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生政策的一小步 - Plataforma Media

促生政策的一小步

西安交通大學人口與發展研究所教授姜全保承認中國在人口政策的巨大變化。且開放二胎政策仍未能提高生育率。

今中國人口超過60歲的老年人約17%,而生育率早已無法保證人口的更新,聯合國人口預測中國人口將在2030年出現下降。印度將在十年半內成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不再是中國。中國於上個月月底宣佈打算放寬中國的生育限制,確保全國的家庭都有權生育最多兩個兒童。這個被視作是保證人口更新的措施——二胎政策,此前僅限於農村地區和父母方至少有一方是獨生子的家庭。

隨著獨生子女政策的結束,且被另一個限制性政策替代,中國的計劃生育仍保持著抗生育原則——即使政治講話將人口老齡化視作重要問題,且政府還制定了一個雄心勃勃的五年改革計劃:統一城市和農村地區的社會保障制度,加快農村富餘勞動力轉移。

地方和國家行政的計劃生育部門的重壓已被確定為中國計劃生育自由化的主要阻力因素,因其近年來依賴於違反一胎化政策的罰款收入。然而仍有人相信放開生育的策略將很快在中國普及,就像許多人口老齡化的西方國家那樣。

西安交通大學人口與發展研究所教授姜全保是對中國國務院緩慢回應中國人口趨勢迅速逆轉的批評者之一。今年年初,他在一項與斯圖亞特·巴斯滕共同撰寫的研究中質疑2013年一胎化政策改革的有效性,並警告了「將中國的計劃生育視作『一個人口安全閥』的錯誤思維,誤以為很多人未實現生更多孩子的心願」。

現在這位學者質疑新政策的預期情況,密切預測會出現快速的變化。 「當局很快就會意識到這一政策不足以防止生育率的持續下降。我認為這會成為一個在不限制孩子數量政策推出前的短期過渡。如果計劃生育限制解除後的生育率仍不增加,中國政府將轉向尋求鼓勵生育政策」,他對平台說到。

在2013年推出單獨二胎的改革之後,有139萬個家庭要求批准生第二個孩子。負責中國生育的政策的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預計此次開放會有200萬對夫婦加入。許多人口方面的專家認為,之前的單獨二胎政策,包括如今的開放二胎,都推出得太晚,且沒有考慮到如今家庭的生育意願,特別是考慮到兒童服務和教育的成本。

當局很快就會意識到這一政策不足以防止生育率的持續下降。我認為這會成為一個在不限制孩子數量政策推出前的短期過渡。中國政府將轉向尋求鼓勵生育政策。姜全保認為

反對一胎化政策的人口學家之一梁建章在其完成的多個研究中指出,在 1980年至2011年之間,家庭的生育意願不斷下降, 從每對夫婦1.6個孩子變成每對夫婦生育1.8 個孩子。

姜全保表示只允許家庭的擴張是不夠的, 必須要加以鼓勵。 「首先,要提高對於生育更多孩子的益處的認識」他說。 「其次,需要給婦女和養育子女創造一定的有利氛圍,例如幫助生育女性返回工作崗位,支援幼兒服務的支援,降低教育成本等方面」。而且國家可以更進一步,採取不那麼一致的激勵措施。 「中國可能會仿效其他國家的經驗,給那些擁有更多孩子的人提供物質福利和補貼」,這位學者認為。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經濟學家們——其中包括葡萄牙前財政部長維托爾· 加斯帕,在最新的一項研究中指出人口減少對稅收的影響,該機構建議中國採取此政策。「在中國,放開二胎政策的人口短期影響小是可以預期,但其長期影響則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指出,並向姜全保請求了相關資料。 「總體來說, 即使對生育率的影響十分小,各證據均表明應推出鼓勵參與勞動力市場的政策(比如通過減稅和獲得兒童看護),避免推出給生育父母的不定向且成本高昂的補貼政策」,他建議。

根據聯合國的資料,中國女性中只有70% 進入了勞動力市場。中央政府還有意提高男女的退休年齡——目前分別為50歲和60 歲。中國內地人均壽命預計2020年應為76.5歲,在2030年將升至78.6歲。

雖然不是所有專家都認為目前的變化會產生強大的人口影響,姜全保認為對幼稚園和學校需求的增加將成為逐步放開生育政策的有力因素之一。 「有其他中國的研究表明,僅通過二胎政策,年生育數量每年就會增加3000萬到4000萬。這一估計數額相當之大,且受到政治影響」,這位學者認為。計劃生育政策的逐步變化與公共養老金制度的推廣計劃息息相關,目前僅城市地區為用人單位和員工提供有效繳費連結。

農村工人和來自農村的農民工可自願選擇使用這一系統。對於農民工來說,雇用他們的城市公司都不願意為其支付額外的社會保障款項,甚至工人自己都不認為繳納這些款項有什麼益處。但是計劃於2020年實施統一的退休保障系統面臨著不平衡問題,即要贍養的老人數量擴展,而資助前幾代養老金的新生兒數量(將來的手工勞動)減少。

另一方面,國家現代化和城市化進程也質疑了贍養老人的傳統網路。 「在未來幾年內,傳統的父母依靠男性孩子的模式在年老時會逐漸變得不那麼重要且更加不可行。人們將不得不尋求其他支援網路,而在我看來,無論是政府還是人們自己都沒有準備好這個網路」,姜全保認為。「現在沒有人知道如何開發和加強社會保障。我不相信中國的政策制定者們已經準備好應對這一困境」,他說。

Screen Shot 2015-11-16 at 15.57.18

此外,與那些可以通過接收移民來應對人口老化的其他國家相反,中國並沒有給外國人移民開放相同的水準。也不存在相同類型的需求。 「國際移民規模相對較小, 對比中國人口則可以忽略不計。即使有政策變化,移民也無法成為對抗老齡化的措施」,這位西安大學人口統計學家表示。

聯合國預測到2050年中國接收的年度淨移民數量將超過10萬人,但如此也沒有躋身於世界主要境外勞動力接收國之列。

瑪麗亞.卡埃塔諾

20151113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