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復可能會有,害怕他們是一個選擇」 - Plataforma Media

報復可能會有,害怕他們是一個選擇」

這是華人藝術家巴丟草的首次國際個人展,但畫展基於安全理由被取消。在接受本報採訪時,這位藝術家解釋了自己放棄國籍,隱姓埋名並移居國外的原因,似乎他是在譴責。

他在畫展開幕的前兩天,也就是畫展因為安全原因而被取消的前一天,接受本報訪問。當時,他說:「我沒有設想會出現什麼問題。如果發生了,那麼就進一步證明香港的情況正在惡化。」事情就這樣發生了。巴丟草說,畫展是首屆「自由表達周」的其中一個環節,是對香港寬容度的一次考驗。
—您對展覽有什麼期望?
巴丟草:我選擇香港舉辦展覽是因為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城市。香港在很長一段時間中,像是中國的燈塔,因為這城市在民主進程和尊重言論自由等價值觀方面走在非常前面。
—能舉幾個例子嗎?
巴丟草:例如紀念「天安門事件」的周年活動。每年都有數百人聚集在香港,為當年發生的事情哀悼,同時也為了紀念他們所代表和倡導的價值觀。「雨傘運動」是另一個例子,在面對政權殘暴時展現出巨大的勇氣。「雨傘運動」的結局未能達到普選特首的目標,所以我們必須承認這是失敗了。香港現在開始出現一些歷史節點—比如出版過批評中國政權書籍的書商消失;逮捕「雨傘運動」的社運人士並定罪等,這證明香港正在走向失敗,自由也在減少。香港的未來正變得非常黑暗。
—所以這場展覽有特別的意義?
巴丟草:選擇這個時間點在香港舉辦展覽有很多意涵,特別是因為我的大部分作品都致力於表現香港最新的事件和言論自由。老實說,這也是一個測試。我想看看香港的寬容度有多少。我沒有預設可能會出現的問題,我希望不會出現問題。如果發生了,那麼就是進一步證明香港的情況正在惡化。
—主辦方表示畫展是「利用藝術和互聯網來解構獨裁統治的傲慢和權威」。
巴丟草:我會說我的作品有三個特徵:漫畫—我不斷地在畫畫;互聯網—我用互聯網來進行政治活動宣傳;和展覽—主要用於展示視覺藝術品和設備。這些漫畫具有我賦予的政治含義,是對正在發生的事情所作的直接回應。我不是為了藝術而做藝術,而是為了人類的利益而做藝術。我的目標是為那些沉默的人發聲。我的作品立足於現實世界,漫畫是一個分析現實的絕佳方式:它們幽默,能快速完成,極具諷刺意味且挑戰權力,並幫助那些沉默的人。我經常被問到「您認為您的作品會改變中國和世界嗎?」。這很難回答。我一直在建立一個個人版本的歷史敘述,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一種抵制政府版本歷史的方式。
—您如何看待「自由表達周」這個倡議?
巴丟草:非常棒。實踐是唯一一種捍衛言論自由的方式。
—您認為畫展可能被視為對中央和香港政府的挑釁嗎?您害怕被報復嗎?
巴丟草:我認為這是一個中央和香港政府不喜歡的畫展。但如果有針對我、主辦方或展會的報復,那麼就意味著我們正走在正確的道路上,必須要舉辦更多這類的活動。這意味著政府知道人們真正想要什麼,並且他們意識到了這一點。我特別喜歡一部電影中的一句台詞:「危險是真實存在的,但恐懼是一種選擇」。我認為可能會有報復,但恐懼這些報復是一種選擇。
—您對中國內地的政治局勢有何看法?
巴丟草:中國很可怕。她越來越大,並試圖將所捍衛的價值觀和控制系統輸出到世界其他地方。中國40年來一直如此。由於經濟增長,出現了國家有發展的錯覺,但在人權方面則毫無變化。只需要列舉中國對人權律師、藝術家和持不同政見者的迫害就足夠說明了。中國還向澳大利亞和美國等國家輸出影響力。他們可以通過居住在國外的華人社區擴大其控制範圍:通過洗腦,他們監視著我們,控制著我們。
—您對內地與港澳特區中的自治關係有何看法?
巴丟草:我對澳門了解不多。我知道香港有強烈支持獨立的感覺。如果抱有中國能走上正軌的期望,肯定不會有這種渴望。人們一定是真的失望了才會渴望獨立。沒有希望是香港獨立運動規模變得如此之大的原因所在。
—為什麼放棄中國國籍?
巴丟草:這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方式。做出放棄自己國籍的決定並不容易。但我必須這麼做,為了讓自己感覺更安全,讓我更容易出國旅行和進入藝術世界。
—您早已受過迫害?
巴丟草:不需要切身感受就能意識到可能被迫害。公民正被控制。香港失蹤的書商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們不知道我是誰,這讓他們無法捉我。我收到過多條威脅信息,他們用我的地址製作了一個假網站。我知道他們收集了有關我的信息,試圖找出我是誰。我被誹謗了好幾次。他們把我描繪成中國的罪犯。這就是我決定離開這個國家的原因。
—您為什麼決定保持匿名,為什麼取名巴丟草?
巴丟草:這個名字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匿名只是出於安全考慮。我不認為自己是一個勇敢的人,事實上我認為自己是一個懦夫。我選擇了互聯網和匿名這條道路。與此同時,我想展示的是你不必非常勇敢地說出你的想法,而且任何普通人都可以通過這條道路做到這一點。這樣的行動仍然是可能的。
—您認為藝術家批評政權的唯一途徑是流亡嗎?
巴丟草:我不能說留在中國是不可能的,但會非常麻煩。那些決定留下來的人真的很勇敢。你必須放棄一切,這絕對是極其艱難的。
—您認為「漫畫是反對獨裁統治的好武器」。
巴丟草:獨裁統治總意味著對領導者的崇拜。領導者總是偉大、英俊和偉岸的。正是在這裡出現了卡通創作的空間:這是一種將上帝帶到地球上的方式,並且告訴人們,你們的領導者是一個人,而不是一個超人,並且他應該受到監督和批評。但這在中國是不可能的。中國沒有幽默的空間。
—考慮到那些不同意和批評中國的人所遭遇的事情,藝術家和他們之間可能有什麼不同?
巴丟草:藝術家創造新想法。獨裁政權試圖保留舊的政權。只要他們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事,就會種下種子。藝術家自己閱讀歷史。即使沒有立竿見影的效果,未來也會有人看向這個工作。
—您說:「坦克人代表著現中國年輕一代已經失去的東西—理想主義、熱情、責任感和可以做到與眾不同的信心」。這些都是他們已經失去的價值觀?
巴丟草:如果真的相信這一點,那我做的事就沒有意義了。這代人沒有迷路,只是暫時忘記或睡著了。我們每個人都有潛在的責任。我十分相信個體的力量。

