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眼未來的法律平台 - Plataforma Media

著眼未來的法律平台

今天於橫琴參與某中港合資企業舉辦的開幕典禮的兩位律師業界代表陶智豪和高彼濤,接受本次採訪講解為何著重橫琴。橫琴的投資環境「理想」且擁有一套「量身訂做的」法律,會「傷害」內地法系的普通法和澳門的法律體系。他們認為「未來在橫琴」,橫琴有符合鄧小平觀點的法律平台,在國際化經濟下橫跨區域融合。澳門的情況則是因為與葡語系國家的聯繫。陶智豪分析指「橫琴事實上是三個司法權的幾何地方和獲取經驗的先鋒:一國兩制、三套法律體系和副法律體系所產生出來。」

澳門平台:為什麼首選橫琴?
陶智豪:自從中國國務院決定於2009年在廣東省成立橫琴經濟特區(EEZ)開始,澳門成為一個以吸引投資為主要導向的經濟金融政權的鄰居;它吸引來自整個中國,尤其是澳門、香港,以及世界所有其他國家和經濟合作夥伴的投資。除了傳統投資行業(工業和貿易)外,中國政府在橫琴開設了服務認可,設立了特定的規則和物權法定原則。

澳門平台:給了律師多少配額?
高彼濤:在橫琴島特區最多有十個律師事務所的配額。其中5個是中港事務;還有深中;或澳、港及中國內地三方的。正是區域融合。

澳門平台:澳門有配額嗎?
陶智豪:澳門事務所有兩個配額,我們佔了第一個;在經過兩年半的協商,經一些官員解決和行政上的處理後,基本上落實了。

澳門平台:你們的合作夥伴有誰?
陶智豪:香港的方氏律師事務所和中銀律師事務所(可能是內地第三大事務所)。我們在根據橫琴特區的規定而打造的合資企業中完成了三方的理解認知。雖然橫琴毫無疑問地受中國法律管轄,但橫琴有一套量身定做的法律;換言之,一個極具吸引力的投資制度,一個稅務制度(其柔和度媲美澳門)以及其它因素,使人們有興趣在這個由三個不同司法管轄區構成的法律文化中開設一家律師事務所。

澳門平台:我們將特別談到貿易法的律師嗎?
高彼濤:貿易法律師、金融法律師、銀行法律師、建築法律師和所有有關法律的律師;還包括智慧財產權的律師——重心不是特別偏向於專利,而是偏向於品牌,因為它們也將在橫琴島上佔據特殊地位。在未來,我們可能有其它的經營領域;這取決於將出現的事物,客戶的希望和我們可以提供的。

澳門平台:將吸引目前三個地區的客戶到合資公司嗎?
高彼濤:不止如此。我們希望把這裡的客戶帶到那裡,當然,還有想要在橫琴投資的國際客戶。看看澳門平台的例子,我們將在橫琴打造一個展示,面向將與中國企業建立或至少有業務的葡萄牙公司;而且這個想法也會把中國內地的客戶帶到澳門。

澳門平台:橫琴在澳門的形象是一個經濟特區,那裡投資困難,規則條例不太透明,還有土地通膨的花費……是什麼改變了,讓你們相信這一投資?

陶智豪:我不知道是否確實是這樣……有些企業在某些地方媒體上表露出相關意願,例如有20位澳門投資者已經預訂了一些公頃的土地用於工業多元化,特別是發展傳統中醫藥領域;還有如周錦輝及澳門勵駿創建有限公司等使用曼努埃爾風格的葡式建築,想要打造一個休閒美食公園。

澳門平台:最終宣佈馬若龍成為這一項目的建築師?
陶智豪:沒錯。出現過一些想利用橫琴優勢的動作。但我認為不是——至少不像是來自澳門勢力方的一個連貫一致的動作或有組織的投資。不管怎麼說,雖然如今的速度也許更慢了一點,但在橫琴能觀察到肉眼可見的發展,特別是在最為直觀的建設層面,無論是休閒區域,還是住房和商業區域都可觀察到。可能其他的經濟活動仍未跟上,攜手並進,但發展的跡象至少說明了投資對法律諮詢和支持的需求。因此,我們對這個法律和經濟區域很有興趣。

澳門平台:橫琴是卓越的區域融合平台嗎?
高彼濤:毫無疑問它是的!我們將橫琴島視作澳門融合內地的重要一步。我們不可能在2049年12月19日還是澳門人,第二天就突然全面整合進入中國內地——無論那時是否有這樣的政治決定。這些步驟會讓我們向前邁出一定的距離。而且澳門特別行政區已經運行了17年,今後的33年仍會繼續下去。我不喜歡聽天由命,而且這是澳門融合中國內地的又一重要步驟,也許是我們至今所看到的最具有決定性的一步。這個事務所也擁有相關傳統,它在1997年是第一個融合中國的合作夥伴。當時是準備政權移交和在中國主權空間下的職業營運;現在,我們正為現正進行的融合作準備。那裡有幾乎所有的跡象。

