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博物館仍然允許使用「自拍棒」 - Plataforma Media

澳門博物館仍然允許使用「自拍棒」

雖然這類配件牽涉明顯的不便和風險,但是全球禁令還未到達這一地區。
喜愛「自拍棒」的人平靜下來,但澳門 (仍然) 是你們的天堂。與其他地方禁止的部分事物相似──留意澳門博彩業的情況──澳門這裡完全可以使用最近盛行的這種設備,而這設備在地區博物館上沒有任何限制。至少現在是這樣。
「自拍棒」,對於那些不知道的人而言,是一種用於相機或手機的配件,利用較廣闊的角度來進行自拍。基本上,機器本身有一個可伸縮的手柄,這明顯允許改良最終的拍攝結果。對於那些獨自參觀旅行景點,或不想請求某人幫助而拍攝一張有自己的團體照片的人而言,這是一個真正的《哥倫布的蛋》。
但是,它有缺點。自從世界各地不同機構決定限制或甚至阻止使用自拍棒後,該問題開始浮現,並聲稱它可能會為旅客帶來危險的物品,或者甚至損壞展品。
在中國大陸,最近實行限制,故宮博物館是北京參觀人數最多的一座博物館,或許,是這問題最具體的例子。沒有正式禁令,但是該工作人員被授權沒收在較狹窄區域使用的自拍棒。
而在湖北省首府武漢,旅客在進入當地藝術博物館時必須登記設備。但是,還有更多地方。英國、法國、義大利、荷蘭、美國、澳大利亞、巴西以及每日更多國家已經在這一領域上採取措施。

澳門:博物館「通行」
這樣,我們想知道特區政府如何注重這一問題。管理賽車和葡萄酒博物館的澳門旅遊局答覆是明確的。雖然對世界其他地方發生的事情有全面的認識,澳門仍然允許使用這類科技。
旅遊局傳播及對外關係廳透過電郵回覆我們﹕「我們這兩所博物館不受最近其他國家博物館採用的指引所限制,該指引是其他國家決定禁止自拍棒的使用。」
海事博物館也允許「自拍棒」進入館內。該所博物館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們﹕「對於在我們的設施上使用這類配件,我們沒有任何限制。」
我們聯繫了部分博物館,但是對於該話題的探討,不是每間博物館都不受此限制的。
可以被理解的足球和狂歡節的例子
巴西,這一盛行在那裡點燃著導火線,該情況不只發生在文化機構,也出現在該地人民最喜愛的一個活動上﹕足球。巴西足球看台的違禁品名單上也包括自拍棒,其他還有旗杆或雨傘等違禁品。
而且,巴西人使用一種可以伸縮的代替物品,在一個足球比賽的熱烈情緒下,這是最能說明這東西的另一種用法……手杖。在這裡,以這種方式,這物品可能有一個負面影響,即使最初發明這物品的目的是無害的。
從地球另一個角度來看,羅馬,自拍棒的使用有多於一個 (不好) 的例子。兩名美國旅客在競技場的牆上刻上各自姓名的首字母後,最終被逮捕。而且,該「罪行」記錄在這兩名罪犯微笑的自拍照上。但是,簡單而言,這是故意破壞的行為。
我們回到巴西和巴西足球上。儘管國家對這類流行的普及,但是巴西人不是第一次反對在體育館內使用「自拍棒」。奇怪的是,盛行使用這類運動發明的國家──英國在現代化基地上也一樣禁用。
意識到很多球迷在比賽期間失去了可視範圍而感到憤怒的不滿後,熱刺球隊「開球」了。因此, 1月8日,倫敦俱樂部決定「關閉」白鹿徑球場和這時代的這一創新。國家其他俱樂部馬上跟隨這一想法。
當然談及巴西和足球,這不得不打開通向狂歡節的門戶。以安全為名,該配件不被使用,例如,在聖保羅,巴伊亞和里約熱內盧也一樣。當地的森巴學校在遊行上習慣加入那一配件,但現在這情況將加重懲罰。
至於國家文化空間,強調聖保羅藝術博物館、聖保羅現代藝術博物館和里約熱內盧現代藝術博物館等等,這些地方限制「自拍棒」的使用。
「時代雜誌」發表2014年25項最佳發明
時尚在那裡正處於強力增長。從美國本土「時代」雜誌的角度來看,該雜誌把這一配件認可為2014年最重要的25項創新物品。雖然這想法在幾十年前已經知道,但只有現在,隨著「智能手機」和照相機越來越強大的發展,這想法在全球範圍內取得成功。
用戶的意識正在不斷提高,也考慮到經濟的重要,因為這新配件的銷售貿易,自然而然隨著沒有節制的需求作用而增長。而且,很多時候,在旅遊景點旁可以找到大量供給,並與所有紀念品並列銷售。
一部分人喜愛,但也有另一部分人討厭,「自拍棒」終於留下,但是必須適應各種環境。與其他創新物品有少許不同,這物品需要經過實際的用途和繼續探索領域的需求,其後在使用上不得不依賴必然的紀律限制。畢竟,我們自由結束的時候是別人自由的開始。

作文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