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亞 * - 當「既定的」壓力和事實進入衝突 - Plataforma Media

諾亞 * – 當「既定的」壓力和事實進入衝突

 

不能停止給予一名建築師「才能」,他熟練地設計出一座大樓,而大樓隨著時間推移,在大自然和其他種類的逆境下展示支撐的能力。
在彭巴,莫桑比克解放陣線的代表大會上,注入混凝土的房屋繼續對莫桑比克政治格局起決定性作用。
結束最近政治軍事敵視和實現2014年大選後,莫桑比克繼續陷入不明朗,當中涉及莫桑比克的安定和確保莫桑比克政府統治的最低共識。
莫桑比克最終服從一個政黨的黨章,而該政黨堅持成為國家唯一政黨。
似乎經過複雜的談判後,分配政府內閣的部長職位,該政府不獲主要反對黨所認可,宣佈政府半成立。
阿曼多•格布紮已保證繼續撤走軍事演習。主要部長維護前執政黨的貿易安全,前執政黨從來不停止貿易,原因在於活動中心掌握在可靠的人手上。
建立主要的管理機構後,前部長應著重於改變或擴展既成事實的理論,透過反對黨的耗損,或者(為甚麼不面對)最終的直接衝突。
媒體在分析既成事實理論方面一直作出什麼的貢獻,或者,正如某人所說,「狗狂吠,但車隊繼續前進」。
政府就職和宣佈成立後,獲多數的地方和國際政府認可,反對黨終於接受現實。
若阿金.希薩諾成功驗證那一戰略,而在莫桑比克解放陣線上,它的信仰仍然是有效的。
不論不久將來可能會發生什麼,不論是保守派還是激進派,都認為主要政黨間缺乏共識會帶來不穩定氣氛,在全國帶來一定程度的反抗。
國會半數不能運作,雖然有法定人數作出決策。
這證明,對於危機的有效和健全管理上,甚至實現立法、省級和總統選舉前,缺乏基本政治的靈活性。
嚴格受憲法約束的人,在司法法律的混亂下,反對國家民主與和平。
如果沒有疑問,選舉無疑是忍受和懷疑。不存在的合法性結果,或者莫桑比克人承認的合法性結果,影響著自獨立後一直統治莫桑比克的政黨,在不認可選舉結果的要求和草案方面,他們慎重和平靜的辯論,捍衛著他們顯而易見的立場。
這是有理由的,公民社會和組織顯示多數人與莫桑比克解放陣線互相捆綁住。
同胞們,我們承認「窒息」策略顯示分歧的結果正產生中。
最重要的方面是,多數國會議員為了國會不認可的馬布多執政黨挑選為政府班子,不知不覺認可其地位。在國會擁有實際力量的情況下,我們看見部分挑選的部長遭到質疑和被阻止上任,這是對他們上任的懷疑。
如果部長職位人選由象徵複雜的權力遊戲的菲利佩.紐西決定,也顯示出最終決策和權力中心轉移到「佩雷拉湖」(馬布多莫桑比克解放陣線總部)。
這不是派別之間的承諾,但實際上強行委任官員。
儘管如此,鑑於該國最近的歷史,相信我們將有新收穫。
如果莫桑比克全國抵抗運動宣佈全國委員會延長索法拉省卡亞區首府的議員任期,以及其領袖與莫桑比克人民期待的菲利佩.紐西政府維持談判意願的跡象。
將會有決策符合最近簽署的放棄軍事敵對行動的協議?
我們將保持極端立場和堅定打開恢復敵視的出路?
或者我們同胞展示愛國的姿態,接近和討論最低協議,確保權力和平過渡階段?
政治家們冷漠,莫桑比克的捍衛者在看到一個或另一個戰略可能帶來利益之前保持冷漠。
必須用眼睛注視華盛頓協議在經濟上的壓制。里斯本協議帶來的新殖民主義。北京協議帶來新殖民主義和開放的戰爭。
圍繞這些協議前進,是莫桑比克人民獨有的責任。
預防立場加劇,促進和平者發展是掌握在莫桑比克人民和政治家手上。
克服「差事」的分配,促進民主權力的分立無需外部諮詢或召集「智者的意見」來完成,因為誰都不知道甚麼是阻礙兄弟之間的協議,在這個國家,部分堅持這些的是他們的孩子(成果)。
因為過去曾發生過,外面來的可以是一個仲介「幫助」,也可以是危險「援助」的來源。我們不希望有「廉價武器」,甚至這應該不是原來同盟國的干預。
「同志」到達所謂的「團結一致」前,是我們莫桑比克人民創造了那個對話的必要空間。

 

* 莫桑比克新聞網站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