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語系國家「經濟自由」的距離 - Plataforma Media

葡語系國家「經濟自由」的距離

 

香港經濟是世界最自由的,而澳門在葡語地區中排名第一,這份排名是由美國傳統基金會和華爾街日報聯合發表的。

 

在178個國家按等級分類上,葡共同體(葡萄牙語國家共同體)國家不屬2015年經濟自由指數的第一類別,而澳門在葡語地區則有較好的排名 (第34位)。
在美國傳統基金會和華爾街日報聯合公佈的排名榜上,按「自由經濟」(80-100%)、「幾乎自由經濟」(70-79.9%)、「適度自由經濟」(60-69.9%)、「多數不自由經濟」(50-59.9%)和「壓抑經濟」(40-49.9%) 劃分經濟類別。
在葡語地區上,澳門的排名是最好的 (70.3%),位於排名榜的第34位 (雖然與2014相比,失去1%)。按美國傳統基金會和華爾街日報聯合公佈的等級劃分中,澳門經濟狀況屬於「幾乎自由經濟」級別。
五個經濟級別中,葡萄牙屬於「適度自由經濟」第三級別(60-69.9%),有 65.3%(與2014相比,多了1.8%)。佛得角也屬第之級別,在上升了0.3%後,佛得角排名第60位 (66.4%)。
第118位的巴西(56.6%),第125位的莫桑比克(54.8%),第136位的聖多美和普林西比(53.3%)和第145位的幾內亞比紹(52%)屬於「多數不自由經濟」的級別。巴西和莫桑比克分別記錄到0.3%和0.2%的跌幅,而聖多美和普林西比,以及幾內亞比紹分別有4.5%和0.7%的增幅。
葡語國家共同體中三個國家位於經濟自由指數最差級別——「壓抑經濟」,安哥拉排名第158位,有47.9%(與2014年相比,增長了0.2%),其次是排名第167位的東帝汶,有45.5%(增長了2.3%),以及排名第173位的赤道幾內亞,有40.4%,但與去年相比,失去4%。
香港在經濟自由指數上處於領先地位,有89.6%(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0.5%),而且該指數亦分析法律方面(產權,貪污腐敗程度)、政府的限制(財政自由和政府開支)、監管效力(企業自由、工作自由和貨幣自由),以及市場開放(貿易自由、投資自由和金融自由)。
據排名榜創建人說,經濟自由應該被理解為「每個人掌控自己工作和財產的基本權利」,即是,在經濟自由社會上,人們有自主按照自己所想的方式來「工作、生產、消費和投資」,而且政府允許「勞動、資金和貨物自由流通,除必須保護和維持該自由外,不能強迫或限制自由」。

 

澳門經濟屬「幾乎自由經濟」

葡語地區排名最好的澳門,在排名榜上排名第34位 (70.3%),屬「幾乎自由經濟」的經濟級別,儘管與去年同期相比,已經下跌了1%。
排名榜創建人講述,該失分反映「勞動和貨幣自由的下滑,超過政府支出管理和財政自由的微小增長」。
根據排名榜的文章,在亞太地區的42個國家中,澳門排名第9位,而且澳門總得分高於全球和地區的平均水準,列入世界增長率最快的國家之一,「大部分主要是來自賭博和旅遊業的刺激」。
雖然,在過去的五年中,澳門經濟自由度下降了約3%,但分析員強調,「澳門歷史悠久,作為一個自由的港口城市,以及為開放國際貿易和投資提供了經濟自由的穩定基礎」。
亦可根據「司法系統在很大程度上尊重產權,政府加強努力打擊洗黑錢」、「低稅」和「謹慎的政府開支」這些方面。
佛得角在葡語國家中處於領先地位

排名第60位的佛得角,在2015經濟自由指數上,位居葡語國家共同體和非洲葡語國家第一位,該指數並記錄佛得角「在經濟自由上一直獲得最好的成績」。
排名榜的解釋性文章強調,產權和國家措施「在貨幣穩定和法治的改善上」企圖擺脫貪污腐敗,使佛得角在撒哈拉以南的46個國家中排名第三位,佛得角總成績高於全球和地區平均水準。
文章還強調,「在過去五年,佛得角的經濟自由上升約2%,反映了十個經濟自由評估中有六個得到大改善,包括投資、稅收自由和產權」。
美國傳統基金會和華爾街日報聯合創立的分級上,排名榜兩位創建人指,佛得角屬「適度自由經濟」級別。
研究了186個國家和按等級分類了178個國家的分析師們認為,「隨著宏觀經濟的良好持續穩定和政府穩定的管理,佛得角在經濟發展和增長上取得顯著的進步」。
葡萄牙在40個歐洲國家排名第30位

