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可以成為一個思想和研究中心」 - Plataforma Media

「澳門可以成為一個思想和研究中心」

9月15日至30日間在澳門城市 大學舉行的葡語國家環保政策 研討會,是羅世賢(Rui Rocha)的城市規劃項目的背景, 甚至可以考慮將澳門規劃成一 個環保和綠色經濟世界知識中 心。 「只要有政治意願」。

澳門平台:本次聚焦於綠色經濟的研討會主 題是如何確定的?為何選擇這個在澳門不常見,在中國與葡語國家間關係的背景下更不 常見的主題?

羅世賢:有一個重要的初始階段,即中央政 府的第12個五年計劃,其中明確指出澳門 經濟的導向,包括區域一體化,旅遊休閒 中心以及與葡語國家間的關係。基於這個計 劃,2011年澳門城市大學成立了一個葡語國 家研究院,在其背景下舉辦所有與葡語國家 相關的研討會和會議。澳門中葡論壇每年都 會發佈一組希望看到在澳門開展的有關會談 意向,並為各大學提供競爭和展示他們項目 的機會。今年,我們只競爭這一個,也成功 競爭到了。

澳門平台:為什麼選擇環境這個主題?

羅世賢:話題都是由澳門中葡論壇定的;那 些高校覺得自己有能力和技術科學知識來舉 辦這種性質會議,就提交了自己的提案。

澳門平台:環境問題與中國和葡語國家間關 係有何相關性?

羅世賢:在較發達的國家,可持續經濟已經 是重要的組成部分;但發展中國家的趨勢仍 是將經濟向道德科學方面轉變;也就是說, 用道德正確的方式來處理稀缺貨物。能夠使 用新立法來創造可持續發展的條件的經濟 體——空中,陸地和海上,對可持續和符合 倫理的公民項目的現在和未來發展來說是至 關重要的。 澳門平台:出現了首批 將綠色經濟作為中國未來的範例官方報告。有關討論在內地也 處於升溫之中嗎? 羅世賢:在中國,這是一個新的話題,但是 在去年的另一個與環境相關的項目中,我被 環境保護的立法和綠色企業的數量徹頭徹尾 的震驚到了。

澳門平台:這一主題在澳門也贏得了相當的維度嗎?

羅世賢:環境保護局有許多優秀的計劃榜 樣,如澳門電力股份有限公司(CEM),澳 門水廠,盛世集團,澳門清潔專營有限公司。這還沒有計入如民政總署這類的公共服 務部門,它們對保護環境也有非常強的傾 向。CEM在推動電動汽車,節能環保項目, 甚至在家電上貼上無法去掉的建議節能標 籤……還有非常多與促進生態產業相關的 協會,以及對自然遺產和建築遺產間的根本 聯繫也日益受到關注。此外,這是一個普遍 的趨勢;而不僅僅是地方或國家的。

9

這裡的關鍵考慮因素是 博彩部門在科學和研究 方面進行投資。像澳門 這樣一個土地面積非常 之小,擁有的資金實力 卻十分龐大的城市,應 該建立更多的研究中心

澳門平台:但是電動車專案甚至不獲批准, 城市的污染越來越嚴重,且被世界上污染最 嚴重的工業區之一所「包圍」……

羅世賢:正是如此我們才選擇一個非常有趣 的話題:經濟浪費和破壞生態,讓我們討論 能夠解決浪費經濟的模式。還有其它一些非 常有趣的項目,比如我在成都看到一些由歐 盟贊助的項目,一千家四川規模最大的餐廳 的有機垃圾被回收利用,而且在年底有略微 超過600萬的投資,創造了約800萬的動物 飼料(通過可嘌呤轉換產品轉換)和一百萬 工業用油。清理城市有機廢棄物的可能性就 在眼前,但今天卻遇到了新問題,首先是電 子廢棄物,其中可能含有700的黑色金屬和 難以回收利用的有色金屬。這也是我們嘗試 納入到本專案的部分之一。

澳門平台:澳門能在促進綠色經濟,特別 是構造中國與葡語間橋樑等方面發揮什麼 作用?

羅世賢:葡語國家與中國之間的雙向關係 一直存在。這個就是基於中國始終認為澳 門可能承擔雙邊的經濟合作橋樑,在葡語 國家打開中國投資的大門,同時促進商業 合作夥伴關係。當我們談到澳門中葡論壇 時一定會考慮到,無論是葡語國家還是中 國的企業界,90%都是由中小型企業構成 的。大型企業有自己的政治和業務管道; 但中小型企業需要一個讓他們進行聯繫的 橋樑。在這個方面,澳門中葡論壇起著關 鍵作用。

澳門平台:您提及過可以給中國和葡語世 界作為範例的試點專案經驗。這在澳門有 可能嗎?

