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從未成為優先事項」 - Plataforma Media

「文化從未成為優先事項」

澳門設計中心是創意產業的最後吶喊。但夢想依然要邁出第一步。在澳門「我們有很好的設計,但我們仍然有很多東西需要學習,特別是在商業方面」,專案的執行董事馮文偉表示。儘管這個專案得到支持是一個「好兆頭」,但這位設計師指出,有關創意產業的官方演講已經聽了「至少十年」,並批評政府「動作太慢」。他強調,事實就是「錢從賭場來」且「文化從來就不是一個優先事項」。

澳門設計協會秘書長馮文偉,黑沙環新空間本身就是「一個好兆頭」,但是創意產業的論述「至少還要十年」,且仍未獲得真正的改變。

 

澳門平台:雖然他們的工作從去年就已經開始,但在上周六才舉行開幕晚會。儘管如此,上周六仍是一個特殊的日子嗎?

馮文偉:開幕典禮非常棒。說實話,我們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多人和受到這麼多的關注。顯然,澳門也是真的在等待這樣一個空間,且有跡象表明,政府、媒體和社會大眾想為創意產業做些事情。我在典禮期間就有這種感覺。

澳門平台:您如何形容這頭幾個月的經歷?

馮文偉:我們11月開始運作;我們的主要目的是充當一個平台作用。我們以較低的價格出租工作室,並希望發展自己的設計師網路,而且還希望連接到媒體,客戶和大眾市場。從這個意義上說,開幕儀式取得了成功。我們獲得了媒體方面的巨大關注,這是非常好的信號。

澳門平台:媒體的關注反映了公司和一般大眾的關注嗎?

馮文偉:澳門對這個項目還是不甚熟悉,就連位置也不是坐落在最繁華的地方(黑沙環,N5,製造廠巷)。因為我本身是設計師,所以在我們設計師之間,這個消息被迅速傳播開來。就這樣,非常多的澳門設計師認識了彼此。每個人都非常高興有機會以較低的成本租用空間,一起加入組織的活動和交流專案。這個想法很受歡迎。

澳門平台:下一步是什麼?

馮文偉:我們想做出開放給整個城市的東西, 這樣使人們能更多的與我們接觸,更好地理解什麼是設計,和設計在城市發展中的作用。

澳門平台:首次的公開事件獲得了哪些反響?

馮文偉:反響不是很好。我認為人們還沒有準備好看重設計的價值。今後,我們將更加專注於在商業模式發展方面的業務關係。

澳門平台:工作室都滿了嗎?

馮文偉:都滿了。早些時候,我們有12個工作室招租,來了47個有意者;後來我們把一個空間改造成的五個工作室也已被用;現在,我們會進一步開設公共辦事處,在那裡每個用戶都有一張桌子,電話和24小時免費網路。當我們最先開始分發工作室時,我們只認可有業務的公司;然後,我們意識到,許多設計師都是自由職業者或正準備進入勞動力市場的學生。這是專為個人而設立的空間。

澳門平台:這種空間的租金是多少?

馮文偉:一個月1500澳門元,提供免費的網路、會議室和公共場所。

澳門平台:工作室的租金是多少?

馮文偉:不同的面積價格不同。今年我們將按每平方米7港元收取租金。

澳門平台:低租金空間是成功的秘訣嗎?

馮文偉:是的,因為如今澳門的租金是難以負擔的。在澳門的設計師無法通過自己的工作來負擔太多,租金支出,在對應每個員工的平均工資水準──每月約15,000澳門元,使得他們很難生存。

澳門平台:設計商業化發展的主要障礙是什麼?

馮文偉:我不知道市場是否願意為設計支付更多的酬勞,但新賭場的到來創造了對形象價值更清晰的認識,且有更多的客戶願意投資。然而,這是一個緩慢的過程,因為商業界主要是由小企業組成,而他們的心態還十分傳統。另一方面,澳門太小了,總有人給出更便宜的價格,甚至免費。最後,對設計與藝術的差別很迷茫;也就是說,人們把我們視作辦展覽的藝術家,而非帶來增值業務的服務提供者。

澳門平台:這種看法可以被改變嗎?

馮文偉:澳門不再是小村莊了,事情也開始轉變。

澳門平台:如何把設計,計劃「賣給」公司和商業世界?

馮文偉:設計可以幫助企業解決一些問題,就像醫生治療病患一樣。如果您的業務不好,需要做一些事情,我們可以提供幫助。

澳門平台:空間管理也成為這裡的設計師的工作內容?

馮文偉:我們進行過這方面的討論,我相信這是我們將會走上的道路。通常情況下,一個客戶會有許多問題需要解決:室內裝飾、傢俱、公司形象、數位化設計、互聯網拓展等。大多數公司沒有足夠的規模來一次性解決這些問題;因此,解決的辦法就是分享工作,更好地服務於客戶。

澳門平台:過去十年澳門改變良多。不過,考慮到賭場的話,城市的形象則沒有太大變化。設計能否創造另一個觀念和環境?

