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造的政黨制度 - Plataforma Media

玻璃造的政黨制度

土地面積略大於36,000平方公里,僅160萬國民的幾內亞比紹,卻有48個合法政黨。在實行多黨制的24年間,政黨數量迅速增加,他們唯一的目標,是利用政治作為獲取權力的跳板。

這些小政黨團結在一起,沒有任何意識形態的分別,目的是讓政黨聯盟能夠獲得一個部長或委員職位。由於個人利益,這個系統極具功利性,而且還要面對來自一個沒有教育、醫療衛生和基礎設施的國家,在社會上所受到的冷漠。
幾內亞比紹政壇有兩大黨派:最大的黨幾內亞和佛得角非洲獨立黨(PAIGC)和社會革新黨(PRS)。幾佛獨立黨幾乎包攬了所有選舉的位置(除了1999年的總統選舉之外),但一直未完成有關立法機構。幾內亞比紹自2012年政變以來的首位選舉勝出總統,是由該黨派支持的現任國家元首若澤·馬里奧·瓦斯,他的任期即將結束。
幾內亞第二大黨是社會革新黨,這個黨披着「民族外衣」,與幾內亞比紹的第二大族群balantas結盟。社會革新黨從未贏得過選舉,僅1999年其前領導人昆巴·伊阿拉獲選總統,但由於他在政變中被罷免,未能完成全部任期。
在歷經政變,兩大黨達成盟約後,幾乎把持了全部政治權力,但在建設國家方面兩者均失敗—幾內亞仍是世界上最貧窮國家之一。
幾佛獨立黨的統治權源於反抗葡萄牙統治和獨立鬥爭。幾內亞政治學家Rui Jorge Semedo解釋:「幾內亞人民直到今天都無法擺脫獨立後給他們的影響。許多人,特別是老年人,認為他們仍然欠PAIGC很多,因為這給幾內亞帶來獨立。」
儘管存在內部危機和不同意見,但幾佛獨立黨直到2014年最近一次立法和總統選舉都牢牢佔據著主導政黨的地位。
Rui Jorge Semedo強調:「但民主並不意味著存在選舉這個政治元素,其前提之一就是為建設社會福利創造基本條件。」
兩黨的政策都在這方面一敗塗地,幾內亞比紹的貧困現象越來越嚴重,導致形形色色的政黨紛紛出現。Rui Jorge Semedo解釋:「因此所有人都開始創建自己的政黨,不是為了上台或贏得議會席位,而是與優勢政黨建立聯盟,以獲得一些顧問、委員、總幹事或部長的職位。」
貧困和權力鬥爭讓正在成型中的國家政黨體制更脆弱。 Rui Jorge Semedo認為:「看不到任何非常清晰明確的意識形態原則。」「另一方面,人們更關注個人,身份認同,特別是宗教或文化問題,而不是國家目標,即建立福祉,推動優質教育,提高醫療質量,投資基礎設施和安全領域。」
Rui Jorge Semedo強調,民主建設的失敗讓每個人「都認為自己可以成為總幹事、部長或黨主席,創建一個非政府組織,成為參謀長」。Rui Jorge Semedo慨嘆:「我們生活在一個凡事皆有可能的時期,一個我們正在經歷的政治和公共責任完全庸俗化的時期。」
在Rui Jorge Semedo看來,幾內亞比紹沒有一個黨派制度,因為一切都是錢作怪。

個人利益

Rui Jorge Semedo警告:「這是一場物質和金錢的競賽。當領導者被認為將得到錢或物質時,其他人也會跟上,現在這已經影響到國家公共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私人領域也難逃其害。腐敗問題極其令人擔憂。」
政治無法發揮其作用,Rui Jorge Semedo認為問題不在於國家法律,而是有人「挾持了國家,用國家機器捍衛個人利益而不是人民的共同利益。」
他稱:「公共機構和政治庸俗化導致我們的生活狀況雪上加霜,因為幾內亞比紹的社會福祉水平低得可怕。」
而且情況可能會變得更糟。 「幾內亞比紹正在遭受經濟殖民」,「殖民者」主要是科納克里的黎巴嫩人、塞內加爾人和幾內亞人。 「對於鞏固本國的政黨制度來說,這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因為這些人把持著國民經濟,毫無疑問有條件影響政治,有能力將他們認為符合自身財政目的的人推上台。
Rui Jorge Semedo認為,幾內亞比紹迫切需要投資教育領域,培養「具有批判意識,會思考國家未來,最重要的是拒絕腐敗等行為的人」。他說:「他們宣稱自己正在治理,因為他們知道他自己已經讓社會群眾變得無知,人民不知道什麼叫好的生活。」
幾內亞比紹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預計將於11月18日舉行立法會選舉,但選舉進程延遲(主要是選民登記)引發了無議會席位政黨和民間社會的爭議,以及對選舉組織方的不信任。
由於選舉可能被推遲,下一屆立法機構要麼將奠定幾佛獨立黨在該國的霸權地位,要麼表明幾內亞人已「擺脫獨立進程的影響」並將票投給其他政黨,無論其政治意識形態和國家發展戰略如何。

 

 伊莎貝爾·馬麗莎·塞拉芬 19.10.2018

《葡新社》/《澳門平台》獨家報導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