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太多必須給予讚揚的政治承諾」 - Plataforma Media

「有太多必須給予讚揚的政治承諾」

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發展研究系教授、西班牙經濟學家卡洛斯.奧亞(Carlos Oya)預測,中國在非洲國家的 製造業和能力轉移將有更大活力 —— 且更集中於廉價勞動力。這位學者相信,未來幾年,北京不會放棄履行曾 經對非洲大陸所作的承諾。

澳門平台:你認為中國當前經濟放緩的環 境可能有利於一些非洲國家。哪些國家 處於有利地位,哪些出口中國的國家可 能受損?

卡洛斯.奧亞:主要是對正在發展製造業 的國家有利。這一機會首先出現在中國的 某些工業必須離開該國的時候。部分原因 是經濟放緩,但也是因為現在的重點是高 科技和服務業等戰略行業。中國經濟再平 衡而引發的結構性變化。問題在於知道其 他行業將發生什麼:技術含量低和勞動 密集型的行業。這些行業必須離開中國的 一個理由與過去二十年中國勞動力成本 的快速增高有關。這些行業在基礎消費品 的生產方面不再有競爭力。這也為能成功 發展吸引技術含量低和勞動密集型行業投 資條件的國家帶來機會。為什麼選擇非洲 國家?因為有廉價勞動力,儘管生產率很 低。但隨著培訓和技能開發,這些企業可 以在相對短的時期內提高生產力水準。一 個很大的問題是這只可能在具備一些基本 條件時發生。對於製造業,必要的事情之 一是可靠的能源供應。因此衣索比亞這樣 的國家才具有優勢,因為已發展了能源的 基礎供應,以吸引投資者。有很多非洲國 家面臨嚴重的能源供應問題。因此,這些 機會不是給所有人的。這就是基礎設施的 發展如此重要的原因之一。沒有能源,中 國企業將選擇從勞動力成本的角度來看具 有優勢的拉美或其他亞洲國家。

澳門平台:你曾在莫桑比克工作幾年。你 提到衣索比亞將成為中國製造業轉移的有 利基礎。莫桑比克也可能是一種選擇?

奧亞:莫桑比克有潛力,因為有重要的發 電能力,有卡布拉巴薩水庫。事實上, 該國亦向鄰國出口電力。但電網不發達。 馬布多附近有一家需要大量電力的鋁製品 廠。莫桑比克至少可以在馬布多附近建一 些工業園區。馬布多有這一潛力,但該國 其他地區沒有。能源和勞動力的花費很 低。與衣索比亞相比,勞動力水準或許不 足。這類行業的勞動力水準可以用相對迅 速的方式創造。莫桑比克的問題是,政府 沒有這一野心,也沒有衣索比亞政府展示 出的戰略方針。到目前為止,莫桑比克 政府一直致力於吸引大型項目或自然資源 開採的外國投資。隨著天然氣自然資源 的發現,某種程度上已經創造了不走工 業化道路的條件 —— 這對於本國是不好 的消息。

澳門平台:人們對中國在莫桑比克的農業 合作期望很大。結果是什麼?

奧亞:鮮有成果。這是某些有關中國── 非洲關係的文學作品討論的問題之一。中 國曾在莫桑比克購買農田,目前還未得到 證實。黛博拉.布羅蒂加姆(Deborah Brautigam)的新書《非洲將成為中國的 食物嗎?》值得一讀,因為它表明,很多 這一類故事都是神話。研究員塞爾吉奧. 希沙瓦(Sérgio Chichava)在莫桑比克 研究這些問題,他表示,中國在非洲的購 買農田數有限。曾經有一些加沙灌溉的經 驗,但很少。很多是技術援助的混合物 —— 即發展援助計劃 —— 以推動灌溉和 新的水稻生產技術。也有一些私人投資, 但是只限於小範圍內。如果與甘蔗行業的 投資和煙草行業的跨國投資相比,這是非 常小的。

澳門平台:多邊論壇在此關係中一直扮演 什麼角色,例如中葡論壇?有很多已經兌 現的承諾,例如創建信用擔保基金,用以 資助非洲 —— 10億美元,自2010年起該 基金在澳門成立。但大部分投資還未實 現。我們說這一政治設想失敗了?

奧亞:這類平台中有些是有問題的,因為 他們出於外交地位而做出不太可能實現的 聲明。通常,當承諾20億時,或許實現10 億 —— 這是已經發生的。看看之前的論 壇 —— 不僅是葡語國家的論壇 —— 我們意 識到許諾與基礎設施建設的投資大幅度增 長之間的關係。所以,事實就是這樣。我 不太確定這些論壇可以做出哪些額外的貢 獻。我覺得它們可能是多餘的。有必要為 葡語國家專門設立一個論壇嗎?在該論壇 扮演重要角色的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在其他 論壇中已經是重要 的參與者了。我不 知道為什麼會發生 這些,也不是很能 理解。我不相信宏 大的聲明,我更關 注身邊所發生的。 但在我看來,中國 僅需要一個大的論 壇,每年舉辦一 次,如今年12月南 非將舉辦的論壇。 在這一論壇上做出 的任何聲明都將被 認真對待,但承諾 和現實之間總有 差距。中國前總理 (溫家寶)提到, 幾年內已投入200 億美元用於發展援 助、基礎設施,但 不清楚政府資助或 援助所佔的比例。這是一大筆錢。有些將 到達目的地,但不清楚有多少。目前還不 清楚。

澳門平台:很難獲得有關哪些是援助和哪 些是其他專案融資的官方資料的事實,已 阻礙了合作機構的工作?