馮文偉:這就是我們試圖做的!我們想促進良好的品味並改善城市發展的環境。

澳門平台:做到了嗎?

馮文偉:我們還相差甚遠。

澳門平台:這是心態問題嗎?還是缺乏習慣? 如何才能實現變革?

馮文偉:這需要時間。在過去十年,大多數人都把目光集中在賺錢和組織已越來越難以維持的生活上。沒有時間去思考或培養品味。政權移交之前(1999)的生活要容易得多;我們不必那麼辛苦的工作謀生,有富餘的時間來觀察我們的周圍、逛逛博物館、聽聽音樂、享受美食……我真的很懷念那時候生活的另一種品質。

澳門平台:發展,競爭和壓力也不能推動創造力嗎?我在想巴黎或紐約的設計演變……

馮文偉:當然,但需要時間來做到這一點。澳門的人口在增長,但大部分來自中國內地,他們的生活方式非常不同,專注於自己的生存。

澳門平台:需要多長時間才能改變?一代人?

馮文偉:是的,也許下一代會有所不同。因此,我們有一個將設計帶給孩子的計劃。我們必須教育他們,讓他們意識到,設計不只是要有良好的品味,或讓東西變得更加美觀。設計是一種創造美好生活的工具。

澳門平台:官方現在非常注重經濟多樣化和創意產業。現實生活中已經能感受到這一點了嗎?

馮文偉:事實上,這個議程已經很老了。至少十年前我就聽過,但政府動作很慢。收入大部分來自賭場,且文化從來就不是一個真正的優先事項。他們說文化產業非常重要,但從來沒有認真的對待過問題。

澳門平台:也許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他們也在尋找正確的道路嗎?

馮文偉:這是問題之一:他們不知道該怎麼做。但文化也從來都不是優先事項。澳門有很多問題,政府卻集中在其他事情上。文化被放進了抽屜裡。

澳門平台:這個中心的成立不是一個好兆頭嗎?

馮文偉:這是一個好兆頭。我認為我們也想要做不同的事情。賭場已經不像從前那般賺錢, 需要尋找替代品。也許現在有新的機會出現。

「少十年前我就聽過說這個,但政府動作很慢。收入大部分來自賭場, 且文化從來就不是一個真正的優先事項。他們說文化產業非常重要,但從來沒有認真的對待過問題。」

 

_DSC1672

 

「澳門的設計獨一無二」

 

澳門平台——應該由政府通過援助和補貼塑造文化?還是首先挑戰能力和征服市場?所有社會都會討論這一辯題,但如果沒有政府,澳門似乎不可能有任何發展。

馮文偉——這兩點必須齊頭並進。原則上, 任何行業都需要援助,不僅是補貼方面,還有監管和推廣這一活動的措施方面。在澳門歷史上,曾有多個行業需要政府的支援以確立行業地位,包括博彩業,該行業曾接收過土地和其他財產,除此以外,還需要完整的法律框架和促進其擴張的環境。

澳門平台——創意產業欠缺什麼?

馮文偉——我們的優勢在於我們並不需要很多錢,因為正是通過這一理念來創造財富 ;我們不需要大片土地或大型建築物。以前,政府辦公室常購買繪畫和藝術作品。今天仍然可以看到很多,不過不是澳門藝術家的。買澳門藝術家的作品是證明他們非常簡單的方法。

澳門平台——如何改變普通民眾的價值觀念?

馮文偉——我們希望舉辦一些研討會,營造將藝術作為商業工具的商業環境。繼設計周開幕後,我們還有其他的措施,活動目的是讓人們看到澳門設計師能做什麼。有些藝術家的作品品質很高,但很少有人知道他們。沒有必要去外面付三倍或四倍的價錢買藝術品,我們澳門有優質的設計師。這就是我們要展示、展覽和討論的。

澳門平台——澳門設計有自己獨有的特點嗎?

馮文偉——當然有!

澳門平台——這一DNA的主要特點是什麼?

馮文偉——我們的設計是獨一無二的,因為它混合與參考中國和葡萄牙的風格。並受到來自歐洲的優雅和幽默的影響,但也有強大的中國靈魂。這樣的結果是美麗而獨特的。

澳門平台——這一澳門身份在中國市場反響如何?

馮文偉——非常好。我每次去中國,他們都對我們的設計很感興趣。問題是我們仍然在香港購買,那裡的設計師們習慣另一種節奏和業務規模。當訂單大時,我們就沒考慮澳門。

澳門平台——工作室之間的合作可能是解決辦法?

馮文偉——我們正在開始。 20年前,我們澳門甚至還沒有設計,今天仍然是小規模經營。在業務組織的領域,我們還有很多東西要學。我們有很好的設計,但我們還有很多東西要學,尤其是商業方面。

 

古步毅

2015年8月21日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