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0公里的印度洋海岸線 - Plataforma Media

2500公里的印度洋海岸線

從黃金角到魯伏馬河是長達2515公里的一段美麗、奇跡般而又未經開發的海岸。或者幾乎是這樣。在這個國家旅遊總是潛水,頻繁進出大海。尋找神秘的鯨鯊或下一頓咖喱蟹的過程不可能令我們厭煩莫桑比克。觀賞這個國家的都是本地人。
在周日上午的馬普托,街道冷冷清清,但另一邊在Julius Nyerere大街,有人打喇叭呼喊我:「澤!澤!」 在托佛酒店的酒吧里或去往維蘭庫盧什市場的路上肯定是這樣,就在我停下來,為坐在莫桑比克島加比達尼亞標誌性的大門旁的角落裡一位女性拍照的那個下午。之後,在奔巴島,在我脫掉拖鞋,光著腳走進Wimbi海灘的角落,來度假的遊客很少,印度洋是屬於在這裡出生,且從未看過另一片海的這些人。
很多年後,這個國家還記得我的名字,還以tu(你)稱呼我,我只有用感嘆詞和感嘆號來形容它。但我越瞭解它,人們越瞭解我,就好像我從未來過這裡:我第一次來莫桑比克度假時,覺得自己可以像外國人一樣,穿越我的國家。直到感嘆詞和感嘆號揭穿了我的面具:從黃金角至魯伏馬河,或者從馬普托至伊博島,腳步總在印度洋內,而且很值得逛一逛。
我來這個國家,是為了尋找平靜地游過托佛酒店前海域的神秘鯨鯊,以及享受人們所說的咖喱蟹,我不知道,因為我是外國人 —— 我來到餐桌前,準備美餐一頓(並沒有像歐洲一樣的野外激戰和重炮)。
我來尋找巴扎魯托島的沙丘,以確認它是印度洋的一顆明珠,以及壯觀的紅樹林,對我而言完全是陌生的。在基林巴群島上,我看到了潮汐的漲落,就像特效電影裡的一樣。早上五點,法蒂瑪背包客酒店前的平台上,我選了右邊一個靠窗的位置:想成為第一個看到印度洋的人。

510公里 —— 伊尼揚巴內省托佛

椰樹一眼望不到頭,就像需要挪動才能看大海的屏風,期間有很多驚喜。巨大的海灘上,周圍地區的男孩們在賣椰子水、capulanas布料、烈酒和腰果。就是在那裡莫桑比克用tu稱呼我:自從我熟悉了這裡,我就開始在馬普托街頭與我的鄰居朋友散步 —— 我玩輪胎,用鐵絲做推車,踢足球,如果必須賣點什麼換點錢回家,也不會是粗製濫造的東西。早上的市場里有新鮮的魚。印度洋總是如此令人驚嘆,如此生機勃勃。
新酒店拔地而起,外國人建了新房子,市場有了新設施,酒吧推出新雞尾酒,世界發現了新的吸引力 —— 鯨鯊。儘管如此,托佛仍然是令人放鬆的度假勝地,而且隨時準備好舉辦一場有20年歷史的盛會。然而這一次,我有幸遇到了在地球上的這片大海定居的最令人驚奇的海洋生物,因此從早餐開始,法蒂瑪旅館的露台內腎上腺素一直在飆升,即使就在海灘上,這種情況也一直持續至將船推入大海和打響指讓鯨鯊游過來的時候。
這是運氣問題,也是恆心問題,越艱難的事帶來的驚喜越大。沒有任何感嘆詞或感嘆號可以正確描述這種感覺:與鯨鯊游泳是一種超乎尋常的體驗,尤其是在這片還未被大眾旅遊開發的海域,那裡只有我們和其他四五個人,遠離潛水者和浮潛者經常去的其他鯨鯊自然棲息區域。
看到它之後,也是實現陪伴它幾分鐘的幻想之後(因為這種生物的速度是任何人都無法跟上的,即使是一位年輕的男性,也只能跟著它游七米)。也許托佛的任務已經完成,除非我們想在莫桑比克最好、最美的餐廳之一Green Turtle的露台上慶祝這一壯舉,可以喝caipirinhas de maracujá 和 mojitos de manjericão, 看著剛剛從印度洋駛來形單影隻的帆船。看到鯨鯊就能長壽,正如這裡的人所說的。現在我們沿著這條道路繼續走吧。

