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對澳門很放心」 - Plataforma Media

「國家對澳門很放心」

由去年立法會選舉管理委員會的決定、一些外地傳媒和政治人物被拒入境、蘇嘉豪案,到近來國歌法的修訂都在社會引起反響。一些學者、律師和法律人士警告,《中葡聯合聲明》和《基本法》規範澳門50年發展的「一國兩制」原則和高度自治處於危機。本報為此採訪資深的《澳門基本法》研究者楊允中教授,看看這些顧慮是否合理。他指出,澳門在2049年後無論是否繼續叫特別行政區,都有望向前發展。

- 你認為「一國兩制」有否受到尊重?
楊:澳門回歸到現在已經進入了第一個20年的後期,我相信變化有目共睹,在穩定、和諧、寬鬆、包容這些社會核心價值上,應該說澳門都在回歸前的基礎上有大大的向前推進。
-你覺得澳門在2049年後會繼續實行「一國兩制」嗎?
楊:可能有一些個別人士也在就這些思考,但2049年距離現在還有30年,30年是一個相當不短的歷史發展階段。2049年12月20日後,《澳門基本法》是不是還繼續實行?澳門特別行政區要不要改成其他性質的政權?我相信這個問題毫無疑問應該關注。在第一個20年,我認為「一國兩制」在澳門的實踐取得了基本的成功,在未來30年的路要怎麼樣走非常清晰。那麼在這個基礎上,未來30年後,也就是第一個50年之後,這條路怎樣走,我相信我們都沒有權力替國家中央政府作出一個這樣的預判,肯定會怎麼、會怎樣選擇,這個恐怕很難做到,畢竟我們都不是算命先生。我相信包括中國政府最高層,目前恐怕也沒有來得及就第一個50年後的走向作出具體安排。但是可以肯定講,假如澳門在這50年,就是50年不變的這50年,社會長期保持穩定,穩定繁榮的局面能夠保持,另外澳門能夠合理地處理好中央和特區的關係,也就是說澳門不僅自己保持繁榮穩定,而且為國家作出越來越多貢獻,如果這個形勢能夠得以維持,那麼我相信50年後,澳門這條路很清晰,不管當時還叫不叫特別行政區、還實行不實行「一國兩制」,但是澳門在[20]49年後的發展前景是可以預估的,就是可以在現有基礎上進一步向前發展。一個是為本地的繁榮穩定繼續向前推進,另外就是在整個國家的整體佈局中可能發揮越來越不可取代的一份作用。
-你如何評價「一國兩制」的實施?
楊:我們沒有理由說澳門第一個20年「一國兩制」的實踐是不成功或這個路走偏了。有些人說澳門實現了跨越式的發展,所謂跨越性不單指經濟領域,各領域都實現了跨越發展。我舉個簡單例子,澳門回歸不到20年,經濟總量增長了六倍到七倍。今年五月份,IMF又認定了澳門的人均GDP按照PPP標準是世界第兩位,而且它還有一個補充預計,就是在2020年澳門有望人均GDP達到15萬美元以上,變成全世界第一位。
- 你覺得澳門在政治和社會方面跟得上經濟的發展嗎?
楊:我已經從宏觀上提到,不僅是經濟領域,還包括政治和法律領域,其中一個最主要的標誌就是澳門特區政府和民間對澳門這個特別行政區的法律定位和「一國兩制」的理解都比較到位,所以中央和特區的關係比較協調,社會沒有那麼多不必要的爭拗,不像香港這樣。香港到現在,幾天前你們知道有陳浩天演講。澳門可以講,在將近20年基本上沒有發生類似的現象,就是挑戰特區權威、挑戰中央政府權威的這種現象,基本上沒有發生。
-有聲音指中央對港澳有一些干預,同時批評澳門政府的一些措施,例如不讓香港的傳媒入境,認為「一國兩制」、言論自由或自治受到威脅,你有甚麼看法?
