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桑比克的歷史不允許我們過分樂觀」 - Plataforma Media

「莫桑比克的歷史不允許我們過分樂觀」

 

莫桑比克經濟學家若昂.莫西卡堅持說,莫桑比克迫切需要重新制定它的農業政策,他認為,新政府需要採取利好農業的宏觀經濟戰略,這樣才能夠和長期困擾這個國家的高度貧困與營養不良作鬥爭。

 

在馬普托市接受《澳門平台》的專訪時,這位莫桑比克博士同樣對莫桑比克「令人擔憂的」公共債務增長發出了預警,莫桑比克公共債務已經達到67.5億美元——這相當於莫桑比克全國國內生產總值(PIB)的29.6%,他提醒人們,莫桑比克對於採礦業的期望,尤其是對於天然氣工業的期望,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夠實現。

澳門平台:您經常說,莫桑比克的經濟穩定就如神話傳說。您可以解釋一下,為什麼您這樣說嗎?
若昂.莫西卡:莫桑比克的經濟穩定就像一個神話傳說,因為莫桑比克的風險因素太多了。在莫桑比克的經濟部門,存在著依賴於外部因素的風險,我說的是能夠對莫桑比克經濟發展趨勢產生很大影響的一些國際經濟部門的變化。這種情況的產生,是因為莫桑比克在基礎設施領域、立法層面存在很多空白,主要是政府機構的執行能力上留有很多空白。正是基於這樣和其它各種原因,所以我說,談莫桑比克的經濟穩定就像講神話一樣。現在的實際情況是,出現了很多積極因素。例如,儘管銀行利率很高,但通貨膨脹卻很低。而實際上,莫桑比克大部分老百姓都很貧窮,也就是說,在莫桑比克存在著嚴重的貧富不均。這種情況可能會造成社會和政治的不穩定。因此,我們必須認識到,在莫桑比克存在著這樣一種經濟,其穩定性基於這樣一些因素,而這些因素又經常變化,很多情況,莫桑比克政府都無力進行直接干預。

澳門平台: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最近宣佈,莫桑比克的宏觀經濟穩定性「非常強勁」,經濟增長率達到7%左右。您怎樣解讀這個消息?
莫西卡:這些數據是確鑿無疑的。實際上,莫桑比克的經濟正在增長,這裏既有外商的直接投資,也包括莫桑比克的國內投資。但是,我們也應當看到,這只是此次經濟分析的一部分。問題是,一些公共機構和諸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這樣的機構,他們在做經濟分析的時候,都忽略了一個國家所存在的很多社會和經濟因素。
從經濟指標的角度來講,我可以武斷地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結論是錯誤的,但是,還有很多其它的積極因素、社會因素和政治因素,這些因素在我們做經濟分析時都應該予以考慮,因為一個國家的經濟是多種因素組成的混合體。同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也接觸到莫桑比克經濟中的一些的因素,例如公共債務問題,這也是事實。這樣一來,你就會發現,總的來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報告只是嚴格的意義上的經濟分析,他們沒有做跨學科綜合性研究。照我看來,這就是這類組織在做經濟分析時的不足之處。

澳門平台:莫桑比克存在著一種「悖論」,即大約7%的年平均增長率和大部分人口的長期貧困與營養不良。您怎樣解釋這個現象,又怎麼做才能夠解決這個難題?
莫西卡:莫桑比克的經濟增長集中在一些特定的經濟部門之中。我們有天然氣、石油工業,基礎設施包括鐵路、港口和機場等等。其次,我們的人口和城市的房地產也在增長,交通業、以及商業也在增長。這些部門都是和莫桑比克現階段的經濟引擎密切相關的工業門類;它們在地域上非常集中,而且都限制在很小的區域內。

