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達終點的壓力一直存在」 - Plataforma Media

「到達終點的壓力一直存在」

「多年來,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一直 是一個在基礎設施方面發展頗多的 活動,在比賽方面也是如此。從國際 角度來說,我認為安棟樑工程師完成 了一個非常棒的作品」,艾明達對本 屆賽事的稱讚。只是為本地車手的壓 力而感到遺憾,因為如果他們想獲得 贊助,就必須跑完比賽全程。採取其 他策略,「我們可以培養更多的車手 出外比賽」,這位澳門車手總結。

艾明達今年在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中首 次參加TCR賽車比賽,但他對《澳門 平台》承認,他更喜歡GT車型。這位28歲 的本地賽車手遺憾地表示,他有壓力,壓 力來自於如果他希望獲得前往海外比賽的 資助,必須完成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的比 賽,但他相信在他的城市比賽時,他可以 表現得更好。對於未來,他期待至今由安 棟樑領導的這一比賽,在體發局的領導下 繼續其出色的工作,但認為掌握澳門賽車 命運的是新一代,他們將改變一些事,並 將重點放在本地賽車手的培訓方面。

澳門平台:你今年參加的是TCR國際房車 賽,一項新比賽,結果如何,你滿意嗎?

艾明達:談不上滿意,因為在排位賽中我 距離更快的SEAT戰車賽車手有點遠,也就 是和我駕駛同種賽車的競爭對手,因此, 我的評價不是很積極,但也不消極。在比 賽中我運氣很好,比賽發生了一些事故, 而我並沒有牽連其中。此外,我幸運的是 因為對於我們澳門賽車手來說,最重要的 是完成這場TCR比賽,第一輪總是很複雜 的。我認為我是幸運的,最終我們獲得了 第五名,這才是重要的。

 

澳門平台:關於完成這場比賽,澳門賽車 手一直活在每年必須獲得一些成果以取得贊助的痛苦中。你曾批評過這一規則,現在你仍以相同方式看待它嗎?

艾明達:我已批評了很多年,但我覺得沒 必要一直批評,因為沒有其他辦法,從我 個人而言。但我覺得其他賽車手也面臨相 同境況,我們持同樣觀點,認為重要是保 證獲得贊助。有了贊助我們才能在海外賽 車,幫助我們參加除澳門格蘭披治外的更 多比賽,當然這很重要。如果我們有必須 完成比賽才能獲得資助的義務,我認為任 何一位需要資金為下一年規劃的賽車手都 會這樣想,也會在澳門比賽時更謹慎,雖 然這無法幫助我們展現我們真正的價值。

 

澳門平台: 你談到事故,今年大賽車發 生了一些事故。在這方面你遇到一些困難 嗎,或者說你曾遭遇過更糟糕的?

艾明達:我認為有過更糟糕的。有一 年,1993或1994年,在F3比賽中,經過葡 京酒店在東望洋爬坡賽道上發生了涉及15 輛賽車的事故,我認為這在澳門很自然。 一年事故多,一年事故少,但總有事故, 因為這是由於賽道本身的問題,它是城市 快速賽道,這講起來很複雜,任何錯誤都 可能導致事故。每年都有事故,但正是這 使得這一賽道很特殊。

 

Screen Shot 2015-11-30 at 17.31.36

 

澳門平台:在你參加的TCR房車比賽中,你 與可米尼(Stefano Comini)及奧拿兄弟 (Oriola)因撞車而發生了一些爭執。你 如何看待這些情況?作為賽車手,你贊成這種糾紛嗎?

艾明達:我認為在澳門這樣的事太多了。 因為澳門發生了很多事故,很多碰撞,這 使比賽變得很危險。但,儘管如此,最終 令房車賽和GT車型比賽變得很正常,因為 在賽車手之間有很多接觸。儘管如此,我 們應該尊重彼此,這也是為什麼一些賽道 裁判會對在賽道上表現不好的賽車手作出 懲罰。這一次,我認為最嚴重的是一位賽 車手遭受了「駕車通過維修區」的懲罰( 在正式比賽中,車手會被處以一種比較消 耗時間的「駕車通過維修區」處罰,即駕 車在維修站通道中多開一趟,不能停車。 ) 。這在澳門的比賽中很正常,因為澳門 的賽道很特殊,賽車很難超車。所以賽車 手們有些焦躁不安很正常,這些爭執時有發生。

 

澳門平台:你喜歡參加TCR比賽嗎?你會繼 續參加這一項比賽嗎?