2015年經濟自由指數上,葡萄牙排名第64位,有65.3%,與2014相比,增長了1.8%,佔據經濟自由2015年,該指數的第64個位置是65.3%。在40個歐洲國家中,排名第30位。
根據排名榜,葡萄牙在貪污腐敗、政府開支、稅務、企業、工作、貨幣和貿易自由上有所進步,葡萄牙屬排名榜中的第三類「適度自由經濟」(60- 69.9%)。
排名榜的創建人講述,「外部的艱難環境和國內銀行危機並沒有阻止葡萄牙在經濟自由上的前進」,他們強調「企業和勞動規定的一個重要靈活性」。
除此之外,葡萄牙在許多領域上落後於其他歐洲國家,即是,「因嚴重影響政府財政的金融企業債務的免除,以及阻止市場因工作需求改變而作出有效調整的嚴格勞動法,使國家開支佔據國家經濟的大半以上」。
法治國家的尊重是在一般情況下,「但預算問題源於司法系統的落後」,分析也表示186個國家中,其中178個國家在排名榜上按等級分類,其餘八個國家因缺乏數據被排除在外。
巴西維持「多數不自由經濟」

巴西在分類的178個國家中排名第118位,56.6%的「得分」使巴西列入「多數不自由經濟」等級上,是第三等級的最差四位。
因五個考慮經濟自由研究效益的下跌,與2014年相比,下跌了0.3%,巴西在南加勒比海地區和中美洲的29國中,排名第21位,巴西總得分低於世界平均水準。
在過去五年,巴西經濟自由增幅不到0.5個百分點,「金融自由和減少貪污腐敗的進展,因監管效益的下滑而互相中和」。
提及的經濟自由是指貨幣、稅務、企業和投資,以及政府開支方面。
「停滯的經濟自由的負面影響,很大程度上,是商品在過去十年高價格強烈增長的結果」,但是巴西需要「更廣泛和連貫的改革,以確保經濟的長遠發展」,據排名榜分析員講述。
和平造成莫桑比克的經濟增長

內戰和發現天然氣儲量後,相對和平一直推動著莫桑比克經濟增長,但該國在2015年經濟自由指數上仍位居於第125位。
莫桑比克有54.8%,與去年相比,下降0.2%。莫桑比克在撒哈拉以南的46國非洲國家中排名第24位,其整體分數稍低於地區平均水準。
莫桑比克列入「多數不自由經濟」等級,看到莫桑比克因企業、稅務、投資和貿易自由的顯著減少而帶動勞動和貨幣的自由改善。
分析員認為,「特別令人擔憂的是政府開支的大幅下降」和「持續稅務的嚴峻,可能會危及商品暴利的生產使用」。
分析指,除「司法系統因政治影響和貪污腐敗成為公共部門常見的現象,司法系統繼續無效力和易受損壞」之外,「這種下降趨勢破壞已經十分脆弱的經濟基礎」。
分析批評「嚴厲的勞動市場,加劇了失業和就業困難」,莫桑比克經濟形勢的分析員也強調,「大部分人口因嚴峻的企業規則阻止創業決心,而困在自給農業中」。

 

聖多美和普林西比的升幅較大

該群島在2015年經濟自由指數上有最大的升幅,進步了4.5%,但仍處於「多數不自由經濟」等級,佔據了第136位。
該增幅顯示,在研究上,十個經濟自由設想中有七個達到改善效果,即是,涉及監管效率,公共財政管理和法治國家方面。
美國傳統基金會和華爾街日報的共同研究,分析了186個國家,其中178個國家按等級分類。該研究表示,儘管聖多美和普林西比在2015年經濟自由指數上有巨大顯著的改善,但仍在撒哈拉以南46個非洲國家中排名第29位,結果低於世界平均水準。
「這一年經濟自由的得分消去2013年的記錄」和「2011年的3.8%增長在企業自由上獲得30分以上的分數,使得聖多美和普林西比離開經濟「壓抑經濟」等級——五個等級中最差。排名榜的經濟自由分類,按「自由經濟」(80-100%)、「幾乎自由經濟」(70-79.9%)、「適度自由經濟」(60-69.9%)、「多數不自由經濟」(50-59.9%)和「壓抑經濟」(40-49.9%)而分類。
幾內亞比紹有所改善