羅世賢:幾年前,在理工學院,我曾指出澳 門可以遵循馬斯特里赫特的可持續發展模 式。在20世紀80年代的十年中,由於煤炭 危機,馬斯特里赫特必須重塑其經濟,而且 做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創建了約300研 究所,涵蓋了各個領域,如環境融資,國際關係,翻譯,公共管理等。如今它已成為一 個智能城市,一個囊括各方面的知識思想中 心。

澳門在這方面黯然失色,學生人口佔四 分之一,博彩業是特權部門。

澳門平台:博彩可以提供經濟支援…… 羅世賢:這裡的關鍵考慮因素是博彩部門 在科學和研究方面進行投資。大學要做一 些事,也有在研究中國傳統醫學和科學技 術領域的正面例子;但像澳門這樣一個土 地面積非常之小,擁有的資金實力卻十分 龐大的城市,應該建立更多的研究中心。 例如新加坡的模式,將政治想像力設定成 城市發展和高效的模式。但具體方面,這 個城市國家的設計蘊含有其它的價值。例 如環境方面,框架的位置。我在新加坡和 香港進行過研究,並起草了有關最合適這 裡的模式的報告。然而,由於種種原因和 利益,沒有被採納。澳門可以成為一個思 想和研究中心──特別是在環境領域,只要有政治意願。

7

「問題主要在於教育」

澳門平台:經濟多樣化也可以通過生態的 角度進行嗎?

羅世賢:綠色產業是根本。我們的討論會 還包括節能和生物氣候文化的主題,在家 庭和企業部門。如何創建綠色學校?如何 創建綠色產業?如何創建綠色家居?所有 這些都是可能的,而且不需要昂貴的生產 成本。

澳門平台:這種智能城市模式可能已經在 博彩特許經營(子)公司的重新談判上討 論過嗎?

羅世賢:當然!我們列入計劃之中的另一 個話題就是「教育城市,綠色城市」。換 句話說,問題的關鍵在於教育,給公民的 教育太少了。我參加了澳門大學的個人教 育、社會教育和多元文化教育項目。所有 這些都涉及到對差異和創造不同城市的認 同;但是這三個用葡語教學的課程都夭折 了。現在的問題在於公民,且必須在小學 和高中教育就開始,讓人們適應用不同模 式去思考和要求一個不同的城市。這才是 根本性。

澳門平台:我們離這個集體意識有多遠?

羅世賢:我們處在辯論的初始階段。澳門 的教育系統有一個很複雜 的問題:沒有完整的教育計劃,有中期和 長期目標的。這個系統有多個中心,多種 決策,學校和安格魯撤克遜思想,其他中 ──葡官方思想掛鈎,還有一些與大陸思 想一致;此外還有教會學校,等等。澳門 缺乏教育思想。

澳門平台:也就是說澳門沒有一個自己特 有的想法?

羅世賢:不是討論這個城市,也不是提高 學生對城市想法的意識,最重要的是他們 懂得有權利和義務的公民倫理。澳門仍然 沒有強制要求學習澳門歷史,而不瞭解自 己的歷史就不具備討論自己特有想法的條 件。存在環境問題,但核心問題在於教 育。

澳門平台:雙語問題也是嗎?

羅世賢:涉及到語言能力時,我們就不能 忽略小學和中學教育。我們不能讓現有的 難以尋找口譯員,或在法律領域有葡萄牙 語說的很好的專業人才,但他們甚至一句 中文都不會的問題繼續存在。所有這些都 必須在上游的高校中去解決。

澳門平台:這一辯論被愛國主義教育抹殺 了嗎?

羅世賢:我在這方面是非常客觀的:公民教育是一種寬容和排斥衝突的教育。我們 生活在一個高度衝突的行星系統之中;我們有遍及世界的第三次世界大戰,當談到愛國主義教育時,就進入了一種原教旨主義之中,其中明確定義了什麼是邊界,哪些是敵人。是用排它取代了包容。因此, 多元文化教育對城市本身的概念來說更為 重要:開放移民和不同文化之間的橋樑。 開放和包容文化差異比愛國主義教育更加適合一個國際城市。

澳門平台:研討會後,您希望哪些目標可 以得到實現?

羅世賢:這些會議有兩個階段:一個在澳 門,另一個在內地。今年,我們將參觀憂 心環保的南昌當局和機構。從根本上說, 我們希望讓人們瞭解我們在做什麼,以及 瞭解中國正在進行的環保項目;此外還有創造條件以建立聯繫和交流知識。這是至關重要的,澳門中葡論壇也希望中國與葡 語國家之間的合作和投資越來越多,這次是在綠地領域。中國對這些國家很感興趣,但這些國家也對中國的巨大市場非常 感興趣。這裡有利益匯合點,因此這些會議的目標始終是建立高效,可長時間維繫的連接。

古步毅

2015年9月18日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