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羅恰們停留在哪裡? - Plataforma Media

新的羅恰們停留在哪裡?

自奧古斯托·羅恰在葡甲聯賽亮相已經60年了,我們還是要問:為什麼澳門不能再出產更多的足球人才?

奧古斯托·羅恰。直擊科英布拉大學足球會和澳門人心臟的名字,他被很多人認為是澳門土生土長最好的足球運動員。但是,澳門之後就未曾出產過新的像羅恰一樣,水準無可爭議且邁向國際化道路的足球運動員。
這對於面積較小的地方而言是自然現象,即使有些地方例外,例如葡萄牙,澳門的問題則不同,因為澳門明顯不缺乏財力。例如,中國內地一直在提升足球比賽的水準,為本地冠軍選手增加經驗。即使鄰近的香港水準也很高。
葡萄牙一直善於使用來自殖民地的球員,如安哥拉、莫桑比克、佛得角、幾內亞比索和巴西球員等。但很少選用澳門球員。為什麼?
這是我們在澳門足球界專業人士的幫助下嘗試探尋的問題,我們嘗試找到一些線索,建立針對此問題的更全面框架。

有人才,少條件

布魯諾·阿爾瓦雷斯三年前從葡萄牙來到澳門,他帶來了本菲卡青年隊積累的經驗。目前,他居於澳門,尋找澳門有潛力的人才。這一問題較深刻。
「這裡不缺錢,但是缺少讓足球成為更有吸引力的運動的其他條件。最大的缺口與設施有關。球隊沒有自己的設施。我們和居民使用同一設施進行訓練」,這位本菲卡青年隊教練、現為精英聯盟領導者表示。
「還有是組織問題。主管機構不明確。政府沒有制定發展體育運動的計劃或方針,尤其是從年輕人出發的方針。這樣可以讓他們的競技水準更高,以最終到達金字塔頂端」,布魯諾·阿爾瓦雷斯繼續說。
即使如此,這位教練注意到,近幾年這一情況略有改善。「有四或五個球隊在全力備賽,之前則是最多雇用四或五個外國球員,總是讓他們上場,而且幾乎不用訓練。如今則不是。他們會訓練,有一定的訓練,而且在進行嚴苛的訓練。有些外國球員也為此做出貢獻」,他解釋說。
在此背景下,我們可以看出,出現新羅恰的條件還不足。「我甚至認為,有人才。但不多,因為我們不能忘記招聘的球隊也很少,但是有三或四名球員可以達到另一層次」,這位本菲卡的教練表示,並以效力於香港超級足球聯賽大埔足球會的梁嘉恒為例。
「儘管有這些困難,在與香港隊較量時,我們還是取得不錯的成績,即使我們與香港隊在組織和設施方面還有很大差距。我們有原材料,只是政府和足球協會缺少具體為年輕人提供每日訓練的措施,但是,我們也需要改變心態」,這位技術人員強調。
心態問題也許是阻止這項運動發展的主要障礙之一。「很可惜,因為澳門人很喜歡活躍的感覺,也喜歡多種方式的鍛煉,他們會陪著孩子鍛煉,只是沒有讓這項運動更具競爭優勢,我並不是說他們一定要走職業道路,但至少要給想走這條路的年輕人機會」,布魯諾·阿爾瓦雷斯總結道。

足球無法與其他工作媲美

如果,在許多國家,足球對很多有天賦的人而言意味著經濟獨立,甚至名利雙收,在澳門,這一邏輯則完全說不通。這與生活水平有關。「一個年輕人,在職業生涯最初,如果有機會在公共部門、賭場或銀行工作,就很難繼續追逐夢想,因為他們在那裡工作獲得的薪水更高,足夠讓他們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這位技術人員表示。
從過去到現在,想法的差異並不大。前球員法蘭西斯科·馬尼昂不久前還是核心球員,他列出在羅恰前和後為澳門創造歷史的名字 —— 例如1954年這位同鄉到來時正效力於里斯本競技的若阿金·帕切科。
「安東尼·塞魯也是那一階段很偉大的足球運動員。但是仍有其他人,例如法蘭西斯科·庫尼亞或若昂·瑪利亞·羅恰,以及馬里奧·科斯塔·阿爾貝托,他們最終都收到比蘭倫斯的邀請,但是拒絕了」,馬尼昂列舉並解釋說,由於年輕人「生活方式的改變」,澳門已經喪失了出產人才的能力。
「70年代的愛德華·赫蘇斯·朱尼奧可能是最後一個,也是因為曲棍球在澳門很受歡迎。當時,年輕人練習的主要有一種或兩種運動。之後,出現了更多活動,人們開始被分散」,他指出。
另一個為澳門運動做出貢獻的例子是阿爾貝托·卡瓦利亞爾。布魯諾·阿爾瓦雷斯還指出可以振興足球的道路。「除缺少場地外,政府部門沒有為開始足球學校開設獎勵措施」,他提到,並相信應將重點放在年輕人身上:「必須有更多資助,為孩子們、專業和全職球員提供更多條件。現有青少年錦標賽,但青少年之間的競爭力還不足。」
所有這些因素導致一些有價值的球員很遲才被發現。他總結道:「出現了一些有意思的孩子,他們缺乏先前的基礎訓練,但可以得到更好的利用。他們需要連續訓練,有可能發生,例如,他們去一個完全不同的球隊,但因為語言障礙而終結職業,中國球員中有很多這樣的情況」。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