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敗俱傷 - Plataforma Media

兩敗俱傷

史蒂夫.永利有理由抱怨缺乏 規劃、缺少解釋、以及拖延 的協商,如果政府提前協商將更有 意義,可以讓更多人有中期和長期 的眼光。不論是所有行業的創新, 或是部分行業的創意,抑或是特許 經營權的改革,與營運商共同進行 反思,不僅有利於有關管理模式自 身的管理決策,也有利於經濟多樣 化。多樣化應該和賭場共同開展, 而不是與賭場對抗。

史蒂夫.永利沒有理由將股東的痛 苦戲劇化,放棄一直於他有利而對 特區政府非對抗性的策略,假裝在 路氹新賭場建成前不知道賭台數目 的上限和稅收,甚至恰巧忘記在某 季度的帳目中表明他所擁有的部分 賭台並不常開放使用。

梁維特實施緊縮是有道理的,樹立 了實施政治控制和保衛機構安全的 形象。面對收入的「新常態」,這 一時期發生的最糟糕的事,是傳播 沒有人知道在做什麼以及將發生 什麼的思想。經濟財政司司長約見 永利澳門負責人這件事做得很好, 他向所有營運商傳遞了不屈服於壓 力的資訊;不論是來自公共或私人 的壓力,這些壓力來自對過去的 理解,現在的痛苦以及對未來的期 望。

政府也有不對的地方,因為擔憂很 多,而且很真實,不僅威脅史蒂 夫.永利,還威脅特區的經濟穩 定。隨著澳門,拉斯維加斯以及其 他司法管轄區的收入下降,在解釋 並令人信服其中期和長期戰略和計 劃方面,股東和投資銀行的壓力也 加大。公共和私人利益之間的平衡 可能需要冷靜、智慧和透明度同時 具備才行。但也有人認為,至少在 澳門,公共利益包括支撐該地區的 這一行業是運作良好的。

古步毅

2015年10月23日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