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下跌讓中國外匯儲備回緩 - Plataforma Media

美元下跌讓中國外匯儲備回緩

分析家表示今年人民幣走勢應該會更為穩定且資本外流速度放緩。

3月底中國外匯儲備記錄到回升趨勢,這是自去年十月以來首次出現上漲,主要原因在於美元疲軟以及中國人民銀行推出的資本外流控制措施。

分析家預計現在人民幣前景穩定,其自二月以來一直表現出對美元升值的趨勢。且資本外逃的趨勢也有所緩解。

今年三月,中國內地境內交易顯示人民幣對美元升值1.5%。本周初1美元可兌換人民幣6.46元,美元的這一表現反映出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不提倡短期內該國的利率進一步上升的期望。

中國央行公佈的資料顯示,三月末中國外匯儲備量達到約32.13億美元,較上月同比增長約100億美元。

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諮詢公司表示上個月中國人民銀行一直維持著本國貨幣的購買水準以確保人民幣的穩定性,且外匯儲備銷售額也控制在350億美元。

自去年一月份開始走低,跌幅超過1000億美元的中國外匯儲備水準一直受到國際市場的密切關注。

據統計,一月外匯儲備下跌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中國人民銀行方將資產轉換成人民幣以對抗人民幣貶值的策略——自去年八月中央出台交易所匯率機制以來一直在貶值。

三月的資料顯示中國的美元貨幣儲備有所增加,似乎現在的趨勢指向與先前相比出現了逆轉。 「這表明人民幣在過去兩個月對美元的升值已經改變了貨幣市場的預期,如今對於大規模貶值可能性的擔憂正在減少,且資本外流的壓力也隨之環節」,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的經濟學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表示。

這位分析家警告,這次外匯儲備回升主要是幣值波動的結果,且如果美元重新走強中國人民銀行可能不得不再次使用購買人民幣的策略。特別是當美國的貨幣政策推動該國資金成本上漲以及美國聯邦儲備主要利率進一步增加時。

不過儘管如此,預計一直推著人民幣貶值的中國內地資本外流情況仍會出現好轉。支撐這一預期的是大多數以美元計價債務的中國公司已將還清其債務的最顯著部分。

「除非出現一場更嚴重的經濟危機使得企業和家庭都急於將資產轉移到國外——我們至今沒有見過這一情況,我們認為未來也不可能發生——那麼中國人民銀行肯定擁有足夠的資金,在今年保持人民幣相對其主要交易夥伴貨幣籃子的穩定」,埃文斯.普里查德認為。

國際金融研究所(IIF)也預計今年中國外匯儲備跌幅將放緩。由38家發達經濟體銀行組成的國際金融協會也預測中國資本外流會有所放緩。

「我們預計資本外流會從去年的6750億美元放緩至今年的5300億美元,外匯儲備減少的趨勢也會放緩。一邊應該允許外匯儲備損失降低,正如我們在二月和三月觀察到的那樣,而且也要允許對人民幣無序貶值的擔憂的存在」,國際金融研究所執行總裁洪川說。

為了儘量減少美元波動帶來的影響,中國人民銀行一直採用人民幣對其主要交易夥伴國家貨幣(當然美元也是其中的重要組成)的匯率作為參考,以評估人民幣的表現。

在評估它們的外匯儲備價值方面,央行從本月開始也會參考它們,並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特別提款權(SDR)作為計價單位。在本年中,人民幣將加入全球一籃子貨幣,成為特別提款權(SDR)值的參考基準之一。

因此,中國人民銀行的資料表明中國持有的3,213萬億美元外匯儲備,以等值的外幣金融工具形式計算,以IMF的特別提款權為單位,總金額則為2.280萬億。

「較一籃子貨幣來說,特別提款權往往會比分開的各個一籃子貨幣更為穩定。報告以特別提款權表示的外匯儲備資料將有助於減少由主要貨幣的頻繁震盪引起的價值波動,從而保證更客觀的衡量儲備總量」,央行在其網站上發表的聲明中指出。

當使用特別提款權表示時,觀察到3月期間中國的外匯儲備是在下跌,而非上漲,從2318萬億跌至2,280萬億特別提款權。目前,特別提款權籃子包括美元,歐元,英鎊和日元,它們的權重取決於其國際權重,人民幣將在2016年最後一個季度加入特別提款權籃子。

瑪麗亞.卡埃塔諾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