715公里 —— 伊尼揚巴內省維蘭庫盧什

我沿著陸地走,但朝著大海的方向,印度洋一直在我右手邊,即使我隱藏在荒原、路邊商店和蘆葦後。當我在維蘭庫盧什再看到它時,它的顏色已經變了:是那種風景明信片上的翡翠綠色,而且朝著北部走會變得更鮮艷(看起來修過圖的,但其實是真實的)。和在托佛一樣,我在這裡有一項任務:首次行至巴扎魯托島。這次不是坐飛機,很多與世界隔絕、待在這座群島天堂般的度假村的人永遠都不會知道維蘭庫盧什是一座有自己的生活的城市,市場裡永遠都有新鮮的魚,從太陽升起至太陽落下,我都可以看到漁民正在收用手工製作的網(甚至用手抓魚),週六晚上直至深夜,市場里非常熱鬧。如果大海比較平靜可以坐船,雙腳毋需離開印度洋。
或許整個群島最好的東西在印度洋之下,那就是類似迪士尼樂園的珊瑚礁,在海峽與外海交匯的地點可以看到壯觀的珊瑚礁景色。注意這並不是我們看到的全部:在這些地區有大大小小的動物,包括巨大的儒艮,非洲海岸最後的幾隻。
如今我終於作為一個外國人,來到這個天堂,我決定選一個可以看到全貌的地點:從巨大的沙丘上俯瞰 —— 太令人驚喜了! —— 高處俯瞰展示出巴扎魯托島不可預知的多樣性,內部的荒原、延伸到外面的海灘,我們以為這些只在世紀之初存在過,那時候人類還不屬於生態體系內。有一個後備計劃也很好,還可以觀看巴扎魯托島的落潮,潮水將島嶼撕成兩半,使這裡成為通往印度洋的危險的大門。
我已經想好在那裡再吃一隻炭烤螃蟹,配一杯冰啤酒。然後我又去乘船,因為不想浪費在維蘭庫盧什的這個傍晚。太陽下山前,女人們會在捕魚結束後來賣魚,男孩們在踢足球,叫喊聲堪稱經典,我也可以用蹩腳的bitonga語向老人們證明我事實上是莫桑比克人,這是伊尼揚巴內省的主要方言。雖然五星級度假村在另一邊,但我覺得這就是我理想中的奢侈游。

2265公里 —— 楠普拉省邵卡思海(Chocas-Mar)

我不再講語言:我到了這個國家的北部,在馬庫阿的領土上。更難證明我是莫桑比克人,人們嘲笑我的口音和談吐像外國人的樣子,只有拿出身份證,他們才相信。已經走過了1500公里,只有印度洋還沒有發生劇烈的變化,雖然越來越明亮,越來越熱(我來自南部,但我不得不承認:這裡的海是另一回事)。
我偏離海岸幾天了,或者至少雙腳沒有離開印度洋。我被戈龍戈薩國家公園的大象、莫桑比克這座島嶼的教堂和無形的東西所吸引。但在繼續攀登至最終目的地之前 —— 基林巴群島 —— 我會重新給自己定個中心。
還好我現在重新定了中心,因為在旅行結束前一直都會是大海、大海,不會有我在邵卡思海著陸時買了半公斤蛤蜊後看到的景色:當一條載著從市場來的女人的帆船到達的時候,突然,海灘變成了一條令人眼花繚亂的繁忙道路,各種顏色的衣服反射出中午的陽光,閃耀著光芒,直到它們消失在地平線上,是時候再次濫用感嘆號了。

2468公里—— 德爾加杜角奔巴島

這很科學:越往北,印度洋越精緻。奔巴島在葡萄牙統治時期被稱為「阿梅利亞港」,位於莫桑比克海岸最彎曲的地點,越彎曲展現得越多 —— 我們談論的是世界第三大港灣。有適合所有人、所有事的海灘:專屬或為大眾準備的海灘,未經開發或裝備完整的海灘,空無一人或擁擠的海灘。
但無論我們是融入受歡迎的Wimbi海灘,或一家人在保留最完好的Chuíba的一座島嶼尋求平靜,或是為(但不僅限於)Murrebué風箏衝浪尋找天堂,海洋永遠是迷人的體驗。突然這麼多事情成為了可能實現的,甚至可以在海面行走至遙遠的地方。
當人們告訴我,還有最後一個印度洋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方時,我開始懷疑。

2547公里 —— 德爾加杜角省伊博

在任何出生在該國南部的莫桑比克人(或任何莫桑比克人)心目中,基林巴群島是最後的邊疆。確實是這樣,當我的錢花完的時候會發現這裡沒有自動提款機。問題在於,到了伊博後,這類事就完全不重要了 —— 因為途中會乘船經過一片遠離城市喧囂的紅樹林。
這裡曾經是奴隸貿易和尼亞薩公司庇護下強迫勞動、剝削人民的黑暗歲月中富裕的貿易中轉站(1890-1929),這座殖民小鎮多少展示了伊博的重要性,伊博如今已成為見證帝國興衰的唯一證明,其印記永遠銘刻在城市的建築和設計中(以及一位不可或缺的本土英雄、業務歷史學家施洗約翰,他的記憶中隨時都有迷人的文檔)。
雖然大多數過去的建築物已成為廢墟,他仍然活在街道的名字中(最中心的一條街上寫道《海一思上將》),大批教堂(已被日常生活中的清真寺所取代,主要是由於斯瓦希里語的影響力),和其它殖民時期的建築將被重新利用或搖搖欲墜。伊博是莫桑比克最迷人的地方之一也是最神秘的地方之一。伴隨著潮汐,紅樹林間的道路若隱若現,伊博也向外界或關閉或打開。
行至鄰近的基林巴島(可以花一天時間中的幾個小時步行到達),以及其他接近我們心目中的天堂的島嶼。在這次長達2500公里的旅行的最後,欣賞了最美麗的晚霞,晚上我疲倦地睡下,這可能已耗盡了我儲備(巨大)的感嘆號。

文章、拍攝:約翰·塞爾吉奧-VOLTA AO MUNDO 27.07.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