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語的現況 - Plataforma Media

葡萄牙語的現況

澳門理工學院葡語教學暨研究中心負責人表示:現今葡萄牙語是尋找工作的明燈。它不再是一種帶有文化或詩意的語言。這須要審核流程,格式和課程,以適應教育市場的需求。安德烈表示學院的明確對策:根據中國的方式來幫助葡語教育網絡的發展。

澳門平台:是次研討會的策略是甚麼?

安德烈:是次開會的是商業界代表和學術界單位。在澳門或中國大學內教授葡語的老師互相定期討論;所以在澳門的平台來找我,它可能具有不同價值的東西。通常開會的公司是與經濟和商業活動有關,我認為我們應該整合雙方:教導葡萄牙語的企業以及利用雙語的企業。

澳門平台:你有何感受?

安德烈:我認為所有都合情合理,尤其是當我們明白到葡語學位畢業生,絕大多數是到與葡語系國家貿易的公司就業。

澳門平台:不再去當公務員?

安德烈:這個情況正在改變。根據上海大學的最新研究,各間公司聘用我們,與葡語系國家的管理上提供諮詢服務。

澳門平台:這種趨勢會增長嗎?

安德烈:我經常都舉這個例子「中國正在巴西高速鐵路建設的確定名單上」——而且絕大多數會中標,雖然羅塞夫限定配額,但4500公里鐵路亦將需要成千上萬的中國人,而他們卻不懂得葡語,因此需要我們的葡語學位畢業生作「語言保姆」。需要幾多個人就必定需要同等數量的翻譯人員,考慮到呈指數增長嗎?大學必須作出調整,而企業也必須意識到他們可以從大學系統中提供配置管理。

澳門平台:這種調整可以到達甚麼程度?

安德烈:視乎不同課程各自的結構。其他課程可以適應嗎?我們應該從那個主題著手?企業需要管理人員和工程師,有很多時候忘記了溝通是最為關鍵的。我有一個很要好的朋友,是葡國工業工人,跟我說曾經有位優秀的工程師,但問題是他既不會書寫也不會閱讀。從根本上,他不懂得溝通。假設這樣事情在西方國家是這樣,現今,在兩個基本完全不同的世界,沒有架構,更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語言,因此是有必要創建一個溝通機制。企業告訴我們問題的所在之處,而大學可以改善他們的系統。

澳門平台:在全部課程上是一樣嗎? 

安德烈:或許是有必要,因為大部份設計課程的人一直置身於教學之中,從而令他們根據現實去構造。

澳門平台: 葡萄牙人從沒成為平台工具…… 

安德烈:是的。在中國不需要利用雙語; 學習葡語是為了政治上的交流。一個法國人一個葡國人是沒必要使用雙語,只需解決交流上的問題。但這裡的隔閡如此之大,是有必要使用雙語作溝通。人們必須完全理解兩種語言,因為相交點十分稀少,這也是中國文化的豐富之處。

澳門平台:有道理將葡語變成「商業化」嗎? 

安德烈:不一定,但我們必須把它視作為一個工具。葡萄牙語的教學在世界上具有文化、歷史和文學的典範,甚至在語言學上作為一門科學。現今,尤其是在中國, 我們的目標是有意義的。學生們學習利用葡語溝通,同時對巴西、葡萄牙和安哥拉的文化感到興奮,就正如我鐘情於中國文化一樣。但是他們要的是以溝通為生。他們學習葡萄牙語正如他人學習產業管理般,是為了求職。

澳門平台:大學接受嗎? 

安德烈:很多人意識到以某一知識增長更多知識。但是沒有人詢問建築系教授,為甚麼建築系學生要學習架構?我只知道他們是想以建築師謀生。當一個孩子上大學選擇一個專業時,沒有經過一番冷靜的思索。但是當你的選擇目標是作為職業生涯時,也許這將是截然不同的東西。如果這樣運用學術,是由於沒有運用語言和語言學嗎?

澳門平台:是有區別的。學習語言後可以尋找不同的職業。如何完成訓練? 

