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難回毛澤東時代惟文革症狀未清 - Plataforma Media

中國難回毛澤東時代惟文革症狀未清

中國不可能再回到毛澤東時代,儘管如今出現了文化大革命的「症状」(1966-76)。講這些說話的是澳門大學兩位來自中國的教員,他們在孩童時期親眼見證這場後來被中國共產黨稱之為「新中國最大、最嚴重的挫折」的運動。
「那是十年動亂時期。是一場毀滅性的運動。不可能再回到毛澤東時代了」,「因為時代已經改變了」,澳門大學歷史系教授王笛表示,他認為,中國向世界的開放很「關鍵」:「因為大門是封閉的,中國是孤立的,很可能比現在的朝鮮還糟糕」,但「中國人現在可以旅遊,有機會認識外面世界,條件好了,出現了中產階級的崛起和互聯網」。
王笛承認,存在不同的觀點,有人認為,中國有可能退回至文化大革命時代。「毛澤東的某些社會主義土壤仍在那,但大部分已消失」,他表示。
社會學家郝志東對此表示贊同:「很多人說,不會以同樣方式發生同樣規模的運動,因為時代改變了,尤其是與外界溝通的水準。我表示贊同」。然而,他承認,「有文化大革命的症狀」,例如言論自由問題。
例如,「有支持香港(2014年佔中)的人被逮捕,中央政府表示,黨不能被無理挑戰/無理。但是誰定義這一概念?某種程度而言是一種回歸」,他堅稱。

仍然存在禁忌

文化大革命爆發於50年前,並仍然是完全不許提及的禁忌。20世紀70年代,中國實行經濟改革和對外開放政策後,中國共產黨將文化大革命定義為「新中國最大、最嚴重的挫折」。這種評價或官方共識是「一種指引」,「不能超出它」,王笛解釋說。
郝志東指出,有這種共識後官方本應對這段過去有所反思,但是並沒有:「有些人繼續談論,但卻以不同的方式,並未將負責人的矛頭直指毛澤東和黨,只提及他們各自經歷了什麼」。「這是共產黨能容忍的極限。如果再進一步,指出是政治體制的問題,則已經越過『紅線』了」。
「的確很難學習文化大革命,因為如今沒有可用的檔案材料,這些檔案被中國共產黨密封起來。只有報紙、期刊、報告或回憶」,王笛表示,對他而言,「中國共產黨很可能希望人們忘記」。
這令人想起中國文學界最重要的名字之一:巴金 —— 李堯棠的本名 —— 20世紀80年代提出建立文革博物館,以防止這樣的悲劇重演。「這種想法從未實現過,因為儘管中央政府認為文革是不好的,是一場錯誤,近些年卻不鼓勵歷史學家研究文革或大躍進。他們不希望人們面對真實的歷史」,他講道。
「即使他們籠統地說文革是一場錯誤,如果問道為何發生,我們會面臨困難」,他指出,並堅稱「新一代不知道文化大革命的意義,不知道它真實地發生過。(……)他們無法想像這場災難和痛苦的真實畫面。人們只知道文革是不好的,卻從未聽過有關為什麼發生和有多糟糕的解釋」。
無知和忘卻的混合物成為崇拜毛澤東的基礎。一方面,一部分中國人有懷舊情緒,因為他們沒有或很少從中國的經濟發展中受益,所以相信在毛澤東時代存在「相對平等」,而忘記了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另一方面,新一代不知道這段故事。
「我不相信知道真相後會有人希望回到過去」,王笛指出。
「不知道真相的人相信共產黨所說的。而且共產黨刻意將毛澤東與『四人幫』劃清界線」,郝志東補充道。
王笛認為,澳門大學應該教授「真實的歷史」,正如美國近20年所做的。在中國,他說,「某種程度上」,教師可以在課堂上討論文革,即使是基於中國共產黨官方文件的「一兩頁影印紙」,郝志東解釋說。
「近些年我不清楚,但我相信,如今可能限制更多」,王笛表示,為什麼?「自從習近平掌權以來,他對教育和大眾媒體的控制更多,所以分歧的空間很小」,他回應。
郝志東持同樣的觀點:「習近平開始掌權時,人們還不清楚主席是怎樣的,因為沒有表現過,但當他在墨西哥會見海外中國人時,他說了一些讓我有所思考的話:「哇,哇,這很奇怪」。顯然,他不具備對世界的國際化眼光,仍在談論文革」。

不變的民族主義

西方一直在比較習近平和毛澤東的相似之處。近日,《時代》雜誌的封面為習近平的照片被撕下,背後出現毛澤東的肖像,把習近平比擬成毛澤東,認為習近平搞個人崇拜。
「可以說習近平是自鄧小平以來最強硬的領導者,有些人會說自毛澤東以來。但我認為,習近平的權力不會達到毛澤東的水準」,這位歷史學教授表示。
不僅是個人崇拜,王笛還提到另一件自文革以來沒改變過的事:民族主義。
「毛澤東使用民族主義動員人民,說『我們有敵人在威脅我們』。現在還是這樣做。民族主義很強烈,而且由於中國經濟的成功,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 這是可以理解的。(……)這是我們的時代,我們很自豪」,但王笛提醒說,民族主義可能被用於「政治」,如果一旦「事情變得很難管理」時。
「我擔心人們的焦點會轉向外部,造成國際衝突」,他指出。「一切都可能成為問題」,他表示,並以中國南海或台灣南海爭端為例。「民族主義可能在中國的未來扮演角色。我期待是積極的角色,期待中國能夠促進和平,但這是不可預測的」,王笛表示。
文化大革命 —— (除名字外),與革命沒有任何關係,(除戰術藉口外),與文化沒有任何關係,正如西蒙.萊斯寫道,比利時漢學家李克曼的筆名,1966年5月16日,中國共產黨的一個小團體向「資產階級思想和代表」宣戰。數百萬人遭迫害,中國的文化傳統被破壞,例如博物館、紀念碑或書籍等均被銷毀。

戴安娜.杜瑪律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