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哥拉的欠債陷阱 - Plataforma Media

安哥拉的欠債陷阱

美國指控中國的「欠債外交」,中國否認此說法。然而專家指出,中國地緣戰略的主要合作對象安哥拉,就是「欠債外交」最好的證明。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則認為「一帶一路」倡議並不是做慈善。

 

兩個星期前,崑山杜克大學的會議中,國家發改委西部司開發開放處處長孫雪珍認可「一帶一路」在前5年作出的成就。她認為:「有些人到處散播陰謀論,還說『一帶一路』是陷阱。有些國家試圖妖魔化中國,指責我們讓最貧窮的國家負債。」
一週前,美國副總統彭斯指責中國的欠債陷阱外交。在崑山杜克大學的會議幾天後,彭斯警告:「在世界某處,中國的投資方式讓這些國家比以前更糟糕。」
孫雪珍認為:「『一帶一路』倡議不涉及任何經濟、軍事或地緣同盟。也並不存在輸家或贏家的說法。」暨南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也是前澳門大學教授陳定定認為:「不能太單純地看待事情,任何重大舉措都會帶來政治、經濟和社會方面的影響。」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教授Ana Cristina Dias Alves也認同此說法:「一個國家對另一個國家的任何形式的援助都是具有地緣戰略和地緣政治因素,中國也不例外。」

安哥拉情況緊張

同樣也是《中國與安哥拉:一種便利的結合》(China e Angola: Um casamento de conveniência)一書的作者,Ana Alves認為中國對安哥拉的援助,增加了中國商貿談判的資本。此外,安哥拉在政治以及其他方面依賴中國,也會讓中國又多一個政治盟友。Ana Alves稱,中國政府已經成功為中國的服務業和產品,打入安哥拉基建行業,並且擁有進入安哥拉石油行業和取得長期石油供應的特權。
安哥拉是非洲第二大原油出口國,但大部分產量用於償還中國的貸款。 石油價格的持續下降 —(2014年至2016年)僅僅在兩年內,從每桶100美元降到30.4美元—再加上產量下降,使該國成為原油市場上銷量最少的國家。
Ana Alves指出,於2016年末,中安雙方因債務問題導致關係緊張,安哥拉面臨破產危機。
Ana Alves補充:「隨著安哥拉新總統若昂·洛倫索上任,緊張局勢已經基本解除。」就像若昂·洛倫索在最近訪華期間,與中方簽訂了價值20億美元的信貸額度。
儘管如此,Ana Alves發現安哥拉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請求幫助。這其實證明安哥拉還是有一定顧慮的。她認為這是個好現象,這表示安哥拉新政府不願完全依賴中國政府。

債務的疑慮

上週,爭取安哥拉徹底獨立全國聯盟(União Nacional para a Independência Total de Angola)(UNITA)「全面審計」和對國家公共債務方面進行重新談判,根據財政部估計,債務約為700億美元(約5,653億澳門元)。主要貸方是中國,約有235億美元。 然而財政部認為,目前的負債水平還是可以接受的。
可是並不是所有分析結果都是一樣的。兩週前,中國財政部副部長鄒加怡承認「一帶一路」 中項目的「債務可維持性」表示懷疑。孫雪珍認為,發展中國家的長期債務不會成為問題,儘管她認為接受項目的國家應該在承擔責任之前應該「進行經濟和金融可行性研究」。
中國發改委負責人稱:「『一帶一路』不是做慈善,所有借出去的貸款都是要償還的。有些小國認為中國只管給錢,自己不用付出。」負責人亦警告,自然資源豐富的非洲國家盲目地投資,在高價時買入,在低價時卻賣出。
倫敦大學中亞問題專家Bhavna Davé指出,一些國家精英已經使用中國的投資,可是這些國家在民主制度上還有不少進步空間。
杜克大學全球化、政府及競爭力中心主任Gary Gereffi警告:「中國給予的資金很可能超出這些國家的承受範圍。」他解釋:「這種擔憂已經在幾個投資人身上看到,10年後,中國投資者可能就失去對這些項目的控制。」

工業大陸—非洲
根據非洲開發銀行5月份的估計,為提升非洲基礎設施,每年需要投資1,700億美金。杜克大學研究員Penny Bamber認為,中國在其中可以發揮重要作用。美國威廉瑪麗大學指出從2000年到2004年間,中國的投資已經幫助減少發展中國家的內部發展不等現象。
Penny Bamber還指出,中國深知非洲天然資源的潛力,像原油和礦產。問題是,非洲除了有環境污染危機外,還有政治腐敗和不穩定的現象。然而,非洲已經成為中國出口的重要市場,其中45%的份額是消費品。
中國的下一步應該是通過出口設備和機器幫助非洲多國成為工業強國。 在一個生產率低的大陸,共享技術可以「創造知識、就業和更高的收入」。不斷發展的經濟和人口,以及非洲大陸豐富的自然資源,將吸引中國公司繞過歐盟和美國的貿易壁壘,從而在非洲製造中國的產品。

帶來污染

昆山大學研究員Jackson Ewing說:「中國和其他國家參與的『一帶一路』建設,尤其在能源項目對環境影響方面,未來幾年的決定是至關重要的。」杜克大學教授表示,中國的政策一直都是建造煤電廠。孫雪珍坦言,「一帶一路」確實有缺點,這都是有些不守法的公司引起的。但發改委的負責人強調,沒有納入環境因素考量的項目注定要失敗。「鑑於我們吸取的教訓,我們不會允許他們向其他國家帶來污染。」中國造就了經濟奇蹟,但也付出了環境污染的代價,比如土地乾旱和土壤退化,還有大氣污染。在中國,若在政治上想實行,法律法規就會應運而生。但到目前為止,感嘆白允中,總部設在北京的非政府組織Greenovation中心,所作的環境政策調查,路線一直比較溫和。這是因為,BhavnaDavé辯護說,中國政治「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國內所面對的挑戰」。如果沒有抵抗,[中國]污染很容易逍遙法外。

 

賈永聰 02.11.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