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除但有所保留 - Plataforma Media

拆除但有所保留

這並非官方的聲明,但譚俊榮已經決定。愛都酒店會被重建,而新花園泳池將被保留;愛都酒店有裝飾的立面也將被保存。在一些重要的地方做出了讓步以尋求共識,司長似乎是在中心決定中尋求一些活動空間:放棄拆除建築物再新建。

在10月份到達澳門,與政府以及譚俊榮帶來的團隊討論愛都酒店翻新的技術和政治管理時,建築師西紮·維艾拉將會從三個主要的載體進行調節:一個城市秩序,保護東望洋山和東望洋燈塔之間的視覺聯繫,即不超過當前的建築高度;另一個是保留大樓後方的新花園泳池,這一決定部分是由於空間美感,但主要原因是其公共服務作用;最後, 愛都酒店立面的藍瓷也將得到保留。

如果第一個制約因素從來沒有受過社會文化司的質疑的話,其它的就一直被建築開發者捏在手中,除了城市,美學和功能問題,還將提供諮詢和公共辯論, 干預黃金地段的政治敏感度,並將其設為澳門的新中心。

《澳門平台》從進程管理確認了消息,這些決定已經做出了且也格式化了西紮·維艾拉的工作。一方面,因為泳池所在的相關地段體量很大,有空間開展一個更加雄心勃勃的項目,建造藝術之家;另一方面,由於立面的保留維護需要特別照顧且費用也會增加,還必須決定在哪裡展示它, 「最終會以另一種形式」,同一消息來源表示,並承認立面可能不在新的門面上復位。

「本報表示,在中國的流行文化中, 半裸的女人不僅會讓傳統的女孩羞澀」

貨幣交易

目前譚俊榮的辦事處更偏向於「不評論可能做出的臨時性決定, 尊重公眾諮詢,以及仍在進行的辯論的結果」;雖然在此聯絡中,這些資訊的更正十分值得關注。社會文化司將繼續公開進展,以保持選擇的開放性;但是這兩個決定最終將給狹窄和更敏感處以更多的空間:放棄與否; 西紮理想中的工程都會升起。

瞭解到西紮·維艾拉有意拆除建築,並再建一個有創意自由和功能的新建築,愛都酒店的立面就成為討論的中心之一。這個建築不具有受認可的文物價值,也不會被西紮·維艾拉或者其他大多數建築師認同,這個立面在公眾解釋會議中被認為是有價值的作品,無論是從美觀還是大眾對這個空間的集體記憶方面,和當時它的構想。建築師馬若龍和利安豪已在本報指出了拆遷的可能,特別是通過全球知名建築師之手,情況如此,也絲毫不用掩飾立面的斜坡:「我喜歡這個立面」,馬若龍表示,雖然他也同時強調「不可能獲得想要的一切」,並且「愛都酒店的工程有其他優先事項去保障,特別是新大街上的那個時期的建築物:美副將,雅廉訪,等等」。 利安豪強調了立面的藝術價值,被視作那個年代的特點。 「這並不尋常,這個前衛的態度在澳門非常少見」。因此,廣場上的設計使用了「非凡」的特點。

立面為喜愛者而留

夏剛志(OSEO Aconchi)並非一個受公認的畫家,也不是那個時期的代表藝術參考。此外,雖然有藝術研究給了他一個不同的狀態,但「更多的是作為一個雕塑家」,在馬若龍的記憶力,是在生活起居的建築之中;這兩者的共軛孕育了這個作品。何鴻燊希望推動這個曾經不太好的貿易, 並增加訂單,要求考慮到運氣和設計得更有視覺震撼的效果。

文化研究所列出這次辯論中的論點,知道《澳門平台》也收集了有關他對立面的藝術和象徵價值的各種批評。本報表示,在中國的流行文化中,半裸的女人不僅會讓傳統的女孩羞澀,還讓人想起酒店賣淫的時期。

在反對保留立面的論點中,甚至有與這一決定不怎麼相關的好奇心,比如迷信,認為「不能從一個裸體的女人下面走過」,或者是在右上角的藍色手勢符號學, 垂直看過去,像一隻鳥,但橫向看過去:「像共產主義的鐮刀」,一位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說, 並保護其在進程中的機構職責。

因此譚俊榮的決定不會首先局限在藝術,審美或文化方面,而是政治方面。也就是說,立面有可能被保存,滿足成本和那些希望保留立面者。

 

古步毅

2015年8月21日

1112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