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步毅 - 準備十分充分的事件 - Plataforma Media

古步毅 – 準備十分充分的事件

激進主義分子,偶而不是德國人,在世界的出入口上,踏上了德拉吉的舞台,那不是偶然的。如果不是適當地具有聲望、知名度或被監視,沒有人能進入那裡。看到那一幕,記憶跳到另一幕,多年前,當若澤.蘇格拉底還是歐盟主席時,他在北京斥責台獨的示威。籌碼是﹕與中國的貿易,甚至沒有結束。
當歐洲代表團抵達北京時,以澳門為根據,盧薩社發表台灣政府的求助,台灣請求蘇格拉底和歐洲委員會主席杜朗.巴佐羅不要犯下那種錯誤。這牽涉到對舊大陸較為有利的貿易平衡談判;而東方帝國要求台灣島的判決。盧薩社的消息被複製在國際新聞社上,以及由盧薩社發送至官方代表團,關注中國政府的反應。這看似簡單﹕只是去到外交部發言人的每周會議上提問。但是並不是如此。不論誰希望,都無法進入那裡,但是誰都可以離開。在北京,入境受到限制,僅僅獲得正式認可的外國記者方可入境。如果不是一種利益,或幾個利益結合,否則事件不能上演。
推出問題後,有一個俄羅斯記者保證所講述的事件。車上的標籤允許你進入車庫,你帶我坐在後座上,而給我一個「朋友」,之後,沿著一條黑暗的走廊,你載我到新聞發佈會。我一坐下,一位日本女青年坐在我旁邊﹕「先生,您希望提出有關台灣的問題嗎?」我問﹕「有問題嗎?」她笑了﹕「您的麥克風被關掉,我建議您用我的。」她站起來並離開房間。在那裡,我一直舉起手臂,等待機會。機會來了。我捉起放在旁邊椅子的設備,當時我注意到中國發言人也面帶微笑,耐心地等著我。我閱讀盧薩社的新聞,並要求對此事發表評論。這裡就是答案,我回憶當時的情形﹕「保羅先生,歡迎來到中國。如你所知,你不能在這裡;但是我提出問題,讓您回答。您的總理和歐盟主席十分清楚您明確地譴責台獨示威。」在房間上有很大的反應﹕攝影機、燈光、動作……就像是一切都安裝好的馬戲團一般。畢竟,有其他人﹕不只俄羅斯人、日本人;中國外交部也想發問。輪到我笑了……所以他在那裡;因為是一系列的意願允許他在那裡。而不像是一個葡萄牙記者,為了遵從那一角色而來到里斯本/布魯塞爾代表團。蘇格拉底在那裡讉責台灣;中國以一堆研究回應,考慮到的是貿易差額的平衡。我推測你們還在研究此事……
超過了德國積極分子的媒體馬戲團,其背後有一系列已定下的意願,允許並肯定進行探索。沒有對那事的道德劇;只有媒體的政治生活。積極分子將相信他所做的事情,以堅定的信念和替代倫理而行動,因為盧薩社履行聽取全球相關故事各部分的義務。其他各個參與者操縱本身的利益和當前的議程。在這一情況下,天真相信事件。歐洲央行新聞發佈會所發生的事,比起專注於以德拉吉為媒體目標的人揭露得更多。順便說一句,默克爾同胞沒有履行其作用。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