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蘭姆 * - 責任的情境 - Plataforma Media

約翰.蘭姆 * – 責任的情境

 

「一切是伴隨著一位好老師開始的」,這句子可以在葡萄牙的首都見到,這是去年11月,工會反對該國教育條件鬥爭中的託詞,要求部份的政治歸還。這句話讓我思考和指引著我,長期獨自一人在餐廳吃午餐的期間,穿越時空重新探訪26年來不間斷地入讀多個學校的眾多老師中的某些人。這個旅行與地中海風味相反,是酸甜的。
我一直都覺得老師就像一本書。有些我們讀了,但沒有留下印象,不好也不壞。成為一天中的泡沫和讀過後我們並不記得的書名。而有些長久或強迫我們去讀後,但從不會激起我們的興趣。還有其它我們認知其價值,但是卻不熱愛,但最終他們影響了我們每日生活中的行為。我們再看一次他們,他們造就我們的本質,在我們的樹枝上添加新的種類。
但就像書本,嘗試定義好老師的原型是一個看似容易的工作,但始終未能真正的實施。在音樂資訊領域有這個古老想法,就是煉金術士分析每個時代的不同音樂成就,能夠摘要一系列的規則,允許電腦不僅識別是否一首音樂,是或不是一個商業成就,而是允許跟隨同一規則去自動化生成一個成功的主題。(不?)幸運地,真相(尤其在有關這些東西的熱情上) 是無限複雜的,以及至今,仍不能根據任何計算機演算法或數學規則去預測。同一方式,我的看法是好老師不是任何一個課本的產品,而是從根本原則的條件結合而成的整體結果,如:性格、技術、知識和熱情。而這些所有成份結成一個整體,而想法的情境也是很重要的,但多變的運行已超出教師本身的能力。情境理解為老師是老師的空間——時間,即:父母,學校,課程和最後是誰來教。這成份是,每個學期的多變,將是確認老師的適應性和毅力水準。
好老師,本質上,是要有所需的可塑性去採用教課的背景,是多變和不斷地發展的。這,學生的診斷,無論是個人或是團體,根本的是能代入理解社會文化背景。正是這一點,澳門的背景是相反的,例如,近幾年我在葡萄牙教書,可以說是「洗牌遊戲」。在一個班裏有很多多樣式和參差不齊的情境,無論是科學知識的水準,或是廣義的文化(語言、宗教、美食、社會習俗、行為準則等),存在不是一個班,而是很多班裏面的一個。有些大概確認的團體,有時是互相衝突的,要求不同的方法去發展。好老師的面前有很多情境,將必須加倍靈活應用上述結構原理,尤其是熱情,就像誰說的,是做好老師的可行性。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