不斷增長的公共債務

澳門平台:您怎樣解讀莫桑比克不斷增長的公共債務?
莫西卡:債務問題,本身來說,說不上是什麼好事,還是壞事。如果莫桑比克的經濟不能夠償還這筆債務的話,債務就可以變成壞事。如果莫桑比克的經濟能夠償還這筆債務的話,債務就可以變成好事,尤其是當這筆貸款是長期貸款的話。而且,如果貸款的利率很低,也是很好的事情,例如中國和印度的貸款。因此,現在存在著獲得貸款的有利條件,人們希望未來能夠取得收益,尤其是礦產資源相關的行業。
但是,不幸的是,這並不是完全按照人們的願望在發展。人們對於財政收入和礦產資源發展的期望會受到很多因素的影響,而且這些因素都不是莫桑比克政府所能決定的。有很多國內和國際的經濟因素都會影響到我國政府償還貸款的能力。一旦出現這種局面,莫桑比克就有可能爆發經濟危機。因此,目前,已經有信號表明,我們必須對債務給予最大的關注。

澳門平台:莫桑比克的執行機關(財政部)(當時由曼努埃爾.鄭領導,現在的新政府中,由阿德里安諾.馬來安內接任)認為,莫桑比克的債務還處於可持續發展的階段。您怎樣解讀他們這一立場?
莫西卡:作為一個國家的政府,對外必須保持一種積極姿態,而不是相反。但問題是,他們所講的期望和預期都沒有經過深思熟慮。而且,不幸的是,他們的這些樂觀預期並沒有落實的跡象。煤炭價格處於低谷,潘德/泰馬內氣田也未能實現國家生產與出口計劃,不能夠為國家創造收入。而位於莫桑比克北部的氣田,目前還處於觀察期,而且有一些不利條件。因此,這些因素都是政府在作如此樂觀預期的時候應給予考慮的東西,因為這也是制定國家計劃目標的一部分,這些目標不僅指的是莫桑比克預期目標,也包括國際社會的預期目標。

跨國公司在莫桑比克的最新情況

澳門平台:您怎樣看待目前跨國公司在莫桑比克的情況,依您看來,新的《石油法》會給莫桑比克帶來哪些好處?
莫西卡:儘管我還沒有研究過這部《石油法》,但是,我知道這些石油公司享受著很高的稅收優惠政策,而且也瞭解到政府對於在莫桑比克投資施加了一些條件。對於後者,政府這樣做有著積極的意義。我瞭解到,這些跨國公司為了自身的安全也提出一些其他的條件,這些條件政府也考慮了。但是,即使這樣,莫桑比克政府所給予的財稅優惠政策依然很優惠,而且這些十分優惠的經營條件也很有利——有時候,和莫桑比克國內其它行業和莫桑比克的民族資本投資相比,可以說是構成了歧視。我還瞭解到,我們的匯率政策對於能源業也是特別對待的。據說,這些財稅優惠政策吸引很多國外投資,大家都想到莫桑比克來開發。最重要的是,我們注意到稅收征繳的問題。我們需要認識到那些可以運用到稅收中,而且那些跨國公司依然可以享受,又不會在很大程度上影響到莫桑比克的競爭力的稅收優惠極限額度。我個人認為,現在的合同對於跨國公司來說非常有利,卻不利於莫桑比克政府。

澳門平台:為了讓莫桑比克人民從天然氣工業中受益,我們需要做哪些工作?
莫西卡:首先,老百姓能夠具備購買這些不同天然氣產品的途徑,我這裏所講的還包括其它能源產品。其次,莫桑比克人民能夠在天然氣工業中實現就業。第三,大力發展莫桑比克本國的公司,使它們有能力和競爭力,能夠提供物流保障能力和提供服務的能力。不幸的是,我們現在所缺少的正是這種能力。莫桑比克的本土公司都很弱小,在提供服務方面都不能夠和本地區的其它公司展開競爭。另一方面,而且這一點很重要,那就是移民問題(國內老百姓的重新安置)。在重新安置這些人口的過程中,我們必須非常謹慎。
澳門平台:由於莫桑比克政府所宣佈的莫桑比克開始受益於天然氣生產日期,要快於獨立諮詢人所宣佈的日期,這樣就出現了爭議。您對這個爭議有什麼要說的沒有?
莫西卡:是有這樣一個爭議,從另外一個角度看,莫桑比克政府也需要創造一個經濟預期,來打消人們可能會有的消極預期。實際上,那些說這些短期就會有效益的人,他們本身也沒有指望這樣,因為,我們正在達成目標。然後,又有國際諮詢人和天然氣公司自己出來說,還要等更長的時間,才能夠開始效益。其實,在所有這一切爭議的過程中,時間不是由任何那一家說了便算。沒人能夠長著千里眼,可以預計將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關於梅蒂卡爾貶值

