掛科是一種權力 - Plataforma Media

掛科是一種權力

社會傳媒專業的學生念到四年級,卻不知道共和國總理或總統是誰已經是很嚴重的問題了;對民主是如何運作的、議員或市長如何選舉產生等事物一無所知的情況也令人擔憂;最為荒誕的則是不知道如何用葡語寫作。

上述的情況都不是小說。在高等教育中,人們學習一切的事,有學生學會一切,但更多的只學會葡語寫作。但絕大多數學生卻明顯是毫無準備地邁進了大四的生涯。他們基礎知識薄弱——只能寫簡單主謂句,還不愛斷句;就更不用說拼寫錯誤了。
經常批改考試卷子的人通常會問這樣的問題:「這些學生是怎麼到這裡來的?他們之前的老師是誰,現在呢?是父母嗎?前幾年是誰讓他們過的?」事實是,當這些學生們來到學位的最後一年時,有些人甚至應該去重新去上以前的課,去學習他們本該已經學到的東西。
各所學校的排名每年都會變動,哪一所是最好的?哪所學校掛科最少?全國考試中平均成績最高的是哪所?這些問題在任何教學系統中彷彿都是最重要的:我們要給學生怎樣的教育?他們究竟是在學習還只是按部就班的完成學年?
這些問題的答案不是明顯的,而且通常要晚些時候才能得出結論。並不是所有的畢業生都和那些一無所知的學生一般。實際上,很多畢業生都是準備充分,而非不知所措地畢業;許多國內外公司仍然認為葡萄牙擁有高素質的員工。從某些角度來看,如果我們為某件事令人驚異,那是因為這類事情很少見,因為這些情況並未達到足夠的數量。但青年失業率仍然高得驚人並非誇大其詞。許多學生離開學校,進行課程實習,最後卻在商場裡賣衣服和鞋子。砸在成千上萬年輕人身上的教育培訓投資,最終卻無異於扔進了垃圾桶,他們總是說自己上的課程對他們沒有用處,或者他們不適合自己的課程。為什麼會有這樣一個在教學中失敗了很多次、沒有絲毫關注適應就業市場需求的教育制度呢?
答案仍然有很多個。教育的初期通常由負責子女啟蒙教育的父母完成,但他們經常選擇將這個「教導和教育的」責任甩給教師。對於他們(有些父母,而非全部) 孩子失敗的錯永遠是老師和學校的,決不在於孩子,更不是父母。
並不是說老師(有的而非全部)沒有很大的責任;特別是那些有明顯錯誤,沒有絲毫職業和專業精神的人。「你知道官僚作風意味著掛掉學生嗎?」有人向我傾訴。當然,掛掉一個學生真的很令人討厭;最好的辦法是讓他過,然後我們可以就擺脫這個「問題」。
而真正的問題在於:國家。其龐大的官僚主義、法律、教育理論、削減和凍結、改革和反改革等方面,在多年來給整個教育界造成了巨大的災難。由現在和所有前政府所代表的國家從未停止過向統計學、排名、平均數和失敗率等誘惑屈服,無論這些是否是一時的數據。受害者首先是那些經常承受難以想像的壓力的教師。而更嚴重的是,那些在學校未掛過科的學生卻經常以在生活中「掛科」收尾。
是的,我知道有一些理論家認為不應該掛掉學生。我知道那裡不乏很多教師認為掛掉一名學生會對其自尊產生嚴重的後果。然而,這些理論家不願意解釋兩件事情:讓一個學業不合格的學生通過考試會產生的未來影響;特別是,沒有人能真正為生活做好準備,如果他不准備好應對失敗。掛科或者說重修能夠成為一個更具教學意義的詞——它是所有學生都應該擁有的一種權利,即沒有掌握足夠通過考試的知識。這是一種和學習權、知識權、教育權同樣實用的權力。因為沒有掛科權,那麼及格權就失去了意義、重要性和相關性。
嚴謹和要求:這對所有政府來說都是一個很好的排名。隨著課時的增加或減少,書包重量的減輕或加重,對學生、老師、學校以及現在對國家本身都要嚴格要求。嚴謹和要求可以成為教育制度的良好基礎。但是,這一舉措不利於選票,不是嗎?這可能是一個令人厭煩的政治問題。好吧,我們會讓所有人及格的。

安塞爾莫·克雷斯波  09.02.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