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在中國南部的資本遇阻 - Plataforma Media

歐洲在中國南部的資本遇阻

在中國投資的歐洲企業比以往更加悲觀,十分之一準備離開該國。但在南部地區歐洲企業表現對抗經濟放緩更強的能力。
中國的歐洲企業悲觀情緒正處於歷史最高,十分之一準備撤資。中國歐盟商會談到敵視環境,它結合了北京承諾的市場改革進展緩慢以及經濟放緩。但是,中國南方表現出不同,歐洲企業已找到抵抗戰略。
有關歐洲公司在中國大陸營運信心的最新調查資料顯示,悲觀情緒普遍惡化。這份於本月公佈的調查由中國歐盟商會公佈,調查表明,56%,超過一半的企業相信中國的業務將更艱難。去年僅51%的公司有這種感覺。
有關擴張和盈利能力的悲觀情緒也有所增長。2016年,15%的企業認為擴大經營有難度,去年只有8%。對業務利潤的悲觀情緒從23%上升到33%。然而,調查中,55%的企業認為,跨國公司在中國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
但是,中國南方仍然集聚最多樂觀情緒的中國區域。在中國,11家歐洲公司今年打算將業務轉移至其他國家,41%企業打算削減成本 —— 即裁員 ——,業務集中在廣東省的企業表示將扣留投資,但即使如此,這些企業在適應新常態方面也取得一些成功。
「目前經濟增速放緩,改革陷入僵局。放寬市場准入限制成為歐洲企業在中國業務面臨的嚴峻挑戰」, 中國歐盟商會華南分會主席衛浩先生(Mr.Alberto Vettoretti)承認。儘管如此,該國南部53%公司保持樂觀,9%表示悲觀,37%中立。
該機構總部靠近中國商務部和其他中央機構,其負責人解釋說,歐洲企業在該國南部的策略一直是適應國家的新增長模式的同時推動行業發展,沒有明確的退縮活動。
「更多公司表現出猶豫不決,一方面削減成本,提高效率,同時維持主要擴張和研發活動。然而,這些企業已經適應了充滿挑戰的環境與優先事務的改變,以加大在中國的市場份額,在中國提供當地語系化的服務和生產」,衛浩解釋說。
重點行業是國家規劃中確定的新增長模式下的引擎行業,立足國內市場,國內需求和服務尋求。
「歐盟在中國南方的企業都將保持堅挺,因為其價值鏈強大,當地語系化集群強度高,且有跨越多個行業的價值鏈,包括電子、汽車生產和零部件生產,高科技,環保技術,醫療設備,電子商務和服務,目前仍在該地區一枝獨秀」,該代表描述。 「本地競爭很激烈」,衛浩承認,但歐盟企業在該地區的利潤仍保持高於全國平均水準。
該商會的調查結果顯示,五分之一在中國南方有業務的歐洲公司稅前收入及利潤大幅增長,在其他區域活動的歐洲企業沒有這種情況。全國平均水準範圍內,與21%的歐洲企業在廣東省活動相比,只有11%的企業報告有這些結果。
同樣,在中國南方活動的歐洲公司談論開設研發中心、加大投入的同時,絕大多數歐洲企業普遍都有這一趨勢。
中國歐盟商會的調查資料顯示,歐洲企業面臨障礙,面臨將技術轉移給中國合作夥伴義務的批評,互聯網接入限制,和涉及國家安全的敏感行業的投資立法,如網路安全。目前,只有28%在中國的歐洲企業保留研究中心 —— 43%的中心僅用於產品改造,以適應當地市場的特點。45%被調查者認為,中國的研究環境較世界其他地方不太有利。
企業主要抱怨和前景期待惡化最嚴重的是互聯網接入,很多產品的研究和開發活動以及服務依賴網路。2016年,58%公司報告中國的審查對其業務有負面影響,2015年則只有41%報告有負面影響。
中國歐盟商會的這份研究於2月和3月間進行,資料來源於在中國活動的506家歐洲公司。這項調查為年度報告,目的是評估歐洲企業在中國的投資動向。

瑪麗亞. 卡埃塔諾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