澳門平台:最近,莫桑比克中央銀行(BM)似乎把2014年梅蒂卡爾的貶值歸結為心理因素、大選後的不穩定局面和過去一年的政治壓力。您同意這種說法嗎?
莫西卡:莫桑比克中央銀行,有時候講的話並不是那麼回事。武裝衝突從2013年就開始了,但是那時候梅蒂卡爾並沒有貶值,而且國外投資在持續增加。因此,如果梅蒂卡爾出現貶值的話,那只是因為投資變少了。出現這種局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穩定性是其中之一,但不是唯一的因素。莫桑比克中央銀行沒有必要顧左右而言他,扯上什麼政治衝突。

澳門平台:您認為,新政府應當採取哪些措施吸引外商來莫桑比克投資?
莫西卡:首先,應當確保國家能夠有真正的和平,因為莫桑比克沒有真正的和平。我們生活在一個沒有和平的和平時代裏。政府必須保證解決貧困問題。第三,我們需要創立一個政府治理架構,在這個政府治理架構裏,有著完備的、能夠為廣大投資者提供保護的指導方針和政策體系。而且,除此之外,我們還需要一個技術型的政府,懂得怎樣和跨國公司打交道。

對於新政府的期望

澳門平台:在2014年10月15宣佈投票結果後,莫桑比克新政府在最近宣誓就職了。您對這一屆新政府有著什麼樣的期望,以及您怎樣看待這次政府的組成?
莫西卡:這是一屆最年輕的政府,儘管他們之中的一些人經驗豐富。這是一屆在性別組成上相當不平衡的政府。他們的組成人選和格布紮(費利佩.紐西總統的前任)政府中的既得利益集團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的政府。政府的部門設置減少了,這是一個好現象。也有一些部門,人們對他們心存疑慮,例如國土、環境和農村發展部部長(由塞爾蘇.科雷亞擔任部長一職)。人們所提出的問題不外乎這些:如果土地都歸這個部門管理的話,那麼農業部還管什麼咧?農業部不管土地,它還管什麼?環境也歸入和國土有關的部門管理了嗎?
也還有其它問題。我們有些部長對他們所領導的部門毫無經驗可談。因此,人們對於新政府的組成既有積極評價,也存在著疑問,這些疑問也許隨著時間的推移,以後能得到回答,但是,最重要的是,新政府和上一屆政府有著很大的經濟利益關係。現在,新政府需要避免重蹈上一屆政府的覆轍,防止上一屆政府的大問題死灰復燃,我所說的是政治軍事衝突和貧困問題。關於衙門中的門難進臉難看、濫用職權、老爺作風和腐敗等問題,我個人認為,在新政府中,不會比格布紮所領導的政府更差勁。

澳門平台:紐西的新政府中,比以前少了5位部長、5位副部長。您認為這項措施會讓莫桑比克有收益嗎?
莫西卡:這一舉措所發出的信號是積極的,但是,聽其言觀其行,我們更希望看到他們怎樣落實這一舉措。新政府部門的減少,並不等於意味著,政府更加高效或者政府治理的水準更高了。但是,這一舉措可以解讀為新政府對於各個職能部門的協調作用更加注意了。也許這也意味著,新政府注重在政府治理的各個不同領域之間營造一種更大的相關性。
但是,在我們為未來做出預期的時候,我們還是需要謹慎一些,因為,莫桑比克最新發展的歷史告訴我們,我們不應該過於樂觀。執政黨、主要的經濟力量、莫桑比克解放陣線政治權利系統內部的政治聯盟之間的博弈,依然存在,在某種程度上,這種局面將會繼續反映在新政府之中。我們所希望看到的是,紐西將會採取什麼樣的行動。

