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款旅遊受到衝擊 - Plataforma Media

公款旅遊受到衝擊

 

自今年元月一日開始,已經有大約10家賭場的推廣人,向澳門博彩監察協調局提出申請,要求取消它們各自的執業牌照,來自該局的消息人士這樣告訴澳門平台。專家們警告說,在博彩業面臨最為嚴格的監管情況下,只有那些大的仲介公司才能夠生存下來,而且他們預計博彩業VIP市場份額將會下降大約50%。

 

「來的容易去得快(悖入悖出)」。這是一句中國的老話,而且那些在澳門博彩業來回奔波的人之間已耳熟能詳。這一般指的是那些來澳門豪賭的賭客,但是,對於那些在澳門大力投資博彩業的人們來說,這句老話如今也有著特別的意義了。
後自由主義時代的黃金時期,在這個時期裏,似乎只有高高的藍天才是賭場財富增長的極限,但是,現在,看起來都是屬於過去的風景了。賭場的推廣人作為澳門經濟「奇跡」的主要功臣,曾經為把澳門變成世界賭博之都做出不可磨滅的貢獻。正是這些公司和個人為澳門博彩業創造了一半還多的財富,比拉斯維加斯的賭場所創造的收入還多7倍。這些賭場的仲介,眾所周知,能夠為賭場帶來如此之多的財富,因為就像他們的名字那樣,他們能夠為澳門從邊境的另外一邊帶來豪賭的賭客,通過在中國的這塊特別行政區的灰色交易、綠色桌布覆蓋下的桌子上動輒幾百萬的豪賭,為他們提供便利。
在去年6月,就已經有資訊表明,這場「盛宴」該是終結的時候了。在這個月裏,賭場的收入在5年時間裏第一次出現下滑情況,而2014年,那些在10年前已進入這個行業的賭場經營者聞在所未聞的業績暴跌下結束了。今年1月則是賭場收入連續第八個月下降。
來自於中國、美國、媒體和賭場本身的壓力,將這些仲介推到了風口浪尖。
由於涉嫌洗錢,澳門賭場受到鄰近香港和遠在大洋彼岸的美國調查,除此之外,當然還包括來自中國經濟增長放緩的原因,大部分賭客都來自那裏,還有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所開展的反腐敗運動,這場反腐敗運動瞄準了澳門賭場,而且將賭場直接推到了風口浪尖之上,這些賭場仲介雖然具備營運執照,但是,它們和凱西諾的監管規則卻並不相同。
「我認為最大的壓力來自媒體,是媒體使得澳門特區政府採取行動。我並不認為我們現在的形勢和中國大陸所開展的反腐敗運動有著直接聯繫,而是,澳門特區政府希望針對賭場仲介活動實施更為嚴格的監管規則,這才是問題的本質」,曾忠祿博士提出這樣的看法,他在進行關於賭場VIP部門的研究。
北京和華盛頓也發出了相同的信號,它們遙相呼應,這些信號不可避免地迫使澳門特區政府對於「這只下金蛋的母雞」開始下手。
「打擊洗錢活動和打擊恐怖主義的活動密切相關,這是美國政府一個很嚴肅的目標,因此,有理由(來給澳門特區政府施壓)」,澳門理工學院科教中心的這位教授這樣告訴我們。
根據曾忠祿的觀點,澳門作為亞太結合組織的成員,對於該組織也有過反洗錢的承諾,而且澳門特區政府針對博彩業所採取的行動並沒有超過應有的限度。
在和賭場協商佣金時,小的仲介所擁有的談判權往往很微弱,一些賭場推廣人公開地從事非法活動,澳門特區政府對於金融機構所採取的監管措施,例如中國銀聯,中國銀聯支持這些賭場仲介來為這些生意創造「牢靠的」條件,澳門大學博彩研究所所長馮家超提出這樣的觀點。「發生了很多事情,其中包括賭場仲介,這就導致特區政府採取斷然措施,來規範博彩業的活動」。
對於他們一些人來說,壓力是尤其大,而且根本沒有對策。根據官方所發佈的數據,在一年時間裏,直到1月20日,34家賭場仲介離開了市場。1月1日到2月6日間,大約發放了180張賭場推廣人的牌照,「其中有大約10家提出申請,要求取消它們的營運執照」,博彩監察協調局在一份給澳門平台的回覆中這樣說道。
「這種協同作戰現象背後有著經濟上的動機,因為,我們發現那些小的賭場仲介出現一種抱團取暖的趨勢,它們組成一個大的賭場仲介來和賭場談判,以期取得更多的佣金,另一方面,競爭和一些非法活動使得仲介的生存變得很困難」,馮家超這樣解釋說。
曾忠祿預計,賭場推廣人的數量還會下降。「那些最小的或者那些沒有覺察到嚴格監管規則的仲介,在從事它們業務時,一直會遇到問題」。然而,根據這些分析師的觀點,這種情況並不是宣判了那些賭場推廣人的死刑,這些仲介希望未來能夠繼續在博彩業中開展經營活動。
澳門平台就此事聯繫幾家仲介,他們表示目前不便於對與賭場有關的問題進行評論。

