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步毅 - 遠方的一個例子 - Plataforma Media

古步毅 – 遠方的一個例子

李光耀之死除了是向具魅力的領導人告別外,更值得反思。在千年的過渡階段上,亞洲四小龍受國際肯定的圖標曾是空想,這空想使港口的小城市及印度失去的岩石轉化為一座現代化業務的社會、全球物流平台和具全球信譽的金融中心。但曾經是更漫長的道路:通過過多具爭議的社會工程和政治力量、其他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領導有才幹部分的解決方案,而創立了新的治理模式。
這不是巧合,澳門管理高級幹部在中央政權的明顯允許下於新加坡度過了15年的培訓課程。有人曾說沒有巨大的成果,因為歷史永遠不會重演,自然而然受時間和空間所記錄。但這也不是李光耀六十年的成功,──他讓兒子登上總理職位──失去價值或作為研究個案的價值。
李光耀的戰略是基於三個支柱:首先是政治,這是來自德國猶太人的社會學家諾貝特.埃利亞斯的靈感,該社會學家寫出「化圓為方」,該小品違反了大戰後歐洲夢想,同時捍衛實現經濟、社會和政治權力的不可能。君主制、獨裁制和亞洲力量的民主制在那一應該延遲社會和政治權力的論點上是舒適的。但是李光耀創新運用一種國家企業的「埃利安娜」邏輯,在國家企業上,「老闆」追逐財富,為了其後能支付其他。在社會工程範疇上,吸引馬來亞人、中國人和印度人的高級幹部,並規劃獲國際認可的業務社會。最後,採用了三角增長論點:在鄰國生產,那裡有空間;提供購買的人;保證來自新加坡的業務。管理學校產生效益,亞洲政治家也是,全球都評價其在品質之上,澳門也許試圖抄襲。然而,中國的描繪離新加坡模式不遠:簡便控制的管理、服務質量的晉升和設置對葡語國家的珠三角洲間的三角增長。現在,擁有巨大的競爭優勢:充裕的國庫和尖端的金融系統,不只在博彩領域,也在本身的銀行上。但是,我們離執行那一遠見還很遠。因為第一個繼承澳門特別行政區的這一代,集中於探索賭場和房地產投機,甚至感到疲憊。
這不算晚,只是比預期的要慢。而與新加坡搶奪的競爭優勢仍然是巨大的。因為澳門庫房充裕,而今時世界因為從未注視從馬來西亞分離的那一岩石,因而看重進入中國的每一道門戶。畢竟,因為香港曾經是該門戶,台灣也最終發展成為門戶,而澳門祇作為地區利益和國際聯繫平台而成長。
鄧小平沒有找到特別行政區的輪子;也沒有成為像李光耀這麼有才華的管理者。但他作為空想家,並沒有落後李光耀太多,他知道管理一條艦有很多難以估計的問題,在長眠被喚醒前,悠久的歷史、單一的人群、中國人未成氣候的力量也是因素。為了輪子能夠轉動,描繪的道路確實比所需要的,要花費更大的力量。其他的是在較困難條件下前進。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