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新常態 - Plataforma Media

澳門新常態

拒絕承諾結論,第三屆土生葡人座談會在上週末提供了一個更清晰和協商一致的途徑。有關土生葡人社區的話題,如果不是其生存,那麼就是語言和專業能力領域。身份的認同,以及最終,緊跟如今越來越中國的城市,同時也致力於葡語世界的動態。

澳門人和土生葡人之間的分界線仍然存在。一方面,是民族、血液和混合文化的社群;另一方面,外表感覺是澳門公民,但血液靜脈並不。這個劃分一直飽受爭議,受到了本地例如葡萄牙人的許多批評,以不可磨滅的方式標誌著主權移交給這個社群帶來的壓迫感。

「事實上,我們從來沒有反思過這一現實,而它其實非常明顯。最後是一個年輕男孩讓我們考慮這一點」,林綺濤評論,並稱讚座談會「是我們更好的瞭解自己,特別是傾聽自己的好機會」,這
位立法會前主席表示, 且十分滿意今年採取的模式——年輕人在台上提出話題,長輩在觀眾席參與給出意見。佩雷茲,一名剛成年的年輕人,突出了此次研討會的重點,「因為他引起了媒體的關注,並揭示了社群有時會被遺忘的作用,在如今總是強調經濟多元化和澳門作為葡語國家的平台時期」。

澳門土生協會理事長飛文基非常高興,並承諾將以每年一次的頻率繼續召開此類座談會。「取得了非常積極的效應。即使沒有取得任何重大的結論,因為這個問題本身就是有爭議的,但最重要的
是讓人們可以思考和質疑現在的範式。今年的創新之處是一個並不自稱科學性的正式調查,「是一個有效的分析,並清楚地顯示出不僅是澳門,還有散居地的發展趨勢」,飛文基說。 「顯然不能永遠質疑。今天,有關於某些事情的興趣的線索,但方式指向了一個偽結論,因為這件事太複雜和敏感了,沒有人敢做出斷定」,他總結道。大象進到房間裡,用葡萄牙語俗話說,是澳門人在向中國的肋骨傾斜。「我不知道天平是否傾向了中國這一邊」,葡語教育捍衛者林綺濤表示,「因為它是土生葡人的結構基礎」。他承認,事實上「在過去的十年裡」,一直感到「年輕一代在丟失葡語」。

中文的力量

這項調查正顯示出: 葡萄牙語在中老年年齡階段佔主導地位, 但在年輕人間卻正在失去力量。此外, S é r g i o P e r e z 提出了一項對課程的反思, 例如, 葡萄牙文學校: 「我們有一個屢
獲殊榮的範例學校; 但孩子們都做好進入澳門勞動力市場的準備了嗎? 是否新一代土生葡人丟掉葡語, 是因為家長想盡量保證他們未來進入城市最好的幾所學校, 且是中文授課。「也就是說, 從實用的角度來看, 沒有多大的興趣投資於教育機構差異化的葡語分支, 因為無法確保這一領域優先於中文。而這個問題, 今天不僅澳門人社群要面對, 而且澳門普遍的土生葡人和葡萄牙社群都要面對, S é r g i o P e r e z 警告, 他對座談會中的澳門人,中國人和葡萄牙人均留下深刻的印象。「如果所有人都展現了對這個社群和其文化的興趣, 很可能就是這種文化繼續存在且被加以宣傳、開發和利用的潛力和價值」,他總結道。

「S é r g i o 的觀點完全正確」, 林綺濤表示, 並強調了如今在語言分散方面, 這個問題存在於廣泛的澳門土生葡人社群, 包括葡萄牙「外籍人士」這一論點。「語言領域是至關重要的。不僅僅雙語, 因為今天我們要講廣東話, 葡萄牙語, 英語和普通話」。如果不是「必需」或強制進行身份確認, 「它至少是所希望的」。畢竟, 如今問題已經不再僅僅局限於身份方面, 更在於在澳門這個環境下獲得必要能力的方面。「在工作領域,不是說選擇他們只因為他們是澳門土生葡人, 更是因為他們很優秀, 有能力, 可以直接與決策者進行溝通」
。即語言學習是在澳門獲得技能的支柱: 「誰會想通過翻譯與別人交談。只是作為一個機構, 其聯繫是必不可少的」,他總結道。

適應

「澳門已改變了很多, 土生葡人將不得不適應」, 飛文基總結說, 他相信該社群「面對新挑戰時」的「適應能力」和「務實主義」。在調查留下的各種「有趣的線索」中, 語言仍是核
心問題。「第一次座談會中就談論過這一問題, 以後也將討論」, 飛文基預測。語言問題一直是談論的焦點,人們的關注點也總是將語言與身份聯繫起來。

收集到的數據顯示, 澳門土生葡人仍趨向於掌握三種語言: 也就是說, 講中文、葡語和英語, 儘管「年輕一代中講葡語的有所減少」。因此, 同林綺濤和S é r g i o P e r e z 的立場一樣, 飛文基總結道, 葡語必須被視為最該尊重的個人價值和身份手段, 也不是作為工作市場的優先語言, 也就是說,為將葡語作為第二語言打開大門。「現在都依靠家庭、公民社會和協會,但也應依靠府」, 他提醒說, 「為實現這一轉變應依靠各方力量」。

林綺濤認為, 澳門所肩負的作為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平台的使命「有很大幫助, 因為除為澳門土生葡人帶來本地的機會外, 現在他們還被全世界理解, 尤其是中國和葡語國家」。因此, 「是一扇機會之窗」, 他總結道。飛文基同意, 但提醒說有限制:「這一言論很有用, 也很重要, 但在現實世界, 葡語不如中文重要嗎?人們權衡天平後的回答是不。我們也知道還有很多額外的工作要做」, 尤其是政府方面。「我們有一所葡語學校, 授課語言是葡語。這就夠了嗎?我們必須接受這一現實並更多地投資於將葡語作為外語, 為該社群帶來多一種選擇。不要繞圈, 也沒什麼複雜的」。

古步毅

2015 年 12 月 11 日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