政治壓力

澳門平台:最近,莫桑比克最大的反對黨-莫桑比克全國抵抗運動,宣佈一個在莫桑比克中心和北方建立共和國的想法,該黨的領導人一直是阿豐索.德拉卡馬。這種局面,會在多大程度上影響莫桑比克的經濟?
莫西卡:此事對政府的意義,我所知甚少,更別說中心和北方的共和國這件事情了。但是,不管怎麼樣,這種爭議都不是什麼好事情。如果,這種軍事不穩定發生在前幾年的話,那是因為格布紮政府缺乏良好的政治對話能力。莫桑比克全國抵抗運動不應當選擇武裝對抗的方式,這是事實,但是,新政府應當表明立場,他們不希望通過這種方式來解決問題。

這些投資沒有創造很多就業,尤其重要的是,這些投資沒有讓當地老百姓受益。因此,這些部門的經濟增長和經濟活動,引起了地區發展的不平衡,在這些地區,存在著饑餓、貧困和營養不良。
因此,為了解決這一難題,我們必須發展農業,特別是以家庭為單位來發展農業。
我們必須促進民族資本投資,讓他們從投資中受益,在生產方式上開展創新。國家必須制定促進民族資本投資的優惠政策,特別是農業領域投資的優惠政策。

澳門平台:您認為,我們還應當做些什麼,才能讓老百姓切實地感受到這種高速經濟增長所帶來的好處咧?
莫西卡:國家必須促進農業發展,尤其是在食品生產領域。政府必須創設一套機制,這樣我們所修建的基礎設施就會不只是把首都和我國的北方連接起來,更重要的是,要實現縣縣通、村村通,把大城市和農業生產區連接起來,這樣農業生產區的富餘的產品才能夠運出來。但是,我們首先要做的是,要為老百姓提供優質服務,這裏我所說的是教育與衛生。我們必須開展革新,這樣才會提供生產率。至於其它方面的工作,我們必須增強整個農業生產過程的活力,改善種子的質量,利用好貸款和灌溉基礎設施。

關於政府預算的自給自足

澳門平台:關於政府重新制定莫桑比克農業政策的有關工作,您認為所缺少的是什麼內容?
莫西卡:總的來說,莫桑比克的農業政策不是利好農業的。我國可能會有好的農業政策,但是,當國家的宏觀經濟政策都不利好農業的時候,你還指望著這些子行業的政策,最終會帶來什麼人們所希望的好結果嗎?然後,我們需要在農業部門內確定哪些是優先發展的項目,這些項目包括農業區塊、農業研究項目以及基礎設施的建設。我意思是,我們要把好鋼用在刀刃上,我們要把政府預算(OE)用在哪些能夠發揮最大生產性效益的地方。

澳門平台:莫桑比克很大一部分的政府預算都是靠國際援助資助的。這種依賴程度甚至達到影響政府國內決策的地步,請問,是這樣的嗎?
莫西卡:我並不認為現階段的國際合作對國內決策造成干擾。可能會有一些孤立的案例,但總的來說,這些發展基金都是政府預算資金,而且是由莫桑比克共和國政府決定怎樣使用這筆資金。

澳門平台:至於政府預算,什麼時候莫桑比克可以實現完全的自給自足?
莫西卡:我認為,做到這一點很困難。不幸的是,我國經濟不能夠創造足夠的財富,來為我們獲得龐大的稅收和財政收入創造基礎。儘管我們承認莫桑比克稅務局(A.T.)在這方面已經做了大量工作,而且來自於稅收的政府收入也有了明顯的增長,這都是事實。但是,這個數字的絕對量是很低的,儘管一直在增長。同時,我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我國的經濟必須創造更多的財富,才能夠滿足國家發展的需要。其次,我們擁有一個很臃腫的政府機構,它需要耗費很多金錢,大大超出我們應當花費的份額,同時,我們還在產生很多中長期的貸款,這樣會嚴重累及公共賬戶。因此,儘管國際捐款人的比例有了顯著下降,但是,現在莫桑比克想要考慮實現政府預算的獨立性是很困難的,這主要是因為公共債務有了急劇的增長。

 

斯蒂芬.亞撒利雅.夏維索,馬布托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