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詩人胡伊.西那提百年誕辰 - Plataforma Media

紀念詩人胡伊.西那提百年誕辰

1915年3月8日出生於倫敦,1986年10月逝世於里斯本的詩人、人類學家和林業工程師,胡伊.西那提誕辰100周年紀念日。他最初在童軍軍事研究所學習,之後在里斯本技術大學農學院獲得農業學士學位(主修林業),後在牛津大學獲得社會人類學學位。
其農藝師的職業使他走遍目前所有非洲國家(他的詩歌中亦提及這些國家),他曾在東帝汶定居,為總督工作,也成為東帝汶公民。
除拍攝上萬張照片和一些電影外,胡伊.西那提還撰寫了《東帝汶藝術動機》,並參與編寫《東帝汶建築》,兩部書都在1987年出版。
1940年,胡伊.西那提與葡萄牙的湯瑪斯.金和若澤.布蘭卡共同編撰了第一系列《詩歌筆記》,共包括5卷,1942至1944年間,他創立了《冒險》雜誌。
他的多部作品被彙編於1992年出版的《詩歌集》中,還有大量作品未發表。
他逝世後,作為其文學見證人,神父彼得.史迪威於1994年為其編輯了《身體-靈魂》;1996年,《東帝汶歌曲集》(詩歌和照片)、《城市的時間》; 2000年,《靈魂考古》。曼努埃爾·德·弗雷塔斯編輯和作注解的詩集《聖體》,73首詩已於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出版。
當然,對詩人最好的紀念就是閱讀他的作品,今天我們帶來7首胡伊.西那提生前未發表的7首詩,講述漂泊的詩人於1975年在東帝汶的悲慘生活,正是他用盡全力鬥爭和令人絕望的痛苦,使他的死亡提前到來。

正在進行中的工作XD

一艘船航行在海上。
幾隻海鷗跟著它,懸停,徘徊
港口的魚是盛宴
它們已經連續饑餓很多天了。

船頭有人發現了這一點
他的眼神是警惕的,夢幻般的,完整的。
他的靈魂在鬥爭
就好像駿馬奔馳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

轉瞬即逝,一聲口哨叫住了他
閒暇和平靜過後是另一番景象。
他喜愛冒險的同伴們嘗試
在甲板上伸展身体

盛宴還在繼續。是言語的
海鷗淒厲的哭聲。

30/7/83

正在進行的工作XDII

一首詩拒絕了我,而我還是
一樣 —— 我過去也一直是 —— 外星人,
我與異想天開的
妄想征服男人的女人不同

我則會分心
就像動物、它們的對手、合法的男性崇拜者,
有一顆冷血的
心,

貪婪咬噬內臟,
病人則默許
洋洋得意
健康的人則不會這麼想

一首詩拒絕了我,而我還是
你的先生,阿門,永遠!

29/7/83

正在進行的工作DXXVII

走過茂密的森林,它們破壞了,
雨林,隱姓埋名的荒野,
道路與夢想,我回想起
我生活中的各種片段。

我的臉藏在手後
它注視著我:扭曲著枝幹
嚇得發抖
面對不尋常的臨近,

我感應到它的懊惱
一張蒼白的臉,一個曖昧的眼神
天使還是古老神秘的妖怪
就像埃萊夫西斯的面具遊行。

我聽到了你的到來,不要忘記為我帶來
禮物,處女,因為她們是純潔的!

16/8/83

正在進行的工作XXIII

我走過世界。飛過
翠綠的島嶼,它們被
珊瑚礁、堅硬的礁石包圍
被海浪侵蝕。

我夢見 —— 其他地方 ——
能夠爬上我的天堂
我發現
有一千個優雅的夏娃的亞當

但上帝不希望這樣。所以,我回到
小小的平庸之地 :
金光閃閃的平庸,不像尤利西斯
回到伊薩卡島潘娜洛普的床上。

我不知道,多久後我還會想起
支撐著宏偉願望的信仰?!……

16/8/83

正在進行的工作

黃昏到來,生機重現。
時間就像遊蕩的貓!
她重新開始,而我感覺,我承認
我的生命不屬於這個世界。

從哪來,只有上帝知道。我冥想
我的童年、青少年時期,
在兒童的遊戲中我是沒有經驗的
因為少年老成。

啊,我的母親,你告訴我,
我終結了你的天真,
當你與喝醉的士兵跳舞時,
你對於上帝和美德是忠臣的。

你父親寫道:我有一個女兒,她是一個天使。
我,他的孫子,寫道:我是一個聖人,我確定!

19/8/83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