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新聞自由及言論自由者關注此案 - Plataforma Media

關注新聞自由及言論自由者關注此案

訊報被保利達洋行有限公司提控其「理性角度」專欄作者李江「涉嫌誹謗」一案十月初就會在初級法院進行審議,此案之所以引起了本澳新聞界及新聞工作者的極度關切,原因很簡單,因為今次保利達提訴的理由是指「理性角度」作者李江在評論有關「海一居事件」的文章中曾指保利達未有依約向小業主交樓是「涉嫌訛騙」是故要向訉報及李江提訴。
然而,「海一居事件」已經在本澳擾嚷了一段時間,至今仍未有一個能令各方均可接受的解決方案,期間相關新聞不斷,但對事件的來龍去脈、利害分析及評論卻並不算多,而訊報秉持一貫關心社會、扙義執言的信念,除新聞之外在專欄評論中也有論及,然而各位作者、論者均是就事論事,客觀中肯持平,文章之中或有提及引用保利達對未能如期交樓的前後處理手段有如小業主們及個別立法議員譴責的「訛騙」或「涉嫌訛騙」之語,但如此批評也非作者們的最先提出,保利達如此選擇性提訴實難剔除其是以對訊報的提訴實是有部署地打壓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的質疑。
據訊報社長周仲屏先生指出,保利達也曾對該報另一專欄「長南評議」作者汪長南施壓,致使汪長南放棄撰寫其專欄。但保利達仍不放棄其向訊報施壓行徑,繼續提訴,力圖使澳門的媒體、記者、作者、評論員等對「海一居事件」起寒蟬效應。
然而保利達這個如意算盤似乎打錯了,皆因在過去也曾有發生大企業與媒體出現矛盾,但很多時都是由企業先向媒體、作者等介紹情況,解釋原因,以圖化解矛盾,若果不成再會自行刊豋啟示向外公佈事件經過,闡述企業自身立場。這次保利達動輒向媒體作者發出律師信,甚至向法院提訴以為這樣的施壓訊報即會低頭,殊不知訊報創刊至今已經三十年,也曾經歷過一些訴訟並得岀這方面的經驗,是絕不會被所謂「涉嫌誹謗」提訴所嚇倒的,定必依法而據理力爭,到時保利達有可能會被訊報反指其「誣告」也不定。
周仲屏社長曾指出保利達此舉是有部署地打壓言論新聞自由,而提控作者最惡劣。是的,這一次是大型企業向本澳言論及新聞自由的打壓的嘗試,若然得逞,將是澳門新聞工作者的悲劇。

陳思賢 31.08.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