澳門平台:當時這個事務所的合夥創辦人Francisco Gonçalves Pereira,將中國的法律體系描述為一個多憲法體系。橫琴是自成一體的憲法原形複合能力的又一證據……
陶智豪:確實如此。我們所懷念的Francisco Gonçalves Pereira也是先驅者,他開創流派的一版,如今是澳門法學院,政治學和憲法學的必讀書目。Francisco描述該和諧的嘗試——獲得了一些成功且現在是顯而易見的,中國承諾融合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系統──「一國兩」和不同司法管轄區;同時也不放棄其憲法的主權價值。橫琴確實是三個司法區的交匯之所和獲取經驗的先鋒:一個國家,兩種制度和三套法律體系一起孕育出一個副法律體系。

澳門平台:中國內地,澳門和香港這三套如此不同的體系是可以融合的嗎?
高彼濤:是一個試點經驗:使用一套吸收了三個不同憲法和法律體系的法律系統。就像多年前Frederico說的那樣,從今往後,影響可能不是從那裡到這裡,而是從這裡到那裡。也就是說,司法影響可能從澳門傳到中國內地——而非從內地到澳門。

澳門平台:橫琴是中國遏制風險的實驗室嗎?
陶智豪:我認為鄧小平的思想要比簡單的說「一國兩制」或2049年是過渡進程最後的期限要深遠的多。融合的方向其實正好相反:是第二套系統整合第一套,且到2049年一切都會變得和諧統一;兩種制度融合成一個,三套司法體系也成為一個。

Pedro-Cortés_GLP_01

澳門未實現的多元化

澳門平台:何厚鏵還嘗試合併或購買橫琴島,但是時機早已不允許了。這種擴張如今彷彿已不可避免,而且處在中國的政權控制下……
陶智豪:最開始是說在D. João島,Lapa島和小橫琴島都有葡萄牙人佔據。隨後意識到沒有足夠的人員和權力工具佔領澳門半島,氹仔和路環的同時再佔領三個島……所以直接放棄了對它們的佔據。現在的橫琴是D. João島和小橫琴島(兩島通過填海連在一起)的合稱,我們當時無力佔據,但是早在那時這兩個島嶼就是我們領土擴張的方向。澳門只能向西部擴展;東部只能通過填海。認識到這一點,中國政府也是通過國務院在2009年的決定,允許澳門的管理通過澳門大學延伸到橫琴。現在開放了更加自由的移動政策,無論是對人員,還是對車輛。

澳門平台:除了法律經驗和區域一體化平台外,預計中國對於橫琴的未來還有什麼規劃?
高彼濤:橫琴島也是中國向一些澳門勢力表示他可以在橫琴完成未能在澳門實現的多元化的一種方式。我們會有綜合度假村——長隆每年接待800萬名遊客,博彩營運商們想在那裡發展新項目。我們澳門除了博彩,還是博彩……如今意識到只有博彩也許並非是最好的選擇。葡萄牙食品平台和其它平台(例如創意產業中心)也很重要。步入第17個年頭的尾聲,澳門發現了一些小的立基,記起了澳門這裡有擁有創造能力的人員,但是我認為中國在表示它會做一些和我們這裡不同的事物。

澳門平台:橫琴會成為一個國際旅遊休閒中心嗎?
陶智豪:我們應將這視為澳門轉變為全球第一大旅遊娛樂中心戰略的必然結果。澳門這裡缺乏用以擴張的足夠面積的土地,而擁有三倍澳門面積的橫琴是必需的候補。缺少土地不再是一個藉口,澳門代理可以在橫琴投資,我們的土地擴張可以通過這種卓越的方式。

澳門平台:從小層面講,澳門孕育了大型律師事務所;但從珠三角的範圍層面看就無法比擬了。橫琴也是一個眺望澳門青年律師未來的視窗嗎?
高彼濤:首先,我們必須看到這些年輕律師群體是誰——他們畢業於澳門大學,當然,都去葡萄牙的大學交流過。我們的事務所裡面有這樣一些實習生,其他事務所也有;其中一些已經成為法官,其他的成為了顧問或公務員。可以肯定的是這個職業的未來屬於會講葡萄牙語,英語和中文的人——不幸的是,我不會講中文。澳門將一直都有自己的法律體系,但是為了我們不被吞進中國內地,我們需要和鄰居們還有中國的合作夥伴們凝聚在一起。我們預計會成立一個更大的事務所,但是,如果我們理性的看待,我們會發現本地市場是有限的,不允許大規模擴張。我們這裡大約有13名高級律師,律師助理和其他法律專家,但在中國的體諒下,這僅僅是一些事務所子部門的規模,那裡有超過1000名律師,城市和客戶眾多。我們必須將橫琴看視作事務所國際化的方式,在這些平台內發展合作夥伴。

澳門平台:葡語國家和區域平台?
高彼濤:毫無疑問!這就是未來所在。我認為未來橫琴島的事務所會有安哥拉律師,巴西律師……這是我們的期望;也許我們的合作夥伴有一天會有中國律師在羅安達、帝利、馬布多……仍然需要我們的市場。

澳門平台:這是澳門在構建法律平台中的作用嗎?
陶智豪:由於葡語律師是站在特權天文台上觀看中國和亞洲的這一部分所發生的事情,可吸引這些國家的投資到澳門來。但反向的運動於我們的語言和法律文化而言也是有利的,可以引導亞洲和中國的投資到葡語國家。

古步毅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