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在巴西才造就博爾索納羅 - Plataforma Media

有在巴西才造就博爾索納羅

任何國家都不能免受右翼或左翼民粹主義影響。但博爾索納羅現象只能在巴西發生。
這是人所共知的現象。民粹主義領導者的出現,無論是在政治光譜的左側還是右側,都是由恐懼所推動。在這頹廢和沮喪的時代,人們為緩解疼痛的承諾而犧牲謹慎。巴西所面臨的三大危機—安全、道德和經濟,已造就了候選人博爾索納羅的出現,就像匈牙利、意大利和菲律賓的危機使尤歐爾班,馬特奧·薩爾維尼和羅德里戈·杜特爾特成功上台一樣。

但如果這些結構性因素能夠解釋民粹主義的出現,那麼為什麼其他國家在危機高峰期有能力避免墮入深淵呢?去年,由於身份和經濟危機陷入困境,法國國民選擇了馬克龍而不是瑪琳勒龐 。葡萄牙國民在2011年至2015年經濟危機期間,選擇了科斯塔,而不是政治邊緣人物。
巴西一些特殊的因素有助解釋這樣一個地區從政者:他粗魯,擁有分裂價值觀和萎縮的性格,他在沒有傳統媒體支持的情況下,幾年內取得了全國性的影響。
首先,博爾索納羅是一名更有效地運用像混沌世界般的社交媒體政治家。值得注意的是,巴西是世界上Facebook用戶數量最多的國家之一(第四名),Twitter用戶(第六名),以及WhatsApp的用戶(第三名)。傳統領導人一直在電視和街頭上爭奪空間,而多年來,博爾索納羅在社交媒體上創建了一個沉默而複雜的宣傳或攻擊策略。儘管反對者定期在社交媒體平台上發布新聞,但博爾索納羅採取了一項由2000多個WhatsApp的群組所組成的金字塔式宣傳計劃,其中包括地區、市鎮和國際活動者(包括在葡萄牙)。當其他候選人擁有小型政治營銷團隊,博爾索納羅已將選民變成宣傳工具。受害者變成了折磨者。
我最近加入了其中四個WhatsApp群組(「我們都是博爾索納羅」,「博爾索納羅 17 社會自由黨」,「博爾索納羅17總統」和「博爾索納羅影片」)。這些不是討論群組,而是內容交換平台—幾乎總是短片和虛假圖片,帶有錯誤或有偏見的信息,還有許多音頻和外部鏈接,自從我20分鐘前開始寫這篇文章以來,我已經在這四組中收到了76條消息。
(幾十個勞工黨領導人與委內瑞拉官員的舊錄像,隨後聲稱巴西即將成為一個共產主義國家;對另一候選人阿達發出奇怪的侮辱;呼籲抵制不支持博爾索納羅的品牌和公眾人物。)
這是一種網絡獨裁統治。局外人對博爾索納羅支持者,公開捍衛愚蠢想法的好戰態度感到震驚。這個手機應用程式已被用於傳播令人震驚的錯誤信息、謠言和假新聞,將普通人變成士兵。雖然巴西以外地區幾乎一致反對博爾索納羅,甚至在右翼團體亦反對。但這些團體成員完全地一致認為,有一個國際共產主義陰謀阻止社會自由黨候選人在選舉中取得勝利,缺乏批判性思維是令這事件繼續發酵。
由於44%的巴西選民依靠WhatsApp來決定他們的政治取向,所以博爾索納羅有能力批評傳統媒體,並且以一種極不民主的姿態拒絕參加辯論。
第二,雖然該國自20世紀90年代初以來一直受到中立或左翼議會的統治,但從廣義上來說,巴西人是高度保守的,幾乎是假正經的。在1876年,最後一個被判處死刑的人處決。但是在2018年,仍有63%人主張死刑。在任何情況下,只有14%的人主張墮胎合法化。根據刑法,裸體日光浴被視為淫穢行為。當民意調查機構Datafolha問到該國最可靠的機構時,巴西人最願意接受的是軍隊、警察和宗教機構。
在嘉年華的狂熱背後,巴西就像是熱帶地區的阿聯酋。在巴西人最信任機構的支持下,博爾索納羅拯救了沒有政治代表性的保守價值觀,這並非偶然。
這與「大男人主義」有關,這是一種廣泛的性別分層文化,賦予男性權力和影響力,並把女性當作物品。根據在2017年進行的一項調查,61%的巴西男性承認他們有性別歧視的態度,但只有17%的人認為這種態度是以偏見為基礎的。對於男性來說,博爾索納羅的厭惡女性的評論,被認為是父權制,而許多女性則作出寬容態度。如果博爾索納羅既是女性又是女權主義者,保守的選民絕對不會為他投票,想也不會想。
(另外64條信息中有28個視頻:阿達是一個戀童癖者;阿達擁有一輛貪污得來的法拉利;阿達是一個假基督徒;阿達在1989年寫了一本提及亂倫的書。)
第三,巴西缺乏領導人。雖然在軍事政權中產生了持不同政見的聲音,並且在政治或藝術方面注入不錯的全國性討論,但在過去的三十年裡,部份地區沒有出現有能力的領導人,提升國家的經濟和社會發展。作為GetúlioVargas基金會的周末講師,我經常要求學生在紙上匿名列出,能幫助他們做出決定的任一位巴西人,那些可讓他們作參考的人。通常我只收到白卷。既然人們期待有領導人都能走進社會的熱廚房,捍衛自由事業,但大多數人傾向避免公開對抗,希望保持中立。希望在博爾索納羅出任總統後,得到一官半職。大多數報紙、公司和在第一輪候投票中落選的人,都患有失語症。