奧亞:人們問,為什麼有這麼多秘密,為 什麼這麼難瞭解這些數字。有很多猜測。 有人認為,故意不透露全部資訊是因為展 現全部的遊戲可能會損害中國利益。我認 為問題是中國沒有支持發展援助的通訊 社。商務部和財政部掌握全部資訊,控制 援助預算。因此,交易的結構變得非常 複雜。有不同的來源,例如銀行,政府部 門,省政府等。問題的部分原因在於所 有類型的資金來源都處於一個相對複雜的 結構中。隨著預算的增加,我們很可能將 看到一個致力於集中這些資訊的機構。問 題在於集中這些協議。另一方面,這些銀 行 —— 進出口銀行和中國國家開發銀行 —— 以這種方式致力於基礎設施建設,不 同於有時對通過基礎設施建設融資支援非 洲感到困惑的其他商業性質的國際銀行, 但,事實上,這些銀行正在做花旗銀行等 大型國際銀行現在可以做的。他們不做是 因為風險高,因為美國金融業和政府的關 係與中國國有銀行和政府的關係不同。在 此意義上,中國的銀行很容易與有風險的 前瞻性項目產生聯繫,因為這些銀行是國 家機器的組成部分。因此,問題在於所有的不同角色參與很容易造成混亂。為防猜 測,對資訊集中管理更好。另一方面,「 發展」這一詞也引發混亂:從中國的角度 而言,修路是發展。

澳門平台:致力於發展援助的機構有與中 國合作的便利?

奧亞:中國當局沒有共同合作的意向或意 願,除這些銀行正在做的以外。這些機構 最有可能獲得某種合作夥伴關係。但它們 是有極大金融力量的銀行。不存在與合作 機構之間的夥伴關係,尤其是那些小合作 機構。我不瞭解任何與中國商務部和財政 部之間的合作例子。

澳門平台:金融危機之後,部分資金從非 洲發達國家撤出。而現在,隨著中國經濟 發展放緩,非洲可能爆發新一輪衰退。非 洲大陸已經調整了對現有專案計劃的預 期。那麼這些國際形式的變化將會帶來怎 樣的風險。

奧亞:是的,但是從資料上分析,從傳統 經濟合作組織國家機構中撤出其實並不 多。這只是援助增長期後的一個停滯,只 有在2008年和2009年發生較為嚴重的撤 出。各國財政預算和出口未來有小幅提 升,但是援助卻很少。以西班牙和義大利 為例,他們削減財政預算而且取消了主要 的援助項目。英國近幾年對外支援確實有 所提升,法國和德國並沒有顯著削減其預 算。援助沒有因此而中止,不得不說是一 個驚喜。至於中國,我並沒有看到什麼變 化。可以看出其與2014年相比有85%的下 降,而今年卻又大幅上漲。這種波動是由 於增長基礎不足所造成的。我們應該繼續 觀望在未來五年中將會發生怎樣的變化。 我認為中國將無法以曾經的速度快速發 展,但也不會停止增長。有很多政治承諾 是值得稱讚的,我對中國違約的猜測表示 懷疑。

澳門平台:現在在安哥拉進行的另一個項 目是否也同中國有關?

奧亞:我將在阿戈什蒂紐.內圖大學從事 研究工作,該研究項目旨在分析之前各國 所做出的政治承諾。截至目前為止,還沒 有針對該問題的系統性研究,例如外來合 作夥伴對增加就業和當地勞動力市場的貢 獻。這也可以解釋勞動力市場是如何被交 叉影響。看一下比較資料,我們不止關注 中國的公司,而是所有的境外勞動密集型 公司,甚至包括建築業。同時還會考慮國 有企業。進一步我們將試圖解釋每個投資 者是如何干預勞動力市場的,而不只是分 析創造就業、工作環境和技術發展。針對 某一具體領域的投資——尤其是製造業—— 經常伴隨這大量的前期投入。我們試圖瞭 解該如何在工廠和培訓中心開展培訓,並已和安哥拉政府和其他政府機構,商業組 織取得合作。比如中國中信集團就已經建 立了一個大型培訓中心。其實安哥拉的局 勢,同樣也適用於衣索比亞。

澳門平台:這些國家的內部能力有所增長 嗎?

奧亞:我們看到,這些行業的勞動力供給 有所增加,之前這幾乎是不存在的。但與 援助無關,與這些企業的工作有關。紡織 業和皮革製造業培訓掌握技能較少的勞力 —— 但這與生產過程的要求不高有關。問 題是,這些國家現有的培訓中心一直非常 無效。有趣的是,企業投資的影響比二十 年專業培訓的影響大得多。在工作崗位上 學到的技能比在課堂上學到的多。

“有必要為葡語國家專門設 立一個論壇嗎?在該論壇 扮演重要角色的安哥拉和 莫桑比克在其他論壇中已 經是重要的參與者。”

瑪麗亞.卡埃塔諾

2015年11月6日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