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仲介人發出警報 - Plataforma Media

博彩仲介人發出警報

周焯華在署名信中對 影子銀行的信譽度表 示認可,並指出通過 這些影子銀行,仲介 人可以籌集資金貸款 給VIP玩家。這位太 陽城集團的掌舵人警 告,如果這一系統出 現故障,澳門這個博 彩聖地將會跌落雲端。

由市場上最大的博彩仲介人 公司之一的太陽城集團創 始人發出警報,總結了對行業的 擔憂,這不僅會震動賭場,還會 震動主要來源於博彩稅收的政府 收入。近二十億港元的資金被盜 用,專門從事貸款給VIP玩家的公 博彩仲介人發出警報 Grito junket de alerta 古步毅 Paulo Rego 司之一的多金(Dore),將不會 支付其融資的民間借貸,並提供 約24%的年利率。《澳門平台》 從業內人士處獲悉,這一醜聞不 僅僅影響了多金,還會導致作為 貴賓市場數百萬收入的基礎的影 子銀行的潰退。

直至昨天《澳門平台》仍未能正 式確認署名信的來源,但此信已 流出一周,並沒有收到該集團或 周焯華本人否認。

仲介人貸款給在澳門的賭場投注 上百萬玩家──主要是中國人。 但是,這些玩家不能在銀包裡攜 帶或通過銀行轉帳超過中國法律 規定的資金輸出限額的資金。仲 介人支付籌碼給澳門賭場,隨後 在內地向玩家收取這些費用。利 潤非常可觀,因為除了這些貸款 的高利率外,他們還可以從賭場 處根據玩家投注的金額而獲得大 量佣金。市場上普遍觀點認為仲 介人的收入超過賭場本身,因為 他們不投資設施,沒有運行費 用,也不用支付博彩的特別稅。 然而,其中並沒有龐大的流動。 因此,這謹慎的影子管道,不會 向當局暴露投資者。

「貴賓業務和金融機構的業務非 常相似,涉及資金的大量流動, 存款和貸款」,周焯華在信中總 結,並解釋說,「澳門通過其可 以生成的巨額現金流而成為博彩 世界的首都」。然而,由於多金 違約所造成的信任流失,「貴賓 室的營運商們都在擔心此次債務 危機會影響仲介人業務的報價」 並「降低款項數額」。對於此種 紛亂,太陽城創始人承認需要規 範活動,恢復受損信譽:「應該 設立一個獨立機構管理股東進入 仲介公司,並定期檢查財務狀 況」。周焯華在信中指出應減少 博彩仲介人許可證,以及系統有 能力整肅違約。

個例還是系統性危機?

現在存有三大疑問:瞭解中國內 地反腐敗行動的實際程度以及對 澳門,對遊戲博彩收入(同比減 少30%)的負面影響;瞭解多金 事件是一個案例,還是博彩仲介 人模式可能崩塌的冰山一角,迫 使政府決定是禁止影子銀行還是 規範它,並更新其信譽度。

「博彩仲介人模式不應受到質 疑」,因為它「是目前收入水準 的基礎」,一位因這一話題的「 政治敏感性」而要求匿名的行業 分析師表示。這是「殺雞取卵」 ,一位投資銀行的經理評論,這 家銀行是給路氹新賭場提供資金 的銀行集團之一。這位未透露姓 名的經理總結,因為「這個系統 可以確保差異化因素,吸引來自 世界各地的玩家和投資者來澳 門」。對於來自美國監管機構取 消仲介人的壓力,同一消息來源 表示:「他們想這樣是因為在沒 有仲介人的情況下,在澳門玩不 會比在拉斯維加斯玩更具吸引 力」。

政府的第一個信號是經濟財政司 司長梁維特發出的,他於上周末 會見六家博彩特許權公司(子公 司),要求他們加強對仲介人的 控制。同時,還得到了「加大對 非博彩業活動的投資」的承諾, 為了遵循北京所要求的經濟多樣 化路線,不希望看到澳門過多的 依賴VIP博彩。博彩監察協調局所 採取的立場更為激進:「根據澳 門金融體系法律制度,只有通過 法案和特別立法授權的正規信貸 機構可以吸收公眾存款或其他應 付款項」。要注意,這個非法的 系統有太多人知曉,監管機構一 直默認,至少沒作任何行動。

在法律之外

仲介人的這些資金並未受到十分 的監管,雖然有一般的法律規定 可以套用到這裡。「博彩法律完 全沒有提到這一點,這是發起人 為了融資所想到的解決方案:人 們借錢給仲介人並約定一個明確 時期,之後還錢並支付約定好的 利息。我覺得這一行為可以被認 作是一種金融交易,因為從根本 上講,人們接收了他們所放出貸 款的利息,這是典型的銀行活 動」,該行業的另一為法律專家 總結,他也不願透露姓名,因為 與一個博彩營運商有業務關係, 而間接地也與博彩仲介人公司有 聯繫。

雖然拒絕直接解讀這一系統,但 若被允許,則將是非法的,但他 最終承認這一解釋:「如果我們 把這個操作看作是金融行為,那 麼這些只能通過銀行並受到澳門 外匯管理局的管控」。然而,他 警告,還有另一種可能的解釋 ──僅僅將其看作貸款。「我可 以借錢,並同意支付一些利息; 如果是這樣的話,這就不是銀行 行為。這取決於這一操作在法律 上如何定性」,他警告。

在此背景下,「雖然監管條例應 提前做好而非事後補救」,但是 多金引發的震盪使整個行業處在 風口浪尖:「這裡最大的問題是 沒有監管。而我們處在需要由立 法者採取立場的情況下」,同一 位律師警告,並指出,「不僅僅 是為了保護博彩推動者,也是為 了貸款人,最後也是為了澳門博 彩業的好名聲」。

另外一個問題是「突出政治」, 這一問題在於瞭解監管條例「會 禁止這些操作還是信任這些操 作」。基本上,面對周焯華的署 名信,政府將不得不決定「這種 類型的操作在某種程度上對澳門 市場的生存來說是至關重要的 ──或不重要,要從其設計方式 的角度」,這位律師說。

多金

多金案中,約有30人已公開抱怨遭受經濟損失,甚至要求議員高 天賜先生干預,並允許向法院起 訴。雖然沒有合同,他們表示能 夠證明存款金額。如果是這樣, 「即使推動者和存款者之間沒有 協議,規範支付利息,這個行為 也會被作為存款。也就是說,至 少博彩籌碼或這些存款的現金價 值應給予他們」,同一法學家闡 明,並總結「經營虧損,挪用或 其他約束都是公司的問題,而不 是借錢給他們的人的問題。另一 個實際情況也如此,如今在這一 系統運轉時,這些人從來不願去 瞭解為什麼這些利率比普通的利 息高出這麼多,也從不考慮借出 了錢卻沒有相應的保障。但是, 當這一系統無法運轉時,就想拿 回自己的錢。這也是一個受到完 善監管的體系的好處,能夠預測 異常情況」。

古步毅

2015年9月25日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