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新育 * - 梅新育:港口風波無須過度擔心希臘「任性」 - Plataforma Media

梅新育 * – 梅新育:港口風波無須過度擔心希臘「任性」

 

希臘新政府27日宣誓就職當天就叫停該國最大港口比雷埃夫斯67%股權出售交易,由於中國遠洋運輸集團(中遠)是這項交易中最強有力的競標者,由於比雷埃夫斯港是中國提出的「中歐陸海快線」計劃起點,這個完全出人意料的舉動在中國、希臘和國際市場上引起廣泛的關注和震動,不少人擔心中遠可能在希臘折戟沉沙。這種擔心可以理解,卻是過度的。
號稱「反緊縮內閣」的希臘新政府這次叫停出售比雷埃夫斯港口67%股權,是其叫板希臘與歐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整個救援緊縮計劃的一部分,並不是作為單個專案叫停的,更不是專門針對中遠的,因為中遠並不是這筆股權交易的唯一買家,而是要與另外4家競標者通過公開程式投標競購。而且,這筆交易被暫時叫停也談不上對中遠造成多大實質性損害,因為這是一筆尚未開標、更談不上支付真金白銀的交易,中遠此前投入的8億歐元資金是用在2008年就已經獲得35年特許經營權的二、三號碼頭上,正在投入4億歐元的是三號碼頭的擴建工程,比雷埃夫斯港67%股權交易結果如何,無損於早已完成且對雙方效益良好的二、三號碼頭35年特許經營權。所以,對這次波折,不妨稍安勿躁。
不僅如此,希臘新政府的這項決定不太可能持續太久。因為希臘新政府反對緊縮,實質上是反對救援緊縮計劃的「節流」部分,認為這部分壓縮財政支出和經濟結構調整等方面內容會給希臘人帶來太多痛苦,而中遠要參與的競購比雷埃夫斯港口股權招標屬於其財政「開源」,本質上並不在其反對的範疇之內。
而且,不管希臘新政府「反緊縮內閣」如何排斥緊縮計劃,反對壓縮財政支出,但每天開門七件事,他們無法逃避組織財政收入的任務。緊縮計劃本來可以減少對財政收入的需求,他們越是反對緊縮計劃,就越是需要尋找、組織財政收入來支付沒有壓縮的財政支出專案。同時,由於他們叫板前政府與歐盟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已經達成的救援緊縮計劃,新的信貸資金流入因為不確定性上升而幾乎全部停止,尋求收入的壓力還會進一步放大。出售比雷埃夫斯、塞薩洛尼基等港口本來就能夠為希臘財政帶來大筆收入,面對日復一日加大的組織財政收入壓力,希臘政府真的能夠長久無視嗎?畢竟希臘債務2月28日就要到期,單方面債務違約的後果不是希臘經濟承受得起的,也無助於希臘新政府的權威和穩定。
比雷埃夫斯港口股權交易若能完成,不僅能直接給希臘財政帶來數以十億計的收入,而且能夠帶來大筆新的固定資產投資,增加其就業和國民收入。希臘國民銀行的一項研究表明,到2018年,包括二號碼頭和三號碼頭在內的比雷埃夫斯港項目將使希臘國內生產總值增加2.5%,創造大約12.5萬個就業機會。筆者不甚瞭解另外4家競標者的增長、就業和納稅記錄,但中遠此前取得二號、三號碼頭35年特許經營權後在業務增長、投資和就業等方面記錄良好,2008—2014年間比雷埃夫斯港集裝箱輸送量從43萬標箱增長至316萬標箱,80%的增長歸功於中遠,22日開工的三號碼頭擴建項目可望讓比港集裝箱輸送量再度翻番,直接增加1000多個就業崗位,又有李克強總理親自出面背書的「中歐陸海快線」計劃發展前景吸引。有鑑於此,希臘政府實在沒有多少理由長久暫停這筆交易,更沒有任何理由折騰7年前與中遠達成的協議。「比雷埃夫斯港的多數股權將不再會出售,我們將基於希臘人民的利益重新審視同中遠集團的合作。」——負責航運的希臘副部長特裡查斯如是說,事實已經、還將繼續證明,對希臘人民最有利的方案就是繼續並擴大和中遠的合作。
有鑑於此,我國政府和中遠集團對這次波折不妨稍安勿躁,反應不必過於激烈,也不必一遇波折就匆忙提高出價。中國與希臘一直關係良好,2011年利比亞內戰爆發時中國撤僑三萬餘眾,希臘政府上上下下、朝野各派和社會各界給予了超常規的協助支持,對我們迅速安全撤僑發揮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我們感念在心,也表明我們與希臘之間沒有不可化解的矛盾心結,對這個中國-希臘-巴爾幹三贏的專案要有信心。我們可以與希臘新政府加強溝通,讓他們認識到比雷埃夫斯港口股權招標無損於其反對過度「節流」的立場,相信希臘新政府最終會服從客觀經濟規律,重新啟動這個項目招標。從厄瓜多爾2007年單方面決定對外資石油企業徵收99%超額所得稅,到蒙古在前幾年初級產品牛市期間步步收緊礦產開發外資政策,中資企業在海外遇到的類似波折非止一端,東道國政府和社會最終還是在客觀經濟規律面前碰壁而不得不收回不切實際的主張,而且醒悟越晚,付出代價越大,最近波折的結局也不會例外。我方從國家到企業,都已經積累了足夠的實力,經受得起一時波折的考驗。

 

* 國家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