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儲備是要用的」 - Plataforma Media

「金融儲備是要用的」

馬浩賓(Albano Martins)批評政府2016年政策的「 保守」。PIB(本地生產總值)今年將下降近25個百分點,明年預計將在30%之下徘徊。這位經濟學家稱, 解決辦法是一個擁有年度盈餘和龐大財政儲備的政府「 承擔其第一次赤字」,並通過更偏重開支的財政預算推 動經濟復蘇。然而,澳門有新的政策工具,值得稱讚的制定了戰略目標的五年規劃。但這些目標並未被量化, 這意味著短期內將不會產生任何影響。

 

澳門平台: 2 0 1 6 年財政報告預測收入 下降3 0 % 。但通常政府對於收入的預 測都很保守, 之後的實際收入大大超 過……

馬浩賓: 這應該是制定預算的原則: 低估收入, 高估開支。這是政府使用 的傳統手段, 目的是避免猝不及防地 遭遇赤字……

 

澳門平台: 然而,近幾年預測似乎並未過於保守?

馬浩賓: 不是過於保守;是愚蠢地保守。他們預測收入時事先已知道年中 就可以實現。

 

澳門平台: 有什麼好處呢?

馬浩賓: 這是錯誤的, 因為政府沒有前瞻性思維, 被捆綁在糟糕的預測 中。無論是收入或支出的評估都不能 存在這麼大的錯誤。

 

澳門平台: 有人說,過去十年博彩 收入的大爆炸非常不正常, 不可能預 測……

馬浩賓: 不知道趨勢的時候很難預 測, 但現在知道了, 政府的預測卻仍然很保守。

 

澳門平台: 這是因為對未來缺乏全球 視野?

馬浩賓: 還有另外一個問題: 行政機 構從技術上而言是低效率的。例如, 我對投資計劃未實現是因為沒有意願 或是行政機器效率低表示懷疑。如果評估一個2 0 0 億的小專案都需要 這麼長時間, 那2 萬億的專案將遙遙無 期。在正常的協商進程之外, 必須有 一個決定重大項目的小團體。

 

澳門平台: 回到財政預算。2016年, 政府似乎傾向於貼近現實。收入增長 高於30%看起來是現實嗎?

馬浩賓:看起來是。但是還有1 7 0 億的 調整( 2 0 . 7 億美元) , 我理解為緊縮 措施。收入總額預計為940億澳門元( 近1 1 4 . 7億美元);加上公共機構後, 高於1 2 0 0 億澳門元。但留了1 7 0 億澳 門元作為儲備備用。

 

澳門平台: 月收入低於200億澳門元 (24億美元),政府啟動緊縮……

馬浩賓:2 0 1 6 年收入預測為1 0 3 0 億澳 門元(1 2 5 . 7億美元)。而且也不能保 證未來會有所改善。 我仍然在思考主導澳門收入的博彩 業, 賭桌限制數量是荒謬的, 即每年 增長不能超過3 % 。在此階段, 除中國 採取的反腐措施外, 這也是抑制行業 增長的原因之一。

 

澳門平台: 但也有賭場稱甚至連現有 的賭場都不會全部使用。之前不是不 缺賭客嗎?

馬浩賓: 出於某種原因,新濠想要 400張賭場;銀行想要更多。因為這樣才能彌補貴賓室收入的缺口。

 

Screen Shot 2015-11-30 at 16.18.19

 

澳門平台: 收入預測給市場怎樣的信號?

馬浩賓: 給了不應該給的信號: 事情將很複雜。政府應該給出更積極的 資訊; 不要害怕第一次赤字並刺激市 場。今年P I B 將收縮至1 5 % 至2 1 % 或 2 2 % 。經濟學家在討論2 5 % 。政府沒 有私營部門的規模和能力, 但應該承 擔更多工程, 創造更多就業機會, 刺 激內需。政府開支來源於私營部門。

 

澳門平台: 歐洲也討論緊縮VS反週期 公共投資, 區別是澳門沒有赤字, 有盈餘……

馬浩賓: 在擴張期政府應收縮; 在衰 退期政府應擴張。但現階段給出的信 號是錯誤的。

 

門平台:事實上,計劃支出提高了3 到4個百分點。還不夠?