楊:首先敝人從來沒有擔憂過。即使有人想挑戰「一國兩制」、挑戰澳門特區政府的權威,我相信澳門現在60多萬人,如果說沒有一個人有不同的看法、持不同的政治理念,這個也是不可思議。因為澳門是個多元化社會,澳門也是非常強調言論自由。「一國兩制」本身就是求同存異,什麼叫「一國兩制」?我們在澳門,不要把兩個制度之間的矛盾給它整到高得不可逾越,而是將兩個制度的優點都在澳門體現、都得到開發利用,我們何樂不為?保持這個寬鬆和諧的環境。兩個制度,包括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它的負面的基因或者負面影響,我們現在給他剝離,不要讓負面的膨脹,正面的要讓它不斷擴大。包括整個國家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家發展如此的快,全世界誰都不敢慢怠,但國情仍然很複雜,仍然是一個發展中國家,社會主義仍然是初級階段,還有很多和我們的期望目標不匹配、不和諧的一些現象,但這些都是過渡性的現象,制度有這麼大的發展本身就是一個奇跡。所以我們怎樣看這個問題。特別是媒體,我覺得你們都有很高的對社會的引導作用。一個是多元化,另外更重要的是要理性化。我們看問題要看準,抓住這個社會主流。
- 可以進一步解釋嗎?
楊:香港有些年輕人,包括陳浩天,也是香港人,香港1997年回歸的時候我想他剛出生沒多大,這些孩子怎麼在特區這個環境就變成這樣,過分了點呢?是嗎?這個我補充強調一下,就是文化領域。除了民主、人權、法治這些是核心發展觀之外,澳門回歸以後,有沒有在澳門這個社會環境下,更需要強調的一些核心價值?比如說愛國愛澳、「一國兩制」這些大原則,澳門在這方面這個認知,應該說早在回歸前就做了很長時間的推動,因為《基本法》93年就已經頒布。1987年《中葡聯合聲明》發表後,大家已經知道回歸的歷史進程要在99年實現,已經是非常清晰。為了要迎接回歸,我們把這個社會環境給它保持和諧穩定,所以政權順利交接、平穩過渡。應該說,澳門回歸時這個大的目標是基本實現了。回歸後,澳門居民的基本理念一個是愛國。澳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所以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認同、中華民族五千年文化傳統的認同,不應該存在問題。但個別人士會不會表面認同、實際上也有一些保留?不排除有這種現象,但總體來看大家在愛國愛澳這個大原則問題上是沒有不必要的爭議。
- 你是怎樣看…
楊:我想補充一下,比如說香港個別人士,澳門有重大活動時,政府拒絕他們入境,這個應該已經有幾次這樣的事件發生了。為甚麼作出一個這樣的決定呢?我想大家可以繼續討論,是吧?因為有些人在香港已經掛了號的,這個基本政治理念、來澳門就是想幹甚麼,有的還未來的一下船橫額就已經舉起來了,是嗎?你來不是參加澳門的活動、不是和我們一起來比如交流甚麼的,他是來唱對台戲的,是嗎?你既然來者不善,就不讓他來啦。但是我認為也可以有另外一種辦法,就是政府也可以讓他們來,如果他們搞一些過激的行動、搞一些違反法律的行為,可以用澳門法律,司法部門可以依法來跟進。
-你說我們要把兩個制度的優點加到一起,要將負面的減少。
楊:澳門是個國際化城市,是一個國際自由港,澳門所處的區位也很方便,應該說是四面八方溝通全世界,不僅是葡語國家,溝通全世界都非常方便,加上澳門早在回歸前就有一個相對獨立的這樣的一個自主的地位,是一些重要的國際組織的成員。澳門回歸以後,不是簡單就是中國中央政府領導下的、與內地行政單位一模一樣的政權單位,而是保留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所以《基本法》強調原有資本主義。所謂的原有資本主義與葡國的不同,和美國的也不同,和中國大陸也不同。為甚麼強調原有的?主要是考慮平穩過渡這樣的一個需要,這個大家容易適應。但是老實講,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並不是最高的境界,這點可以肯定地講。那麼它有一些不足的、負面的方面,我們要給它迴避。正面的,我們要給它力求最大化。所以我們要做這一個特別行政區和「一國兩制」的實踐,就是保持原有資本主義,不是簡單的口號,原有的不分青紅皂白都給它保留下來、像放在神臺上供奉,沒這個必要,是嗎?