安德烈:它觸及神經線:我們無法想像一個人學習一種語言是為了成為翻譯員。取得了語言和溝通的裝備,成為學習管理學、經濟學和法律上的輔助,在所有MBA 學生中,你所熟悉的語言可以變成你工作的優點,大多數人都不知道,第一個學術背景是不需要專門的培訓基礎。一個人有了一定程度的葡語,當在業務領域內追求MBA學位時,在溝通角度上具有強大的優勢。我曾經擔任過一間製作玻璃公司的首席執行官2年,而在紐約的分公司經理(曾經是一名作曲家,有音樂基礎以及已經有一個MBA學位)中途去了日本並重新調整公司。在現今社會中,這沒甚麼奇怪,更不用說它需要進行通信。當一個年輕人問我有甚麼應該學習:學習你想要學習的, 你選擇的職業,你並不知道後來是否會跟上,但必須不斷閱讀和書寫,這是最為重要的。

澳門平台:與企業進行磋商後有助於發現整合嗎? 

安德烈:從根本上為了瞭解現今世界和有機最具潛力,為適應這一通訊設備的實際可能性,考慮到中國與葡語系國家之間的商業和貿易關係的基礎性和戰略性,我們應該如何安排雙語人才的準備?是一種奉獻的表達,無論是否同情他,將準備寄託於業務發展關係上。本次研討會精確地意識到這點。

IMG_0224 copy

「澳門太小了」討論

澳門平台:澳門應該爭取成為語言學習中心?或者說幫助中國發展這種競爭力? 

安德烈:澳門太小,但作為兩種語言之間的橋樑才有意義,利用其身份特質,成為數百年文化交匯的胚胎。現在,你可以從它與一些葡語系國家在過去三十年迅速發展的關係中得益,我們必須勇於指出:除了巴西,其他國家對未來的未知可能性。因此,儘管非殖民化是唯一一樣可以做的工作。

澳門平台:特別是非洲人? 

安德烈:澳門能夠與這些國家保持溝通。不是她的情感聯繫到葡萄牙的前管理能力。這是我們心懷情感,但我們的政治計劃不是這樣;是成為中國與葡語系國家的平台,澳門使用葡語是DNA的一部份。

澳門平台:大學正準備為這次冒險嗎? 

安德烈:我寧願說我要做好準備。歷史是比起人類更有說服力,而最終強制實施。我很榮幸在理工學院工作,感覺與葡語系國家起聯繫的作用。

澳門平台:對中國實施葡語教學的規模感到驚訝? 

安德烈:我感到驚奇。在近日我將到另一所大學任教葡萄牙語,從多種嘗試去認可自己。當前有21位學士畢業但沒有葡語教育經驗的。再者,我們沒有可靠的消息。令我吃驚的是我在四川時參觀了一所小學,在那教授葡語,這令我相信還有其他地方是我們還沒有計劃到的。大學教授葡語的網絡將會提升,在未來幾十年內,我認為將達到30- 40%。我們也達到了實用水準,也就是說, 不需要擔心檢查的程度,公司不總是需要學士畢業生,並有一個貿易的商機,將會在中國蓬勃發展起來:針對企業的密集式實用課程。

澳門平台:如何從全國性葡語教學網絡中看待澳門? 

安德烈:我認為澳門其實可以有更大發展,因此,需要保持密切的關係,特別是與澳門理工學院和澳門大學。

澳門平台:比吸引學生到澳門,將把全國性網絡變成支柱更重要? 

安德烈:我們正在培訓教師,以及自2015 年1月起,我們在中國6所大學內已經有超過150個小時的培訓。這是我們的方案,而且相對性地簡單去實行。

澳門平台:這是提早宣佈葡語在澳門權力過渡削弱嗎? 

安德烈:語言是不會死的,如像這個有趣的例子:拉丁語,已經有幾個世紀沒被使用, 但卻依然存在。人們不得不突發奇想,這裏是曾經使用過葡語的領土,澳門是一處文化交匯之地,但被放置在中國的網絡內。現在中國的領土上,我所看到的所有路牌是一種語言,在這裏你花一個小時也會聽到葡語; 在這裏有一個電視頻道,不同的葡語報紙和雙語……這都是葡語生機的跡象,如果加上那些命令式的政治意願,我相信所有有關葡語削弱的消息都是被嚴重誇大和缺乏現實性。

澳門平台:2050年後將持續下去嗎? 

安德烈:在2050年劃上句號後,葡萄牙人將變得毫無生氣, 如果我們知道如何行動,葡萄牙將遠遠超過現在這個時期。歷史不是以50年作劃分,而是以千年作計算,如果有一個教導我們的國家,那必定是中國, 一個歷朝歷代上幾個世紀的國家。

古步毅

2015911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