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風暴 - Plataforma Media

完美風暴

南部非洲增長最快的經濟體之一價格瘋漲,現在面臨的除了三個同時存在的危機以外,什麼也沒有

如果是平日,在一種亂七八糟的商業交響曲中,希帕馬尼內市場應該有很多客戶和商戶,人聲鼎沸,塵土飛揚,但事實上卻是一切按部就班。然而,客戶幾乎全消失了,商人們忙著爭奪留下的客戶。在一個雨天的下午,甚至灰塵都讓位給泥土了,這在近期的馬布多郊區實屬罕見。

在這種慘澹的情況下,在希帕馬尼內生活超過半個世紀的62歲的Marta Jorge坦承他將遷出這一莫桑比克首都最大的非正規市場之一的市場:「天都快黑了,但我什麼也沒賣出去」。

在油瓶、糖和麵粉的包裝袋中,這位商人解釋說,自零售商品倉庫的價格上漲後,他的生活變得複雜了。進價1000梅蒂卡爾(19美元)的一箱油現在售價1300(25),幾個月前,消費者可以花230梅蒂卡爾買一瓶,現在不得不掏350(6.8)。超過2300萬的莫桑比克人被認為是窮人,大多數人生活在自給自足的農業家庭中,正式就業者中,最低薪酬為近3000梅蒂卡爾(60美元)。

自去年年底開始螺旋上升的價格對 Marta Jorge的生意造成影響,他將自己大部分棚子租給一位奈及利亞移民。

「我與五個孫子住在Chamanculo (郊區),這樣才能保證他們不挨餓」,這位希帕馬尼內市場的老生意人說,在幾十位食品和衣物零售商中,他的非正規銷售被諷刺為「災難」。

莫桑比克同時經歷著三種危機,受梅蒂卡爾兌美元貶值的影響 —— 2015年11月跌至70%,年末上升至40%,以及該國中部和南部的乾旱,已影響超過35萬人。威脅近170萬人的食品安全,還有政府與莫抵運(莫桑比克全國抵抗運動黨)之間的衝突,對投資以及人員和貨物的流通造成確實的影響。

過去二十年莫桑比克經濟增長超過7%,這是首次出現冷卻跡象,但這卻是不可否認的。莫桑比克總統利用一次晚宴的機會 —— 莫桑比克最大的銀行Millennium bim成立20周年酒會 —— 承認,10月,梅蒂卡爾首次面臨「可以扭轉局面的不利因素」,問題很嚴重。

菲力浦·紐西提醒觀眾他的「講話不是平常的講話」,他提醒馬布多的金融精英注意,作為主要貨幣的梅蒂卡爾的大幅貶值造成對莫桑比克很重要的原材料價格下跌(能源、天然氣、糖、棉花和鋁),加劇已經有結構缺陷的當前交易狀況,以及外國援助和投資的減少,並造成通貨膨脹的加劇。

消費價格指數 —— 以三個主要城市的交易衡量(馬布多,貝拉和楠普拉)——,2月上升2.24%,使得通貨膨脹率較同期上漲12.18%,年度平均值上漲4.95%,僅第一季度後,接近國家財政預算方案預測的5.6%。

不僅是數字,希帕馬尼內的商戶和客戶也對實體經濟價格上漲加劇的狀況有具體的認識:一罐價值20梅蒂卡爾(40美分)上漲至30(60美分),一公斤白糖上漲至20梅蒂卡爾。「有些客戶現在更喜歡在倉庫大批量購買,而不是在市場,一大問題是如果賺的還不到我們之前在這賺的那點錢,我們該如何生存」, Edma Issufo在接待一天中少有的幾位客戶之一時表示。

這一場景在大的零售商那裡也上演:「一個月前,一袋25公斤的大米賣840梅蒂卡爾(16.5美元),而現在貴100多,如果工資不變,我的丈夫怎麼拿得出這筆錢?」,家庭主婦Natália dos Santos在馬布多的衛星城Matola的超市Shoprite購物時表示。

大型批發商也感受到價格上漲,南非仍是主要的商品供應商,也同樣面臨蘭特貶值的情況和影響整個南部非洲地區的旱情。「由於影響南非的乾旱,這一部門某些產品的『股票』可能崩盤」,二月初,馬布多的大型超市Premier SuperSpar的生鮮部向顧客發出一則聲明中寫道。馬布多南部的某些供給已經中斷,政府目前已在這些地方的農業競賽中輸掉了。

故事繼續發生在時尚商店,咖啡廳,紅酒屋,無處不在。

在2015年莫桑比克已經經歷了一段時間的通貨緊縮後,去年第三季度價格開始以不可阻擋的方式上漲,迫使莫桑比克銀行四次調升基準利率,同時宣佈採取嚴厲的貨幣保護政策,以保證外匯的可用性。
儘管某些原材料的價格有小幅回升,梅蒂卡爾仍受美元的壓力,2月最後一天,年度貶值率達46.06%。

莫桑比克銀行已承認,外部衝擊,自然災害和政治──軍事危機「可能影響政府7%的經濟增長目標和5.6%的通脹目標」,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確認這是最保守的情況。

同時,雇主開始表現出急躁的情緒。「業務環境正在遭受破壞」,經濟協會聯合會會長在接受《O País Rogério Manuel》報採訪,談到政治環境的不斷惡化時表示,包括軍車隊在主要道路巡視以預防莫抵運的伏擊,還有莫桑比克位於世界銀行 「Doing Business」指數排名的末尾。

談到其他方面,包括國際資源的減少,2015年投資專案減少 75%,政府稱,還不至於「絕望」。

去年政府略微提升了 —— 幾乎沒有 —— 一些基本商品的價格,包括麵包或能源,但最終燃料和運輸費用的增加卻是一場投機,在2008年和2010年的騷亂之後,這種投機行為值得重視,因為有發生新的社會爆炸的危險,正如一些莫桑比克的學者已經提醒過的。
在這場完美的風暴中,莫桑比克首都的經濟與所謂的「水泥城市」共擔這一平行的世界中的富有或貧窮,大部分人都是貧窮的,即使有希帕馬尼內市場的傳奇,但按照Marta Jorge的話,「事情並不容易」。

Henrique Botequilha e Estêvão Azarias Chaviss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