幾內亞比紹自2011年起,經濟自由指數上升5.5點,雖然2012年的軍事政變造成不穩定結果,但是幾內亞比紹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上仍位居第145位 (52%)。
根據美國傳統基金會和華爾街日報的排名分析,這情況反映「貿易和貨幣自由,以及政府開支控制的改善,從而抵消腐敗和企業自由的惡化」。
幾內亞比紹的總結果仍然遠遠低於全球和地區的平均水準,位於「多數不自由經濟」的經濟等級。
儘管「因2012年的軍事政變導致經濟持續不穩定,在過去五年,在公民經濟自由的改善上,有明顯的進步」,研究創建人互相祝賀這事件。
同一消息來源指出,「在尊重政府開支控制和企業自由上,有兩位數的改善結果」,這進步允許國家離開經濟「壓抑經濟」等級。
安哥拉的壓抑經濟

安哥拉經濟自由被列為「壓制經濟」等級,位居第158位,有47.9%的「得分」,在撒哈拉以南的46個非洲國家中排名第39位。
在排名榜的分析上看出,安哥拉得分遠低於世界和地區的平均水準,在經濟自由上,安哥拉上升1.7個百分點,「儘管因政治干擾,貪污腐敗的問題和司法獨立性的缺乏而繼續破壞經濟發展的基礎」。
文章說明,除「壟斷和幾乎壟斷成為主要經濟部門的常見現象」外,「政府十分依賴石油和鑽石的收入,伴隨著效益損失,在經濟上佔主導地位」。
東帝汶:改善壓抑經濟

東帝汶顯示出貿易和企業自由的進步,約2.3%的增長,但該國仍處於「壓抑經濟」級別,排名第167位 (45.5%)。
努力促進投資和提高監管效益,造成研究效益的十個考慮經濟自由中有四個得到增長。
根據這項研究,東帝汶在貿易、企業和貨幣自由,以及貪污腐敗水準的改善,部分抵消了勞動和投資自由的下降。該東帝汶是亞太地區42個國家中排名第40位,其總成績遠低於全球和地區的平均水準。
對分析師而言,該國「繼續成為全球經濟較少自由的國家之一」,雖然,在過去的五年,東帝汶的經濟自由總共上升2.7%,「出發點是如此的低,經濟活動持續壓抑」。
排名榜文章記述,「經濟機構和基礎設施仍然薄弱」,東帝汶從印度尼西亞獨立後的殘餘不穩定仍然 「減緩甚至阻止許多經濟改革」。
赤道幾內亞,葡語國家共同體中最差

經濟自由指數評估的186個國家中,把其中178個國家按等級分類,赤道幾內亞位居第173位,遭受4個百分點的跌幅,是這一年最大的跌幅。
失去了4個百分點後,赤道幾內亞擁有40.4%的得分,該國家歸入「壓抑經濟」等級,在撒哈拉以南的46個非洲國家中排名第44位,成績遠遠低於全球和地區的平均水準。
排名榜分析提醒,「在過去五年,赤道幾內亞的經濟自由下降超過7分」,該國「49分的惡劣成績是政府開支的結果,在金融自由和產權上下跌超過10分」。
豐富的石油儲備引起較高的經濟增長,「但大部分的赤道幾內亞地區仍處於貧困狀態」,文章補充,「這也顯示腐敗政府的存在、小團體的人和其他精英在石油產業上有千億美元的收入」。
分析員強調,除「司法系統是全球最弱國家之一,而且總統辦公室直接影響司法系統運作」外,「該政府繼續影響國外投資決定、重點工業的資助、資本流動的控制,以及維護一般情況下的一個廣泛存在的經濟」。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