以保護我們的香港人的言論自由和集合自由。因此,我不能說他們對此漠不關心,或是隔岸觀火。我們的確收到了來自不同國家的外交部和領事館對香港局勢的殷切的問候,我們將繼續與保持聯絡,提供可靠的資料、報告以及對事件作證實性的判斷。
─在最近新一份報告中,國際特赦組織還提及香港警方在示威活動中對被拘捕者採取的暴力行動。 你能更具體一點嗎?
譚萬基:例如示威者被拘捕後,即便他們沒有再抵抗,他們會繼續遭到毆打。在拘留所中,有時警官將激光槍對準抗議者的眼睛超過20秒。顯然地,這種武力是不必要和不合適的,根據國際慣例,這甚至可被視為酷刑。
─即便有人指控對警察對拘捕者施予虐待,但這並沒有實際有力的證據支持。
譚萬基:自六月以來,警方的暴力不斷升級,這些暴力的執法顯然地是被過度濫用的,我們在示威者方面亦看到了類以的情況。這種趨勢並不會因警方加強施壓而得以轉危為機。相反,港府必須努力讓示威者和平坐下來,共同進行有意義的對話,並且政府應該回應示威者的訴求。
─有人認為,以現階段的情況來看,無論政府怎樣做亦難以安撫示威者的情緒。你是否相信若然五大訴求真的一一被接納後,這場亂局便會結束嗎?
譚萬基:時日無多了。林鄭月娥與港府已經毋容蹉跎。他們現在必須要做的事情是建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而不是使用更具挑釁性的策略或使用更多的武力。儘管我們目睹了示威者的暴力升級,但我們同時亦看到許多人仍然試圖呼叫和平的口號。《反蒙面法》的出現,對和平憧憬的更顯得微弱,在我看來,這便是問題的癥結所在。如果再有機會有組織和平的示威遊行,我相信香港大多數人都會像我們在六月和七月時那樣和平參與。
─回到針對警方暴力執行問題。你們曾否收到過一些受害者的求助個案,因為撐示威者而遭受虐待?
譚萬基:我們沒有收到任何此類的投訴,這是為什麼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如此迫於眉睫。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目的是為了調查警察濫權過度,使用武力執法的情況,也為我們釐清一系列正在發生的事情其背後的真相:高層施壓、警方暴力執法、示威者的暴力破壞。只有透過獨立調查,才能釐清這些問題,這對雙方來說都是一個公正的程序。
─那誰應參與這個委員會的調查工作?
譚萬基:我們對此有相關的經驗。一般來說,是退休法官或政府公務員。
─眼見香港的情況日趨惡化。在現階段最令國際特赦組織擔憂的是甚麼?
譚萬基:我們堅信成立獨立調查委員將會是當務之急,但正如我所說,可能為時已晚。因為已經時日無多了。
─真普選是示威者的訴求之一。 你相信香港和中國內地有機會實現民主嗎?
譚萬基:我們對普選沒有既定的立場。但是,香港政府和中央政府必須要做的就是堅持履行「一國兩制」原則,並保障《基本法》所規定對香港人基本人權的保障。

國際特赦組織:政府已「無法控制」

國際特赦組織譴責香港警方對週一的示威活動所採取的升級行動。組織總幹事譚萬基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這是香港警方的另一次令人震驚的行為。警員實彈開槍顯然是濫用武力。此外,另一名警員使用電單車高速衝向一群示威者。這些不是治安措施。這是警員出於報復心態而做出失控行為。」「這些攻擊性的行為表明警方已經失去理性。這一系列的事件更證明了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緊迫性。」他補充,警方必須重新審議其執法的方式,以便化解緊張的局勢,防止更多生命受到威脅。11月11日,警方開槍事件中三人中槍。其中至少有兩名為示威者,其中一名21歲的示威者中槍後入院,情況嚴重。同一天,一名男子疑因與示威者口角,被潑汽油液體後點燃著火燒傷。這位57歲的老人胸部和手臂燒二級傷,頭部亦受到創傷。這是自示威活動開始以來最暴力的一天。

蘇爔琳 15.11.2019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