勞工事務局收到投訴

一些賭場仲介離開市場,或者說一些仲介開展了重組活動,在最近幾個月,被人們看成了VIP博彩區的關門大吉。一個來自於VIP客戶部、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告訴我們,已經有140間VIP博彩區關門了。
一些勞動崗位被砍掉了,這也能夠說明這一事實,而且勞工事務局(DSAL)從去年12月起,也收到49名勞工的投訴,他們來自三個貴賓博彩區,這些投訴都和「遣散費用和賠償」有關,勞工事務局對本報這樣表示。
根據澳門博彩前沿工會的主席楊文婷的說法,在澳門已經關閉了100間貴賓博彩區,這就意味著要遣散「1000多個勞工」,但是,「很多賭場打算將這些關閉的貴賓區重新開張」。
VIP客戶更少了

儘管目前澳門博彩業身陷困境,而且北京在去年針對中國大陸的遊客進入澳門的准入問題施加了更加嚴格限制,曾忠祿認為「儘管貴賓客戶的數量在減少」,但是,「希望還在」。「由於澳門在調整賭場仲介的政策,其它國家的賭場正在嘗試挖走澳門的賭場推廣人」,他舉了位於柬埔寨的金界娛樂城的例子來說明這一問題,柬埔寨的「VIP生意在去年增長了36%」。
這些賭場仲介正在將中國的大賭客從澳門分流到「柬埔寨和菲律賓,因為那裏沒有像澳門這樣嚴格的監管規則」。
另一方面,馮家超指出,中國的反腐敗運動也使得「一些大賭客選擇避開澳門」。
但是,這兩位分析師指出,這種影響只不過是暫時的。「這次反腐敗運動既不會『搞死』這些賭客,也不會影響到他們的腰包和判斷,這些人在幾個月後會重返澳門賭場」,馮家超做出這樣的預言。另一方面,和周邊國家相比,澳門具備很大的優勢條件。「就拿菲律賓來說,它們有很多安全問題、現金轉賬問題,菲律賓離中國大陸又很遠,而且澳門能夠提供更優質的服務」。
一個不願透露姓名的貴賓博彩區的員工告訴我們,「有很多人到國外去賭,但是,賭局都不大,因為無法攜帶過多的現金,而且中國也不希望現金留出中國,因此這些人更願意在澳門賭博」。
在上個星期,華敬鋒,中國公安部的官員強調說,中國政府正在挫敗那些企圖將中國賭客吸引到國外賭博的活動。馮家超強調說,「在中國,只有在澳門賭博才是合法的,這是從政治角度來看,澳門所具備的主要優勢」。
一個不願透露姓名的貴賓博彩區消息人士告訴我們,「中國人在大陸的某個地方聚在一起玩起紙牌,這再不普遍不過了,他們挑選澳門的賭桌來玩,這裏有代表幫助他們賭博,這些代表可以通過電話告知賭博的結果,因此從邊境的另一邊的賭博集團可以瞭解到誰贏、誰輸」。上個星期,華敬鋒肯定說,在中國大陸賭博依然是一個社會問題,儘管中國政府持續不斷地開展打擊賭博的運動。
根據這位澳門大學博士的觀點,將會對澳門的博彩業產生重大的、長期影響的,將會是「中國的新常態」。「我們不能夠指望中國經濟在最近幾年裏會出現很快地增長,長期的經濟增長放緩會影響中國賭客的錢袋子,因此,我們必須對於賭場的收入預期有所保留」。

