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書上有關澳門的記載有許多錯誤 - Plataforma Media

中國歷史書上有關澳門的記載有許多錯誤

澳門出版的第一份報紙並非1822年的週報《蜜蜂華報》,而是 1807年的《消息日報》(Diário Noticioso)。此外第一份中文報紙是出版於澳門而不是中國內地。以上結論都是出自澳門大學傳播系助理聖授林玉鳳的一項研究,該研究主要分析1557年至1840年這段時期的報業,現已出版成書:《中國近代報業的起點:澳門新聞出版史(1557~1840)》。
在接受《澳門平台》採訪時,這位澳門大學社會傳播系助理教授指出:基於這些發現,中國內地現在需要重新審視相關的歷史書籍,並修正有關澳門部分的大量「錯誤」。
隨著境內媒體的發展演變,林玉鳳還對澳門在那個時期是開拓者但隨後卻失去了重要性而感覺有些「可惜」。

澳門平台:您的著作中有哪些重要結論?
林玉鳳:在我準備我的博士研究項目時,我發現中國歷史有關澳門方面的記錄非常簡短而且細節很少,所以我決定研究這個方向。當我開始列出現有文獻時,我意識到其中缺少了很多東西,因為我發現了以前從未被提及過的報紙或期刊。例如,中國媒體史書上面寫到中國第一份現代報刊出版於廣州,但我發現其實它出版於澳門。現在這些書籍需要重新審核修正,而且事實上很多人已經表示會著手進行了。
此外,總有人認為既然《蜜蜂華報》被指出是第一份報紙,那麼報紙印刷應該就開始於那個時候(1822)。雖然有人相信聖堂曾在澳門印刷過材料,但中國內地沒有相關文獻。還有當聖堂在十六世紀落戶澳門時,沒有人知道澳門發生了些什麼,而且為什麼到1822年的這200年間都未有印刷。

我花了很多時間在羅馬,義大利,法國,葡萄牙和英國尋找關於澳門的資訊。我發現很多與澳門有關的資訊,而且是在《蜜蜂華報》之前的。很少人調查研究過這一領域,所有人都是根據葡萄牙的材料做研究。

澳門平台:澳門沒有很多相關資料嗎?
林玉鳳:我在90年代開始進行調查研究。當時我試圖瞭解在澳門的檔案館中有多少期刊存在,然後我發現了近100個。隨後我開始尋找中國的報紙,但就在那時我決定將我的研究重點改到《蜜蜂華報》之前的時期。

澳門平台:如果第一份報紙不是人們一直認為的《蜜蜂華報》,那第一份到底是哪個?
林玉鳳:我發現,事實上(葡萄牙歷史學家)曼努埃爾.特謝拉已經發現了第一個——在聖堂出版的《消息日報》(Diário Noticioso),但他並未將其歸為新聞出版物。如果我們閱讀其內容,就會發現裡面是關於中國內地和歐洲情況的真實新聞。我不知道這個刊物是在聖堂成員之間的分配流傳,還是只固定貼在牆壁上,這沒有相關記錄。

澳門平台:在1807年的《消息日報》和1822年的《蜜蜂華報》之間還有其他的報紙嗎?
林玉鳳:我們知道,聖堂內部出版過各種關於聖者的材料。此外,還有一些(傳教士)羅伯特.莫里森(在1807年抵達澳門)的出版物——出版了10多種不同的提及耶穌傳教小冊子,木塊印刷,隨後他有了自己的西方印刷廠。他出版了第一本中英詞典,報紙和中國文學,地理和歷史書籍,還出版了雙語報紙《福音傳道雜錄》(1833)。他還出版了澳門及中國內地第一份中文報紙(1833年)。在中國歷史方面,人們一直認為第一份中國新聞出版物是由德國傳教士於廣州出版的,但我發現它是羅伯特.莫里森在澳門的出版物。

澳門平台:這是歷史書中的新發現?
林玉鳳:是的,這是很新的。從來沒有人說過這樣的話。在北京,很多人紛紛表示需要重新審查相關材料。《福音傳道雜錄》是中國第一份雙語報紙。

澳門平台:為什麼選擇在北京發佈您的作品?
林玉鳳:因為作為一個學術作品,我認為在澳門沒有足夠觀眾。此外,我希望他們能修正相關的歷史書籍。有關澳門的部分有很多錯誤。

澳門平台:還有哪些錯誤?
林玉鳳:有很多。例如,對教會的看法方式太負面了。我認為是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資訊。例如,羅伯特.莫里森做過很多積極的事情——在他的出版物上介紹中國的行為規則,讓外國人學習如何與中國人進行互動,還介紹了關於新聞自由的辯論和西方意識形態。
在這本書中,我嘗試讓合適的人瞭解實情——包括葡萄牙人,幫助中國打造自己的現代印刷物。第一組受過相關訓練的工作團隊是從事《蜜蜂華報》的那群人——有些是土生葡人,其他是葡萄牙人。羅伯特.莫里森有自己的印刷廠,鴉片戰爭後,他將印刷廠遷至香港。

