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力不絕的民族 - Plataforma Media

創造力不絕的民族

長城令人印象深刻,昨日我在八達嶺的一段爬了500多級後,這種感覺尤其強烈,但是長城也絕非牢不可破。歷史上,來自北方的入侵者至少兩次(其中一次是在明朝重修長城前)入主中原,蒙古人的統治延續將一百年,滿族則統治了三個世紀——直至1912年帝制結束,但歷史證明這些征服者最終都受到漢化或華化。

這是中國五千年來的人口膨脹和文化熱潮造成的,並不令人驚奇。即使鄰國家也受到中國影響,看看韓日兩國就可知道。但是,我們也不應該忘記中國的這種力量同時源於它強盛的經濟。安格斯·麥迪森估計,清朝衰落前(以割讓香港予英國為轉捩點)在19世紀初的GDP佔全球三分之一。

我曾經到訪深圳,當地是鄧小平在1980年建立的首個經濟特區,允許適量的資本主義在共產制度下存在。有賴華為這類企業(該企業現在邀請了一批記者到其園區參觀)的雄心壯志,這個昔日的漁村搖身一變,成為了今日人口比整個葡萄牙更多的城市。深圳街道寬闊、高樓聳立、綠意盎然,昭示中國的未來。
在長城以南70公里的北京同樣如此,就像深圳一樣展現繁榮。天安門城樓的毛澤東像使人記得,在中國飽受數十年的外國入侵和內戰後,是這位共產黨領導人在1949年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統一國家。難怪中國憲法包含了毛鄧兩人的思想。
今日的中國在習近平(毛澤東的一名戰友之子)的領導下,面對的挑戰達到新高。按購買力平價計算的話,中國的GDP已經超過美國,到2020年代更會在絕對值上壓過美國,重新成為世上最富有的國家。這是只是回到其應有的地位。但作為總書記、國家主席和憲法啓發者的習近平雄心勃勃。他不單滿足於以中國達到14億的巨大人口來達此目標,銳意令中國的發達程度和全球影響力回復昔日光彩。這個任務比攀爬長城更為艱鉅,也並非沒有可能。畢竟,我們討論的是發明了火藥、紙張、指南針、釀酒和石油開採的民族。中國持續鼓勵科技研究。除了在華為,我還在百度和科大訊飛這兩間頂級企業看到這點,他們都在北京設有實驗室。
這是否意味著世界像過去的東亞一樣,正在走向中國化?這又未必,而且程度也不會如此深刻,因為全球化有眾多領軍者,而且美國佔有優勢。但當特朗普提出要令美國再次強大時,我們應該知道中國即將重新變得強大和充滿自信。這種自信解釋了,為甚麼外部批評遇到的是一道比長城更加堅實的屏障。

Leonídio Paulo Ferreira  23.03.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