對於澳門城市的影響

嚴重依賴於中國大陸的澳門博彩業下滑,對於澳門城市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從2014年年底開始,我們就發現來澳門的訪問者、遊客少了,遊客們花銷的更少了,零售貿易一直在萎縮,房地產交易現在也處於低谷,僅僅和2009年的水準相當。
一個從事二手豪華車交易貿易商的員工證實說,「在最近幾個月,出現更多的需要賣出的豪華二手車,而買家則更少了」,這種局面也影響到各自品牌的貿易商。
2014年,澳門泊車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一共從大路上拖走了65輛私家車,比2013年多了15輛──而且從去年12月開始就拖走了24輛車。
「這個數目不正常」,該公司的行政總裁李光華這樣告訴澳門平台,他同時強調說,「這些車輛中,一些車是屬於舊車,但是,有一些是2014年剛剛上完牌照的新車」。
國際商務航空(澳門)國際有限公司的首席執行官文森特·塞拉芬解釋說,「大的賭場仲介都有自己的飛機」,而且「有代理商來銷售航空機票」。
在去年,澳門司法警察局一共立案3023宗和博彩有關的罪案,比2013年多了16.3%。

貴賓博彩生意還會進一步下滑

在去年,貴賓博彩這一塊收入達到2125,4億澳門元,即佔博彩業整個行業收入的60.5%,比2013年減少了11%,僅僅在去年最後一個季度就下滑了29%。分析師們預計這種趨勢會持續下去,在最近三年時間,他們估計VIP客戶的博彩收入將會下降到50%的市場份額。
「如果賭場仲介研究了中國政府的監管規則的話,就會發現其中一些政策不會貫徹到底,因此,貴賓博彩區的收入將會穩定下來或者是下滑一點點,但是,我認為,最壞的時期正在過去,未來的收入取決於大眾博彩業收入的增長情況」,曾忠祿這樣說道。
馮家超認為,賭場仲介「最終不會消失」,因為甚至賭場的經營者都需要它們,儘管這些賭場的經營者希望減少對它們的依賴性,從而將利潤最大化。「大的仲介有定價權,而且能夠帶來很多客戶,特別是那些在證券交易所上市而且有財務實力的公司」。
根據這位博士的看法,「一些仲介會改名換姓,變成集團,這種趨勢會維持到今年年中」。「澳門將會開設新的賭場,將會需要新的合夥人,因此仲介又會有新的發展空間」。但是,「新項目的盈利能力將會超過那些博彩以外的項目盈利能力」。「如果我們把目光瞄準亞洲的話,就會發現,只有澳門,在最近幾年裏,在旅遊和博彩業內,會收到如此大的投資,這就是一種競爭優勢」,這位博士表達了這樣的觀點。
博彩業聯合會預計,到2017年年底,賭場的賭桌會增長62%,而賓館的房間數量會增長51%。在2014年年底,澳門擁有35家賭場,大約5700台賭桌,28000間賓館房間。
根據曾忠祿的說法,澳門的博彩業「正處於新發展時期的初始階段,在這個階段裏,監管規則比過去更加嚴格」。「這些賭場仲介會繼續發揮他們的作用,因為他們熟知中國的賭客,而且可以提供比凱西諾更好的服務,但是,他們的作用不如以前那般重要了,而且賭場的經營者將會對貴賓博彩區具有更大的控制權,賭場仲介將會互相挖走大的賭客」。
2013年,澳門金沙中國,我們舉例來說,就曾經聘請美國聯邦調查局的前特工來打擊洗錢犯罪,金沙中國對於仲介活動擁有很大的控制權。
這種被媒體所描述的澳門賭場黑幕發生了很多,根據這位博士的看法,「從投資人的角度出發,他們希望在短期內收回投資」。「但是,博取長期利益,對於博彩業的發展才是更為健康的做法」。
曾忠祿指出,當今世界的趨勢是,小賭怡情,而不是為了贏錢,他預測,「大賭客在未來將會越來越少」。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