澳門平台:中國歷史是出於政治原因才以負面的方式描述教會的嗎?
林玉鳳:我認為更多的是由於缺乏資訊。他們形容傳教士是一手聖經,一手持槍。許多中國人仍然相信這個誤解。例如,羅伯特.莫里森的形象原來非常負面,現在開始改變了——我不是唯一一個進行這方面研究的人。甚至在20世紀90年代就有書籍出版,提及羅伯特.莫里森幫助東印度公司販賣鴉片。

澳門平台:綜觀澳門的媒體歷史,可以將其劃分為幾個時期?
林玉鳳:在前50年,當葡萄牙人到達澳門時(十六世紀初),我們只有中文或拉丁文的傳教士出版物,用木雕的形式,並根據西方的格式印刷。然而,儘管傳教士引進了現代印刷,當時他們仍是以試行的名義,但是在最初的幾十年,葡萄牙人不太瞭解如何管理這座城市,且當時在中國有非常謹慎的審查制度。

澳門平台:這些傳教小冊子是經過審查的嗎?
林玉鳳:當時政府是不允許出版這些的。儘管如此,他們還是成功地出版了它們,因為中國太大了,總是可以找到機會出版。
1590後,所有出版物都停止了。教會把西方印刷帶到日本。仍然存在著一些中國格式的出版物,但是重心轉移到中國內地。直到十九世紀初,我們都沒有出版東西。十七世紀和十八世紀直到十九世紀初的這段時間裡我們一直保持靜默。然後羅伯特.莫里森來到澳門並開始出版。羅伯特.莫里森在1809年首次在澳門出版刊物。
澳門曾擔任國際刊物實驗室——由年莫里森引頭,但隨後也有葡萄牙人和美國人。在一些時期,連德國人都在澳門出版刊物。他們在這裡開發了改變整個中國已經改變了的多種報紙格式。
在這些外國人之前,中國內地的出版物都是使用小冊子格式,直到莫里森開始發行中文的紙質報紙才出現改變。就在那時實施了印刷報紙的新方式——用木塊,可以印刷1份,100份或1000份,這個是不賺錢的。按照西方模式,需要一個最少的印刷量,否則就會賠錢。所謂的資本主義印刷就是從這裡開始的。

澳門平台:中國人的報紙和西方人的報紙內容完全不同?
林玉鳳:傳教聖士出版物的內容是關於上帝的,直到羅伯特.莫里森來到澳門並引進了西方新聞的概念,他寫新聞。英國人出版與貿易,英國的議會辯論和他們可以在內地找到的一切事物相關的內容。而葡萄牙人有更多與教會相關的新聞,除了關於葡萄牙的新聞外,他們也出版關於中國內地的一切事情。中國人出版關於西方概念的刊物。大多數的早期中文出版物都是由傳教士管理運行,但會裝作非教會出版。

澳門平台:您為什麼選擇這一段歷史?
林玉鳳:我想寫直到1999年的,但這需要很長時間。不過我一直在編譯資訊。下一本書將集中在1840年至1910年間,這是另外一個非常特殊的時代。在這一段時期,只有葡萄牙語和英語出版物,沒有中國本土的出版物。在1898年才出現一個雙語出版物,也是至此之後中國人開始意識到有必要建立其它的刊物。

澳門平台:到1999年的這段時期很不一樣嗎?
林玉鳳:這段時期更接近我們現在的。

澳門平台:縱觀如今的新聞,您認為由於歷史,我們今天可以成為一個基準嗎?
林玉鳳:我覺得有些悲傷,因為澳門曾經是如此重要。這裡曾有自由,雖然我們有過一些限制,因為我們是受葡萄牙審查制度管理的中國領土,人們可以創新。澳門曾是現代中國出版物的一個實驗室,也是國際新聞的一個偉大試驗地。但是由於沒有足夠的人口和市場規模太小,其他地區,特別是世界的這一邊,都開始發展自己的印刷業,我們已經不再是開拓者了。

澳門平台:澳門如今仍有審查制度嗎?
林玉鳳:根據法律規定,我們沒有審查。我們享受著一些中國內地之外的自由。審查更多都是自我施加的,而壓力來自政治和商業部門。我們沒有審查制度,但政治和商界會施加一定的壓力,從而導致自我審查。

澳門平台:在中文,葡萄牙語和英語的媒體新聞上看到過這一點嗎?
林玉鳳:是的,都有自己的壓力點。在某些情況下這些壓力點可能來自業界自己,但我認為最重要的是不要讓政府直接進行干預。但是我們無法阻止間接的壓力。

澳門平台:澳門曾是一個先行者並帶來西方的影響,所以如今境內的新聞業經常被認為是教區的其實並不奇怪?
林玉鳳:這就是我說覺得可悲的原因所在。我們不再是創新的實驗室。當談到印刷知識時,我甚至讀到過提及澳門人是世界最優秀的人才的文章。事實上,在二十世紀中期,香港還想僱用澳門人到自己的印刷廠。但是我們是技術部分的先驅者,而非內容的。

盧西亞娜.雷濤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