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氣候峰會 - Plataforma Media

巴黎氣候峰會

葡萄牙環境問題專業律師若澤.愛德華多.馬丁斯認 為,巴黎氣候大會上會達成一個很好的協議。他表示中 國正在迅速向綠色經濟轉型,而澳門可以在這場運動中 起到雙重作用:進口有利於中國內地的技術,以及出口 有助於發展中國家模式轉變的中國資金。

 

澳門平台:有人貶低此次峰會的價值,因 為他們期望會出現極有成效的解決方案和 承諾,然而卻對最終結果失望無比。我們 可以對本次巴黎峰會抱有那些期待?

若澤•愛德華多•馬丁斯:各大國際峰會都 分享了所有政治決策進程的惡習和美德。 從國家層面來講,政治是一種可能的藝 術。從全球範圍來看,將共識作為決策的 方法,那麼將200多個主權國家的利益彙 集圍繞到一個共同分母的難度則呈指數級 增長。我承認很多人都可能會感到期望破滅。

對巴黎氣候大會(COP21)的期望,大 到足以迫使個國家和政府首腦達成協議的 地步;圍繞著可能的妥協,並不是過度樂 觀,我認為最大的共同點將足夠促進一個應對氣候變化的更有效鬥爭。

 

澳門平台:有150多個國家達成了減少溫室 氣體排放和加強替代能源的雙邊協議和承諾。然而,他們全部或絕大部分都遠不能履行這些協定……

馬丁斯:達成減排溫室氣體的承諾已經是 一個了不起的成果,並確保全球氣溫僅上 升2,7o攝氏度,而cop21的最終目的將全 球氣溫上升控制在2攝氏度。所選擇的協商 方式,基於公佈的承諾,允許加強所有國 家之間的競爭且不僅僅限於發達國家,就 如1997年簽署的《京都議定書》那樣。沒有什麼能阻止未來各國對其承諾要求的 越來越高。其中尚在談判的一點是重省承 諾和目標,中國認為要每五年進行一次。

如果重省有正面效應的話,那麼中國的建議本是可以被接受的;也就是說,一段很 長的時期(例如30年)的平均值,即使有 經濟週期或社會需求所帶來的調整,時期 末總是比開始時要高。

承諾都是為未來所作的並基於環保的目 標,且有著經濟釋義。減少溫室氣體排放 是降低工業生產過程中的能源強度,這使 得經濟體變得更為有效和具有競爭力。節 約能源和化石燃料可以使貿易獲得平衡, 技術水準得到提高,公共和私人資源更多 的被調動給集體需求。中國政府提供的經 濟規劃檔對這些因素有著非常深入的分 析,並已作出政治決定——通過減少溫室 氣體的排放讓中國經濟體更具競爭力。

 

澳門平台:我們仍處於否認問題的階段 嗎?或者說只缺隨之而來的政治實踐?

馬丁斯:科學界已經提供了足夠多的氣候 變化存在及其後果的證據。討論氣候變化 是否存在的問題是沒有價值的。永遠喚不醒裝睡的人。

 

澳門平台:有些人認為我們只有17年,如 果我們立即停止排放溫室氣體阻止平均氣 溫上升兩攝氏度。這是危言聳聽嗎?

馬丁斯:這些值是所有情況的平均值。還 有更悲觀的和其他稍微樂觀的情景。你剛才提到的停止時間是基準年,是聯繫到這 個年份,到2030年專注於減少40%的排 放量。這並不是指完全且立即停止排放。 相對於目標來說,這幾乎不可能且有點過 度。我們提的是所有國家都廣泛使用可再 生能源,將可能實現國際科學界所建議的目標。只要中國繼續高速在可再生能源投 資,使其經濟達到減排目標就已足夠。

 

澳門平台:為了避免危言聳聽,科學界甚 至沒有說出全部真相,這是真的嗎?