馬浩賓: 仍然預測盈餘180 億澳門元(21 . 9 億美元) 。儲備非常大, 而且預算不大膽。談到現在提出的五年戰 略計劃, 其目標沒有被量化。計劃結構良好而且想法不錯, 但一年後我們才能看到這些目標被量化。

 

 

澳門平台:結構良好是指哪方面?

馬浩賓: 因為事實上有七大基本組 成部分。問題是知道這些目標是否相 容。例如, 當開始量化通脹目標時, 很可能會與其他已經採用的措施發生 碰撞。

 

澳門平台: 有新的政治理念, 但沒有能力執行?

馬浩賓: 短期內沒有。政府不提出 具體的目標應對通脹、投資或勞動 力… … 而是開空頭支票, 並希望聽所 有人的意見。這是戰略錯誤, 將成為 一場徹頭徹尾的災難。

 

澳門平台: 讓我們回到對2016年的預 測。開支與2 0 1 5 年的預算差不多, 一 切都很相似。或者說收入的下降只影 響財政儲備, 這對經濟有什麼心理影 響?

馬浩賓: 政治在投資計劃的執行上已 表現出很可憐的速度。預計2 0 1 6 年投 資1 1 0 億澳門元( 1 3 . 4 億美元) , 但 政府執行速度如此之可憐, 本可以有 更多錢注入經濟。然而, 增加公務員 的消息宣佈應該與通脹有關, 通脹率 將低於5 % 。但這解決不了問題, 因 為只有博彩業穩定了或有其他替代辦 法時, 這些問題才能解決, 這不會在 未來2 0 年發生。沒人相信, 除非有奇 跡, 但這發生機率和紡織業消失一樣 低。而且多樣化是通過屠宰進行; 沒 人希望這樣。

 

澳門平台: 你更傾向於擴張性預算, 也就是假定赤字?

馬浩賓: 政府的財政儲備不是用來吸 水的。是用來在必須使用的時期利用 的, 在需要給錢消毒的時候必須把它 拖出來。現階段必須假定政府赤字, 不能繼續盈餘的政策。但還沒有發生 這一改變。政府在應該嘗試阻止浪潮 時迎頭而上。澳門目前缺少經濟政策 文化。

 

澳門平台: 如果計劃的開支被更好地執行呢?

馬浩賓: 也有這一理論假設。去年, 預算中計劃執行的100億開支並未被執 行。更嚴重的是投資計劃, 其執行總 是低於計劃。

 

澳門平台:這樣就能重振經濟?

馬浩賓: 公共功臣再次振興私營部 門, 創造就業崗位和更多收入。但還有個問題是, 沒有處理大型投資以迅 速做出決定的行政機構。什麼沒有解 決開餐廳、建築物使用許可或外來勞 工雇傭合同批准的申請等… … 這都為企業增添很多額外費用。

 

澳門平台:有可能改變這一點嗎?

馬浩賓: 這已被劃定為公共部門去官 僚化目標的一部分。我再說一次: 這 一計劃做得很好, 但缺乏對目標的量化。

 

澳門平台: 你將這一五年計劃看作獲 得希望的手段嗎?

馬浩賓: 知道想要什麼, 但不知道什 麼時候想要。他們希望加強創意產業 的作用, 並希望有評估產業權重的指 標。因為現在還沒有。只有證明現在 事情都很糟糕的統計資料。因為大部 分會展行業的收入來源於政府補貼。

 

澳門平台: 總的而言, 這一檔給予私 營企業什麼信號?

