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進入衝刺階段 - Plataforma Media

選舉進入衝刺階段

巴西及聖多美和普林西比將分別於本周日舉行大選。本期《澳門平台》採訪了在澳的各個葡語國家協會的主席。巴西協會主席Jane Martins及聖多美和普林西比協會主席安東尼奧·科斯塔談到了兩國目前烽煙四起的時局。

 

巴西的經濟危機、腐敗案和社會安全問題日益嚴重。國家無法找出有效的解決方案,人民從2013年開始走上街頭。本周日的大選將決出未來的巴西總統,軍官博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的民調仍領先工黨候選人阿達(Haddad),阿達替代了無法出選的前總統盧拉。
鑑於許多選民仍然搖擺不定,加上部分人會在投票時改變主意,澳門巴西之家主席Jane Martins認為,候選人很難在第一輪投票中取得勝利成為新總統。
民調顯示,博爾索納羅的支持率一馬當先。這位極右翼的軍人在政界已耕耘長達27年,他支持1964年的軍事政變,聲稱自己反建制,反政治正確並在腐敗橫行的國家中出淤泥而不染。從他所宣揚的立場來看,許多人認為他是一位種族主義、仇恨同性戀、排外和性別歧視的人。
Jane Martins拒絕用「極右翼」一詞來描述這位政治家。Jane說: 「我不同意極右翼這個詞。目前的情況不是右派打倒左派,而是人們不能忍受腐敗、暴力、缺乏公共醫療、教育程度低且質量差」,她表示以上是個人觀點,而非代表協會或在澳的巴西人。
Jane 稱,工黨執政的16年是「契爺文化引起的治理混亂」,導致巴西擠身世界腐敗名單榜首。
Jane反問:「巴西工黨讓數百萬人擺脫了貧困? 是的,但轉身把人民置於痛苦之中」。Jane 指出,2016年有5216.8萬巴西人(佔人口的四分之一)生活在世界銀行的貧窮線以下。
「必須叫停腐敗,必須要有一個堅定的政府,讓國內恢復秩序而不是掠奪人民。 巴西人迫切需要改善健康、教育,尤其是個人安全領域」。
因此Jane Martins將把票投給博爾索納羅。她說:「他可能無法把我們帶到天堂,但他可以把我們帶出地獄,是的,巴西目前的政治和經濟形勢就如同在地獄。」她亦補充:「博爾索納羅代表著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人民與政府關係破裂,人們更希望警察比壞份子有更多的權力。」

聖多美和普林西比

聖多美和普林西比也將在本周日舉行投票。大約9.7萬名選民投票選出國民議會、市政府和普林西比的新地方政府。聖多美此次大選的背景與巴西相似,由於經濟危機和生活成本上升,63%的人口在貧困線附近掙扎,五年前的這個數據只是54%。
澳門聖多美和普林西比協會的主席表示,這種情況將導致執政黨民主獨立行動黨(ADI)不會像四年前那樣以絕對多數勝選。協會主席安東尼奧·科斯塔(António Costa)預計,會出現極高的棄權票,這是由於執政黨控制政府以及在上一屆立法會中「徹底抹去」反對黨。
科斯塔承認,很難選出一個稍好的政黨來執政。他說:「各黨派似乎沒有很大的分別。沒有左派、右派或所謂的中立。 另一方面,自1990年開始實行多黨制以來,我們從來沒有一個政府能使自己能與其他黨派區別出來。」這位中澳聖多美和普林西比友人聯誼會主席分析目前情況。
他說,缺乏電力,缺乏基本衛生設施,缺乏飲用水和透明度—「似乎是那片土地上的一種病」,這些問題已經存在很久。
「我沒有看到一個以基本方式作出回應的有能力政黨,我也不期待高質素的回應。如果一個得票絕對多數的政府就是如此,想像一下,一個更加多樣化的全體大會會是怎樣。」
儘管如此,這位主席仍認為該國仍有「巨大的潛力」。戰略地位、旅遊和漁業都是聖多美的財富,「可以且應開發」,儘管困難重重,但這可成為在葡語國家投資的澳門和中國,一大增值地方。
民意調查中的參選黨派有:民主獨立行動黨、聖普解放運動-社會民主黨(主要反對黨)、全體聖多美人民黨、人民力量黨、民主社會運動黨、以及獨立公民運動黨。還有一個由民主統一黨、民主運動變革力量和民主與發展聯盟黨組成的聯盟。

 

蘇爔琳 05.10.2018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