馬丁斯:存在一個國際機制來驗證科學界 有關氣候變化的成果(政府間氣候變化專 門委員會IPCC),它會評估各種情況和驗 證最有可能的中間情況。這就是說,總是 存在一些極端的猜測。我們經常會遇到否 認者認為氣候變化並不存在,證據都是人 為造成的極端天氣;以及各式認為會失去 一切,而我們人類什麼也無法做的災難預 言者。我想引用一句孔子的話:「學而不 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

 

澳門平台:科學界達成了什麼共識?

馬丁斯:科學界認為全球平均氣溫增加超 過兩攝氏度,將產生戲劇性且往往無法挽回的後果。這是科學界的共識。我們想在 此次巴黎峰會上達成一個政治共識,找到 一個不超過此限的最佳途徑。

 

澳門平台:這個不可逆轉性的理論是有意 義的嗎?

馬丁斯:如果我們什麼也不做,冰蓋融化 最基本的影響就是海平面將顯著上升。 世界絕大多數人口都生活在海岸的沿海地區。我舉一個簡單的例子:隨著海平面的 上升,孟加拉約一半的國土將被水淹沒,而這一地區生活著1.6億人口中的大部分。 同樣的情形還將發生在大部分的葡萄牙海 岸,而且很遺憾地說,位於珠江口的澳門也是如此。

 

澳門平台:全球主要的決策者都確信這一 點?

馬丁斯:政治決策者已經意識到氣候變 化的重要性以及人們的重視。我想強調 cop21主要演員中國的定位的轉變,有利 於一個良好協議的達成。這不僅僅是出於 經濟原因,也是由於經濟發展帶來的負面 影響——大氣污染,已經成為中國國內政治不能忽視的問題。

 

澳門平台:巴黎將達成什麼共識?

馬丁斯:協議將在那些可以説明並資助發 展中國家溫室氣體減排,和那些希望保持 一個過渡性的減排階段,讓有關規則不會 完全應用到它們身上的國家之間達成。歐 盟總是位於前一類中,而美國,由於總統 奧巴馬也邁入第一類之中,最近中國因為 習近平也進入了第一類。後一組的國家包 括許多我們已經說過的發展中國家,以印 度為首的,想要繼續無任何限制的使用化 石燃料,尤其是煤炭的國家。 我相信,協議將圍繞著減少排放量(承諾 已經非常接近最終目標),支付給發展中國家(中國已在這個過程中擔任領頭羊) 的資金和協議的法律──制度架構(約束 的維度,監督的合規性和目標的重審)。

 

澳門平台:中國和美國在生態講話中的地 位在您看來似乎有所降低。而曾領導討論 的歐洲也失去了一些。發生了什麼事?

馬丁斯:我不同意這種說法。中國出於好 的經濟原因(提高競爭力),國內政治原 因(對抗空氣污染)和國際肯定(主要的 發展中國家捐助者)在談判構建有關氣候 變化的新法律制度方面起到重要作用。 美國在本次談判上一直十分活躍,但奧巴 馬政府面臨著由共和黨主導的國會兩院, 而共和黨歷來反對氣候變化減緩,也是化 石燃料遊說的支持者。出於所有這些原 因,美國不希望在cop21上達成必須由國 會批准的條約;即,會被共和黨否決的。 我們必須找到一個模式,使他們能夠「加 盟」至巴黎的協議且無需批准該條約,使 用僅涉及總統權利的執行措施。

歐盟是一個特殊組織,因為它有非常複雜 的機構代表機制(歐盟理事會,歐盟委員 會,歐洲議會),有時會發表幾乎不被國 際所聞的聲音。但是,它是溫室氣體排放 權的最大市場,從環保技術的角度來看也 最為先進;設定環境領域的國際標準,對 這些問題有著有效的監管和政治共識。我 們希望做得更多並分享我們的經驗?當然是的。

 

澳門平台:這三個佔主導地位的集團,哪 個將有能力引領保衛生態系統?