馬浩賓: 好的信號是, 這份20頁多一 點的檔, 比預算簡單得多, 私營部門 可以瞭解政府希望到達的地方。這對 於私營部門非常重要。

 

澳門平台: 在經過多年的惡性通貨膨 脹後, 政府設置房地產租賃上限。還 會實行很長時間嗎?

馬浩賓: 這是假命題, 因為現在租金 下降了; 已經不存在上限了。或許有 人希望設置下限。政府甚至沒有租金 發展的季度資料展示; 不可能攻擊這 一問題, 因為根本就忽略它。我們知道租金下降, 因為邏輯告訴我們正在下降。

 

澳門平台:與博彩業有關?

馬浩賓: 當然。2002 年該行業增長 時, 我們正好處於房地產下降期的末 期, 房產行業自1 9 9 5 年起下降。我們 正在又一次改變週期, 而博彩業的下 降拖著房產業下降。

 

「 限制博彩業的比重」

澳門平台:博彩業應怎樣詮釋五年規劃綱要?

馬浩賓:這份檔非常清楚地表明希望限制博彩業的比重和規模。所以找到博彩的替代品很重要,不是反博彩,博彩必須繼續增長。如果其他部門不跟上 或不跟著踏步則是另一問題。

 

澳門平台:但不受控制的增長帶來很多問題:通 脹、資源蠶食等……

馬浩賓:但這些是政府應解決的問題。如今,只是 為了讓其他部門有能力以相同速度增長而拒絕一個 行業增長是戰略錯誤。

 

澳門平台:來自中國的壓力怎麼辦?

馬浩賓:壓力的確是來自外部。但必須認識到,博 彩的附加值和賭客的消費是巨大的收入。收入的30 %以上來自這些服務。澳門很多東西依靠進口,是 博彩令本地經濟得以運轉。政府必須認識到博彩業 不僅創造收入,還購買很多本地市場的產品。

 

 

澳門平台:問題是中國希望降低博彩業在經濟中的 比重,並希望削減通過賭場的資本流動。澳門如何 應對?與北京協商?

馬浩賓:20世紀90年代,我們就存在這一問題,當 時中國封鎖資本流動,所以我們的房產業也從地圖 中消失了。

 

澳門平台:澳門應如何應對?

馬浩賓:應提高團隊發現資訊的能力,以便及時發 現洗錢行為。資本流動中有很多資金回收,與洗錢 無關。正是洗錢對博彩業造成負面影響。

 

澳門平台:利於打擊販賣人口?

馬浩賓:這如今不是很明確。

 

澳門平台:推動大眾市場的發展?

馬浩賓:必須給予他們提示。不給提示就無法做 到。

 

澳門平台:在中國反腐的背景下,澳門沒有同樣的 目標嗎?

馬浩賓:或許不太方便,因為有些博彩營運商在本 地經濟中佔有一定比重。但有一個重要問題:澳門 有自主權。也就是一國兩制。

 

澳門平台:但錢來自內地,如果沒有了……

馬浩賓:我們必須與北京協商,聽取他們的意見。 但經濟政策由澳門指定,這一情況很複雜。澳門允許開放路氹第二期,博彩營運商也都投資了。那時候情況還不是這樣,如果政府知道會是這樣,就不會允許用所有土地建更多賭場。這是無稽之談。

 

澳門平台:事實上,博彩營運商都在盈利。而且 過去十年積累了很多財富。博彩業本身不存在危 機……

馬浩賓:是事實。但這些新的投資每年都作為花費 出現,這使問題複雜化。澳門不應該在設定賭桌3 %的限制前接受這麼大數量的投資。我們必須認識 到,就是這些大空間將營運非博彩業活動。營運商們將在這裡支持多樣化,很長時間內都不會有利 潤。如果砍掉博彩業的腿,問題會更複雜。還會為 新加坡、韓國和菲律賓博彩業的興起提供機會。

 

2015年11月27日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