艾明達:現在還很難說。我們必須等明年 才決定,目前我們還沒有具體計劃,什麼 也沒有決定。我們還在協商,看看有什麼 可以做的,但這當然是一種經驗,一個我 邁過的新台階,我從未駕駛過這款車,所 以這是一段非常重要的經驗,而我們從來 不知道未來可能是怎樣的。我認為澳門TCR 比賽將永遠是格蘭披治大賽車日程中最重 要的一項比賽之一,因此,我相信這一比 賽將有更多成長,成為更具有競爭力的比 賽。我們有過很多好賽車手,期待明年有 更高水準的賽車手。

 

澳門平台:雖然現在還不確定未來,但你 希望繼續參加這一車型比賽嗎?

艾明達:對我來說,我更喜歡GT車型,因 為更喜歡後輪驅動的賽車,也是我駕駛很 多年的車型,這讓我很享受,但我必須做 我需要做的。目前,我希望繼續駕駛GT車 型的賽車。

 

澳門平台:今年是安棟樑最後一年協調澳 門大賽車,明年體發局將協調這一比賽。 你如何看待這一變化,有什麼期望?

艾明達:這麼多年來,從國際比賽角度而 言,澳門大賽車在基礎設施方面及比賽方 面有了很大進展,我認為安棟樑工程師的 工作做得很好。看起來很美,但很難組織 這些事,澳門大賽車目前取得的聲望歸功 於安棟樑工程師領導的組委會。很難知道 下一步怎麼走,只有明年我們才能知道, 但我希望體發局繼續大賽車已做出的出色 工作。相信體發局能繼續這一出色的工作。

 

澳門平台:大賽車有大型比賽,例如王牌 賽F3,其他重要的比賽,例如你參加的 TCR,但之後還有很多輔助比賽。你認為 這些比賽幾乎只有本地或亞洲賽車手競 爭。你認為有太多這樣比賽嗎?

艾明達:很多人批評如今大賽車存在的這 種比賽。我們有很有名望的比賽,例如有很多支持者的路車挑戰賽,但也無助於樹 立一個良好形象,尤其是對於從外地而來 看比賽的觀眾。他們看比賽就像看「米 老鼠」,他們只注重這一活動的名聲, 而不評估其他有價值的方面,因為比賽 中有很多紅旗,意外,中斷及延時等。 但我認為我們應該看看資金方面,大賽 車需要尋求經濟贊助。這些比賽,例如 挑戰賽,是澳門用來樹立形象的,所以 澳門應該資助這些比賽。但應該對這些 比賽加以挑選,選擇更有名望的比賽。

 

澳門平台:你對這一屆大賽車還有夢想 嗎,有什麼沒有攻克的嗎?

艾明達:對我而言,我年齡不算很大,28 歲,但在賽車界,這一年齡已經開始讓問 題複雜了。我希望繼續在澳門賽車,但希 望讓我們在沒有這種規則的情況下賽車, 不被強迫完成比賽,這樣對我們更好。我 當然喜歡在澳門賽車,但每次我來大賽車 總有一種緊張情緒,我們內心在想「小心 點,慢一點,不要開太快」,所以到達終 點的壓力一直存在。

 

澳門平台:如果沒有這種壓力,你可以 做得更好?

艾明達:當然。這不僅是體力運動,更 是精神運動。一些賽車手比起其他人而 言受到更多精神影響,對我而言,到達 終點贏得贊助的壓力很影響我,如果沒 有這一規則,也許事情會有所不同,我 就不會擔心這麼多事。但隨著年齡的增 長,在錦標賽中取得名次愈加困難, 一年比一年難。每年我都感受到這種壓 力,但我們儘量避免受其影響。我感到 遺憾的另一件事是我們沒有新的一代。

 

澳門平台:繼你和古圖之後,大型比賽 中未看到很多有潛力的新面孔。

艾明達:澳門在世界賽車日程中佔有一 席之地,而且比賽舉辦得很好,有必要 的援助,我們本可以培養更多賽車手赴 海外比賽。總體而言,澳門在世界賽車 界有知名度,但澳門賽車手在國際上卻 鮮有名聲。

 

澳門平台:你建議如何改變這一點,以 培養更多本地賽車手?

艾明達:新賽車手需要時間考慮澳門格 蘭披治大賽車和賽車協會。也許這一代 有不同的看法,能夠看到大賽車好的一 面,需要為年輕人規劃,不是只建基 礎設施之後就什麼也不用做。我們有世 界聞名的卡車賽道,但我們沒有學校、 教練。這是一項昂貴的運動,不簡單, 對於父母而言能夠給孩子賽車的機會 很困難。但可以投資培養一兩位澳門賽 車手。人們已談論這一話題很多年了, 但從未在會議中談論過。我們很難過, 因為看不到有人跟進我們嘗試的活動。 我在海外訓練賽車手,所以我看到海 外有很多賽車手的培養活動,但澳門沒有。

 

桑德拉.羅博.皮門特爾

2015年11月27日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