馬丁斯:這三個集團必須共同行動。歐盟 仍擁有對抗氣候變化,特別是在垃圾,污 水處理,空氣污染,工業加工,可再生能 源和交通領域所必需的技術和訣竅。中國 必須提高其經濟效率,減少排放並幫助發 展中國家的減排。美國有一些綠色經濟領 域的技術,特別是擁有大量可以出口的資金。不幸的是,我們美國有關氣候變化的 政治發展仍有許多不確定性。但是,即使 未來只有歐盟與中國能積極開展合作,取 得良好效果和協同效應的可能性也很大。

Captura de ecrã 2015-12-9, às 15.49.12

 

「綠色經濟是中國的現實」

澳門平台:您認為綠色經濟會是領導一 個新秩序的機會嗎?也就是說,那些最 快做出轉變的會影響整個世界?

馬丁斯:當然可以。在我看來,中國也 早已理解了這一點,且綠色經濟被視為 建立一個更環保、更有助於地球的新國 際秩序的重要基石。歐盟已經鋪好了前 幾步路,且經常被人批評。但是我們時間領先方面是沒有問題的。對抗氣候變 化的時間很短;我們無法與大自然進行談判。綠色經濟已經成為現實,也將變得越來 越重要。中國已經是世界上最大的太陽 能光伏板生產商。而綠色產業,因其所 產生的貿易體量和從事的人數,早已不 是空口白話。

 

澳門平台:現在全球對礦物燃料的依賴 已達到80%以上。認為在二、三十年內 能逆轉這一現象不會是誇誇其談嗎?

馬丁斯:我想我們會在更短的時間內扭轉局勢:到2030年。我給大家舉一個例 子:如果我們將路燈從白熾燈更換為LED 燈,我們都將節省許多由化石燃料產生 的電力。而更換燈泡的成本會被快速攤 銷。另一方面,如俄羅斯這類的國家會 簡單的履行新目標,因為其經濟減速: 經濟活動減少意味著溫室氣體排放減少。

 

澳門平台:葡萄牙在減少污染物排放和 專注於可再生能源方面獲得了多個國際 組織的讚譽。這個技術訣竅可能成為出 口的一大機會嗎?

馬丁斯:已在進行之中。葡萄牙可再生 能源領域的主要企業已在葡萄牙和歐盟 之外產生了大部分的營業額。我認為, 這種趨勢還會加速進行。

 

澳門平台:考慮到中國市場,葡萄牙可 以採取什麼策略?

馬丁斯:中國投資者非常關注在葡萄牙 的商業機會,且已經進入了能源領域, 特別是可再生能源方面。葡萄牙投資者 繼續尋求與中國合作夥伴建立合資企業 以方便進入中國市場。我認為如AICEP 這樣的外交途徑,以及中國駐里斯本大 使館都做得很好。但是,我們可以做的 更好,特別是達到更好的效果和夥伴關係方面。

葡萄牙新政府宣佈有意將資產價值和環境 服務包括在公共會計之中。如果實現, 將打開一扇完成基於環境資產的金融工 具的大門,這可以引起資本出口市場的 興趣,如中國市場。

 

澳門平台:從中國與葡語世界橋樑這一 背景來看,澳門有條件在這些領域中發揮仲介作用嗎?

馬丁斯:澳門是葡語國家通往中國的大 門。但是,也應該成為中國投資進入發 展中國家的門戶。首先,是給減排溫室 氣體和使這些國家適應氣候變化後果 的投資。這意味著使用葡萄牙的技術訣 竅,無論是在公共還是私人部門,技術 和資金及法律──體制機制方面的解決 方案,會讓各類基金所提供的應對氣候 變化的資金流動到各發展中國家,且會 受益於cop21的成果。

我參與了許多非常有意義的專案,其中我 們葡萄牙人已經知道如何找到連接發展 中國家的自然資本和國際捐助者的金融資本法律──制度解決方案。所有這些 都是以對話和有合作夥伴參與為基礎, 並激發所有協同效應。而我們的中國朋 友也都知道,五百年多前,與葡萄牙人 合作就很有價值。

Captura de ecrã 2015-12-9, às 16.31.43

澳門是葡語國家通往中國的大門。 但是,也應該成為 中國投資進入發展中國家的門戶。

2015 年12 月4日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