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人士反對割陰和強迫婚姻 - Plataforma Media

社運人士反對割陰和強迫婚姻

在幾內亞比紹,數百名女孩仍然遭到女性生殖器官切割和強迫婚姻的迫害,雖然兩者都是法律禁止。幾內亞比紹放棄有害習俗全國委員會主席法圖瑪塔稱,希望取消蔑視女性的世俗傳統。

法圖瑪塔在首都比紹出席一場運動,動員女性反抗「有害習俗」。「這場戰鬥不可放棄。放棄對我們而言意味著失去,如果有獲勝的機會,那就是這場戰鬥,因此不能放棄。」
法圖瑪塔說,人們開始意識到需要反抗這些情況,談論這個話題不再是禁忌。
「幾內亞比紹各地的人都了解反對切割女性生殖器官的法律。 但如果你問他們為甚麼繼續,他們會答:『因為沒有人來找我們』。 這就是我們的困境。 培訓、遊說和教育能讓這種訊息傳遞至國家的各個角落,訊息會不斷傳遞。」
她承認,這些做法不會因立法的存在而改變,堅持要對老年婦女繼續遊說和掃盲。 她還認為應該在學校討論這些問題,鼓勵國會議員進一步參與。
「執政者必須開展這些優先事項,只有尊重人權,才能說我們自由地在我們的國家生活。」

遊說效果積極

比紹的米斯拉街區正在參與委員會的項目,獲得葡萄牙非政府組織P&D Factor支援。婦女聚集在樹蔭下解釋自己如何為終結這些有害習俗,結果在這個街區,負面的情況減少了80%。
勸告者堅定認為,有必要教老年婦女識字。 其中一人說:「她們是最難被說服的人,沒讀過書,認為做的是正確的事情。」
參與項目的記者Jacqueline Santos Moreira稱,根據P&D Factor主席Mariada Graça Poças,這個項目的「規模大得令人難以置信」。
她說:「它讓我了解到勸告者的用處和能力,她們設法向整個社區,包括青年、婦女和宗教協會的領袖傳達了繼續項目的必要。」

米莉塔爾街區的Kadi Mané

在比紹人口最多社區之一米莉塔爾街區,Kadi Mané解釋她如何決定留下這一把刀。該刀是她從母親繼承的,用來切割女孩的生殖器。所有人都用同樣的刀。刀是象徵,是集體的力量,保留它就是放棄社區內的某種社會力量。
Kadi Mané說:「雖然我從未切割過生殖器,但我繼承了這把刀。正是在這些集會上,我聽取她們的勸告,並保留了我的刀。用同一把刀切割十多人的生殖器不利健康。」她明顯感到很自豪。
Kadi Mané公開承諾,不會切割任何人的生殖器,也不會支持任何強迫婚姻。「以前人們都說男孩去上學,女孩要工作,但現在女孩也必須上學。」
她在該街區女性圍成的圈說:「我連筆都不會拿。我很滿足,只想項目繼續。」對於一些人的疑問,一位女性站起身來,她帶了女兒。
「這是我的女兒,今年16歲,沒有被切割生殖器。如果你們想看,這個孩子可以給你們看。」她堅持認為這是「事情正在發生變化的證明」。

血是力量

葡萄牙議員卡塔琳娜·馬塞利諾說:「一位女士說她保留了刀,但這種行為不僅是保留。那把刀象徵權力,以血為食,因此她保留這把刀需要很大的勇氣,而這種象徵意義也發生了變化,我們正在看到這片土地上的變化。這有很大的力量。講述、聆聽和閱讀正在做的事情並沒有產生這種影響。這是非常令人滿意的。」
卡塔琳娜·馬塞利諾還說,在幾內亞比紹的工作對葡萄牙的幾內亞比紹社群有正面影響。 她強調:「我們也在與葡萄牙的做法鬥爭。」
葡萄牙平等事務國務秘書羅斯·蒙泰羅稱,該國在2014-17年間發現近240宗女性生殖器被切割的案件。新里斯本大學的一項研究顯示,葡萄牙截至2015年有6,600名生殖器被切割的女性。聯合國人口基金親善大使卡塔莉娜·弗塔度是該項目的贊助者之一。
這位葡萄牙女演員、主持人約13年前到訪問幾內亞比紹,意識到「巨大的進展」。
「你可以見到10年來的巨大差異,而且自從立法存在,人們就開始有了這種意識。這不僅是因為禁令,更是因為人們非常清楚切割女性生殖器和強迫婚姻對女孩健康的危害。」
據卡塔莉娜·弗塔度,「針對女性開展的掃盲工作正在進行,向她們傳播消息很難,因為這就是她們了解的現實。這是她們的文化。」
但對卡塔莉娜·弗塔度來說,如果文化被證明侵犯人權是正當的,那就必須改變它。
她總結:「這是真的,這裡有證據。我在許多街區見過切割女性生殖器官的做法被徹底廢除,從中學到很多。」

伊莎貝爾·馬麗莎·塞拉芬-《葡新社》/《澳門平台》獨家報導 03.08.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