-你覺得香港2014年的雨傘運動後,中央和澳門特區的關係有否改變?
楊:我說沒有變,也不可能變。香港是高度國際化的,有多個國際一流中心:金融中心、旅遊中心、航運中心,也是國際會議展覽中心,是多中心的國際化城市,居然在鬧市區這個幾個月,弄得政府的正常運作受到很大的干擾,和外界的聯繫也受到干擾,你說這是一個甚麼現象?香港1997年回歸前,老實說,這樣現象,除了文革期間香港發生一些社會現象,這個已經是大家從不同的角度都做了總結回顧,但多年來這種現象基本上是沒有發生的。因為發生這種現象,和你這種社會性質是背道而馳的,和這個社會的性質和社會廣大居民的切身利益、切身福祉是背道而馳的,是嗎?你把香港的形象整壞了,外地人不到香港來,這個交流甚麼都中斷了,你香港是受益了還是受害了?這麼簡單的道理。居然弄了這麼長時間。這個老實講,政府有責任,是嗎?當然這些鬧事者現在已經是一批接一批的接受法律的追究。這次所謂的雨傘運動,策劃者目的很清楚,就是要顛覆香港特區政府、要改變香港的政權性質,這個現在回過頭來看已經是越看越清楚了。但是很遺憾,香港特區政府當時反應相對比較遲鈍,採取的措施不夠果斷,所以造成這麼長時間、這個破壞性如此之大。應該說政府也難辭其咎,是吧?也有一定的責任,甚至有很大的責任。所以講這個問題呢,我認為從目前的形勢判斷,澳門幾乎是沒有這種可能性,是嗎?所以說,國家中央政府怎樣看澳門呢?我相信過去怎樣看澳門,現在也怎樣看澳門。因為澳門保持這個「一國兩制」的正確實踐,保持了一個良好的態勢,國家很放心。
-你早前在一個研討會提到,下一年澳門特首選舉最好有至少兩名候選人,可以解釋一下嗎?
楊:特區可以講是有兩大選舉或者三大選舉。所謂兩大選舉,一個是特首選舉,一個是立法會議舉。如果說是三大選舉,就是加上人大代表選舉。澳門從回歸到現在已經有四次特首選舉了。第一次在回歸前、特區籌組期間選出首任行政長官。那麼我們說的幾次總體上都是成功的,毫無疑問。但是過去幾次選舉有些美中不足,就是第二屆、第三屆和第四屆行政長官都是單一候選人。單一候選人就有一個巨大的局限。就是你一個人再好、你再全面、再超前,你總是沒有互補的一個效應。這個選舉大家都非常關心,因為選舉不僅體現了政治民主。可以講所有參選的人士都為選舉活動成功作出貢獻,他們之間沒有失敗者,不是說我當選了就成功了,落選了失敗了,不存在這個問題,每個人都作出貢獻。既然這樣,我們絕對支持在明年舉行的第五屆行政長官選舉應該有不少於兩位參選人。
-你認為下任特首的最佳人選是誰?
楊:我現在不敢講,因為沒有人現在正式宣佈。我相信有希望參加這次選舉活動的應該不只一位。
- 坊間傳出一些名字,包括立法會主席賀一誠、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和保安司司長黃少澤。他們三個人你覺得哪個比較有希望當特首?
:都有希望,現在怎樣說都有希望。

蘇爔琳 24.08.2018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