如果巴西擁有溫和的右翼領導人,那麼博爾索納羅的支持度可能早就受到限制。但是,並沒有任何政治力量由始至終主張保守、傳統和自由的價值觀,如西班牙的人民黨、英國和加拿大的保守黨。巴西從來沒有過荷西·瑪麗亞·阿茨納爾,瑪格麗特·撒切爾,或斯蒂芬·哈珀。博爾索納羅受到世界各地右翼領導人的批評,甚至包括馬琳·勒龐的極右運動,因為他缺乏連貫的意識形態,而且言論粗魯。但鑑於沒有其他右翼的替代人選,博爾索納羅是大多數巴西人的希望綠洲。
(過去3小時內有125條消息。有人問:如果你是基督徒,你為什麼投票支持博爾索納羅?這根本就是冒犯我。我的回答是:因為我更喜歡彼得,一個愛說瞎話的人,拿著刀劍卻愛耶穌的衝動的人,而不喜歡猶大,後者說謊要幫助窮人,但實際上是一個小偷和叛徒。)
聖保羅州海岸的聖維森特之旅非常具有啟發性。這是早在1532年,葡萄牙人在巴西建立的第一個城市,被認為是美洲民主的搖籃,這裡出現了第一屆議會並舉行了第一次選舉。但是對這個歷史,唯一的紀念物是Martim Afonso House,這是一個小型和欠缺規劃的地方,這地方展出了那個時代的物品。在巴西,未來只是建立在當前,永久的創造性狂熱和不斷尋找新事物的前提下。為了避免過去的錯誤,人們必須知道那些錯誤,但巴西文化忽視了自己的過去。很少有民族英雄的集體慶祝活動。巴西普通人的記憶中很少有歷史成就。對外國移民祖父母的生活幾乎沒有什麼好奇心。我的十幾歲的兒子在巴西學習,他對2000年前的羅馬帝國比五代以前的巴西帝國知道得更多。
這個國家還沒有治癒軍事獨裁統治的創傷(1964至1985年),沒有像「南非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提供的補償程序,後者審查了種族隔離政權的罪行(1960至1994年)。軍事獨裁政府滅亡25年後成立的「巴西真相委員會」,未能對侵犯人權行為作公開譴責。沒有人被捕,不像阿根廷和智利,數百人因軍事政權期間犯下的暴行而被判刑。在今天,1964年廢黜當選總統João Goular的巴西政變,某些領域還是被溫和地稱為「革命」或「運動」。
我正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寫這篇文章,阿根廷知識分子們告訴我,一個像博爾索納羅那樣主張酷刑並讚揚軍事獨裁的候選人,在阿根廷幾乎是沒有機會成功的。值得回顧的是,社會民主黨候選人在讚揚Carlos Brilhante Ustra這個折磨者時受到了歡呼。後者領導了DOI-CODI(獨裁統治的情報和鎮壓機構),同時投票支持彈劾迪爾瑪·羅塞夫。
最後,如果我們要有一場完美的反撃,第二輪的總統對手必須是勞工黨的候選人,這就是現在所發生的事情。民粹主義領導人需要公敵,並向他們投射所有恐懼,從而激發民眾的支持。勞工黨對博爾索納羅,就像猶太人對希特勒,或穆斯林對馬琳·勒龐。根據右翼候選人的說法,正是這個2002到2016年執政的巴西政黨,發生了所有邪惡的事。事實上,該黨尚未因出現腐敗醜聞而道歉,這進一步為博爾索納羅的宣傳鋪平了道路。
如果勞工黨在第一輪被擊敗,而博爾索納羅的對手是戈麥斯,阿爾克明或Marina Silva,那麼「巴西人反勞工黨」的論點就會被駁斥下去。但勞工黨在第一輪中倖存下來的事實,加劇了兩極化以及人民公敵的想法。巴西的選舉從來沒有如此撕裂和敵對。自民主化以來,該國從未出現過如此多的政治敵意。巴西人從未被迫在歧視一半人口的候選人(博爾索納羅)和歧視另一半人口的候選人(阿達)之間做出選擇。
(24小時內有423個消息,其中大多數都是侮辱性視頻。關於如何應對巴西面臨的危機,沒有具體想法。)

 

‭ ‬Rodrigo Tavares* 26.10.2018

澳門平台

* Rodrigo Tavares是GranitoGroup的創始人兼會長。他的學術生涯包括哈佛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哥德堡大學和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他被世界經濟論壇提名為「全球青年領袖」。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