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親戚 - Plataforma Media

窮親戚

如果毛毯很短,就必須在肩膀和腳之間做出選擇,因為某一部分不得不暴露在外。今年的國家預算也面臨這種選擇。2018年的預算實際上已經完成。另外,我們知道,為贏得葡萄牙共產黨、左翼集團和綠黨的支持票,社會黨政府願意支付近12億歐元。此外,葡萄牙養老金提升、公職部門職位快速解凍、個人所得稅新階梯和弱勢群體融合所需的資金也算在內,尤其是教師。但需要指出的是,這12億歐元超出了用於文化和科學領域的資金綜合。
例如,就文化領域的公共支出方面,我們的文化支出佔人均國民生產總值的比例可恥地處於最低點(0.2%),而歐洲平均值為1%,我們排名倒數第二。拋開虛偽,在議會作出決定時,右翼和左翼都表示不滿。甚至「總喜歡走得更遠」的總理也表示不滿。根據計算結果,如果文化預算繼續按照2017年至2018年的速度增長,我們達到歐洲的這一平均水平需要70年。
至於科學,我的本子上有這樣一段對話形式的笑話:「法拉第先生,這一切都有什麼用?」英國首相威廉·格萊斯頓(William Gladstone)問道。「我不知道,先生。」法拉第回答說。「但很快您就可以用它徵稅了。」
邁克爾·法拉第並未接受過專業學習,但卻被認為是史上最好的實驗主義者,而偉大的物理學家和數學家詹姆斯·麥克斯韋則在19世紀80年代為歐洲打開了科學發現的大門,他發現電和磁不是兩股對立的力量,而是同一種力量呈現的兩種方式。燈光就是其表現形式之一。
這種基礎物理學先進、根本的概念點燃了電力革命,在接下來的幾十年中改變了世界。麥克斯韋在紙上寫的四個簡單卻美妙的方程式是二十世紀上半葉偉大工業集團的基石。首相格萊斯頓竟然沒有為此徵稅。但我們知道他的繼任者是怎樣做的——他們所做的和這裡發生的一樣。再次談到毛毯的大小和國家財政預算,我們最好將窮人和精神上的窮人分開。真正的問題是我們是否接受累積。

阿豐索·卡蒙斯*

* 《新聞日報》社長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