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員中缺乏「制定法律的法律顧問」 - Plataforma Media

議員中缺乏「制定法律的法律顧問」

 

議員陳美儀抱怨澳門議員缺乏積極性,並強調:「制定法律並將之公之於眾的工作需要一個團隊來完成」。
在接受《澳門平台》採訪時,這位直選產生的議員承認,就目前而言,「出於對葡萄牙和中國已簽訂多年的一個協議的尊重」,在全體立法會議上必須保有由政府任命的議會代表。

 

澳門平台:議員們應該在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AL)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陳美儀:如今是我第二任期的第二年。我相信,作為一名議員,我首先應該瞭解澳門居民的需求。然後,毫無疑問的,我們必須有一定的法律知識。
在如今這個高速發展的時代,我們的法律十分落後。澳門存在已經執行了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的立法。我們試圖向政府施壓,以加快一系列措施的更新,使其能夠適應澳門的現狀。

澳門平台:您對議員們的工作有何評價?
陳美儀:我不能分析其他議員的工作。有人說這個或那個議員沒有完成足夠的工作,但事實是,我們必須認識到這些人都有受到部分群眾的支持,這也就是說,支持他們的人是肯定他們的工作成果的。

澳門平台:不是所有的議員都有民眾的支持。還有一些由行政長官任命的議員。在將來議員的產生是否都應該通過人民選舉?
陳美儀: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席位分發系統,在主權移交前就已存在。當時,葡萄牙和中國簽署了一個協議,其中指出,立法會議上的部分議員必須是由政府委任的。我認為是葡萄牙政府希望議會中能有代表葡萄牙社群的議員。但我們也必須看到,1999年,議員人數較少。直接選舉產生的議員數增加,委任議員數目也繼續保持。
這一協議必須得到尊重。現在,如果問我是否不應該改變,那這就是另一個話題了。

澳門平台:您是由人民選出的議員。您贊成保留直接任命議員嗎?
陳美儀:我是直接通過選舉當上的議員,我當然支持選舉這一直接手段。我只是想表明我們應該保持這個系統,因為它是葡萄牙和中國達成多年的協議的一部分。要改變就必須要討論。

澳門平台:由於委任議員馮志強的言論(認為「打者愛也」,並建議,如果發生衝突,女人應該「不反抗」以免「受到不好的對待」),這一辯論已經被提上日程。
陳美儀:我還是要說,尊重該協議,我們應該保留委任議員。但如果特指某些人,雖然我們不能投票給這些議員,但事實是我相信政府會知道人民對這些人的看法,然後在下次(委任議員的進程中)考慮這一點。
當然我不同意也不支持該議員在立法會中發表的言論。你可以發現那個時候所有議員都支持家庭暴力應被視為公共犯罪這一觀點。我們所有人都已經作出決定。當然,馮志強議員絕對有在立法會上發表言論的權力。

澳門平台:您同意這位議員傳達的想法仍植根於澳門社會嗎?
陳美儀:我不這麼認為。例如,大家可以看一下男女大學生的數量幾乎是相同的。教育工作者認同所有孩子都有學習的權力。也與勞動力市場有關,不存在歧視。

澳門平台:當下有許多對議員的笑聲。有考慮要退出嗎?
陳美儀:人們笑了,因為他們感到很驚訝。而沒有人離開是因為我們必須在那裡。這個討論在投票前就已經進行了。我們必須對擬議中的法律進行表決。

澳門平台:您對立法會主席在這一討論時刻有何期望?
陳美儀:請注意,那天主席沒發表講話,因為所有議員都有話語權。而且他傳達了人民的意見,儘管是少數人民的。

澳門平台:還是關於議員的工作。立法會作為澳門的立法機關,您如何看待部分議員缺乏立法積極性呢?高天賜是唯一一位展示出有些許積極性的議員。
陳美儀:我想其他議員也十分樂意在立法會上提出法律提案。然而,並不是每個人都知道如何進行。即使他們有法律知識,他們是律師,起草一項法律並公佈推行是需要一個團隊來完成的。我相信高天賜有他人的幫助。他對公共服務瞭解很多,就是可能得到這一群人的幫助。

澳門平台:但從未獲得批准。
陳美儀:其建議的總體思路是好的,但內容存在缺陷,是不完整的。這是我的看法。

澳門平台:但從這個角度來看,議員們必須做出更多類似的工作?
陳美儀:是的,當然。如果我們能做到,成就將是巨大的。即使提案未獲批准,但事實上我們所做的已是向政府施壓的一種方式。
但提案必須是表述合理清晰的,而這並不容易,因為我們需要很多法律顧問來制定法律。這是我過去幾年的經驗。
我也希望立法會能有更大的權力控制澳門基礎設施項目的預算。我們一直都在關注一些項目的高額超支。我們必須監督掌控預算和完工期限。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