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斯塔在走鋼絲 - Plataforma Media

科斯塔在走鋼絲

我已經在此前的文章中寫過科斯塔在政治上是一個徹頭徹尾「向上修正 」
的蘇格拉底。因為蘇格拉底是孤獨且獨自神志不清的,而科斯塔則幻覺擁有PC反歐洲主義激進分子和左翼集團的寶貴幫助。
相比於其前身,他更加完善和高效。正如人民所說的那般,人不要臉,天下無敵。共和國總統在一個充滿愛心的笑容裡將這個歸類到「令人煩擾的樂觀 」
。馬塞洛和科斯塔兩者都用舊的「歷史 」進行偽裝,當然前者是後者的老師,還授予了後者最佳成績——這位樂觀的學生發誓追隨馬塞洛。也許當時這個學生不這樣的話,現在的葡萄牙會更好。當然,這不完全像馬塞洛所說的那樣是一個大學的意外事件。有一個世界在科斯塔博士大腦內漫遊——還包括他的大部分政府跟隨者,但這個世界對於平凡人來說是完全未知的。然而在豐富多彩的蘇格拉底式表演的「Simplex reciclado 」活動中,總理給可憐的任期內總統女士一個飛牛玩偶。相關的「主義 」已經總結在這個玩具之中:按一下按鈕,玩偶就會抖動翅膀,面帶微笑,並從主人的手中飛起來。在看小牛飛行時,就不要談論左派所描畫的金融經濟「模式 」持續失敗了。其粗糙的設計來自PEC和改革計劃——兩個危險的謬論,和玩偶不同的是,這兩者顯然是無法起飛的。沒有料到特奧朵拉.卡多佐,沒有料到的瘋狂社會對話,貿易平衡,就業,增長,直到光榮的國內消費——其中含有許多對飛牛的無意識困惑,再也無法付清直接信貸。就像公共財政主席所強調的那樣,國家財政撥款也無法得到保證,雖然政府沒有停止承諾在這裡和那裡 「注入 」 資金,也就是納稅人的錢 。最後,我們看到阿蘭.芬基爾克羅所說的可笑的精神勝利。因此,佩德羅.艾爾斯.馬格列斯的葡語詩句唱道:「他們讓一頭牛從火上跳過/一個男人在指導/回來了/哦,愛人,回來了/他們回來了/烏合之眾回來了/回來了/哦,愛人,回來了/是卑鄙之徒們回來了。

若昂.貢薩爾維斯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