 

Badiucao Poster 1

 

被截肢的」自由表達周

華裔藝術家巴丟草的首次國際個人展本應於週二閉幕,但有關活動被主辦方取消,理由是害怕遭到報復。巴丟草的畫展是自由表達周的其中一個環節。這個展覽是「對香港人權、自由和保障受到侵蝕的回應」。
華裔藝術家巴丟草的國際展覽是首屆自由表達周的其中一個環節。出於安全考慮,主辦方(香港自由新聞、無國界記者和國際特赦組織)取消了畫展環節。早前香港自由新聞(Hong Kong Free Press)總編輯湯姆·格倫迪(Tom Grundy)在接受本報的採訪時表示,雖然香港的自由度方面變差,但仍有舉辦諸如受爭議藝術家作品展之類活動的空間。
在上週四,格倫迪向本報確保,該組織沒有收到任何來自當局方面的壓力:「香港仍有組織此類活動的空間,並沒有踩政府所定義的『紅線』,因為這與港獨無關。所以我預計不會有任何問題。」
翌日,展覽「共歌」被取消。主辦單位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有關決定是在中國當局對藝術家發出威脅之後作出的。雖然主辦方重視言論自由,但我們合作夥伴的安全仍然是一個主要問題。」面對本報查詢時,格倫迪拒絕詳細說明威脅的細節和來源。
巴丟草本將在開幕式上與俄羅斯反克里姆林宮朋克樂隊Pussy Riot的成員,香港雨傘運動領袖黃之鋒,以及香港藝術家兼活動家黃宇軒一起參加問答環節。巴丟草本會通過視像會議參加儀式。格倫迪表示:「本來他是要來的,但考慮到香港的環境,有嚴密的監控,所以決定不冒身份被曝光或被綁架的風險。」這位記者很遺憾並哀嘆巴丟草未能出席:「很遺憾我們無法接待他出席此次活動。這對香港來說是一個相當悲傷的消息。」

後續無期

展覽「共歌」是自由表達周的環節之一。「這次活動是給香港自由新聞擔憂的一個回應。如果我們看一下排名,香港近幾十年來的名次一直在下跌。攻擊記者、新聞編輯的自我審查、抽廣告、不與受爭議的專欄作家續約、以及現在拒絕續簽金融時報編輯馬凱的簽證。我們是一個獨立的非牟利組織,致力於讓人們看到與言論自由相關的憂慮。我想我們每年都會這樣做,因為反響非常好。」
這位記者認為,香港的人權在受到「緩慢侵蝕」,與中國內地的差別正在縮小。 格倫迪提到了大型基礎設施的建設,如港珠澳大橋、使用普通話而不是粵語、新移民和內地遊客湧入、以及內地資本大量收購公司等,都是北京影響力日增以及香港「無可辯駁」被內地同化的例子。
他表示:「這種融合會犧牲掉使香港成為一個獨特城市,如法治、學術和新聞自由。所有這些方面都面臨著壓力。香港的自由每天都受到攻擊。」
格倫迪承認不知道還有什麼:「很難從政府方面得到香港是否會有審查的回應,或者獨立運動的覆蓋面和知名度問題的真正界線。事情正變得越來越複雜。」

 

蘇爔琳 09.11.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