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決巴西人重新燃起人們關於死刑這個話題的討論 - Plataforma Media

處決巴西人重新燃起人們關於死刑這個話題的討論

 

一個巴西毒販在印度尼西亞被槍斃,還有一個正等待著同樣命運,這件事導致巴西國內開展了一次關於這種極刑的辯論。在葡語國家共同體內,巴西和赤道幾內亞是僅有保留死刑的兩個國家,他們的死刑條款各不相同。

 

馬爾庫.阿切爾,現年53歲,巴西里約人,12年前,在印尼首都雅加達國際機場,因為其三角翼的管子中攜帶13.4公斤海洛英而被捕。他知道走私毒品到印尼的後果,因為他已經在巴厘島生活了15年,可以講一口流利的印尼語——他逃脫了第一次追捕,但是兩星期後,當他企圖逃往東帝汶時又被逮了。

在一次接受巴西記者勒楠.安圖內斯.德.奧利維拉的採訪時,馬爾庫.阿切爾坦白了他所有的罪行:「我是一名毒販,除了毒販外,我還是個毒販,我不過是個毒販」。在臨近行刑的日子裏,諸如盧拉.達.席爾瓦和迪爾瑪.羅塞夫的巴西人、以及阿根廷籍的教皇法蘭西斯庫這些要人,還有聯合國和大赦國際組織都曾經呼籲印度尼西亞政府改判,但是無果而終。
另外一個巴西人羅德里戈.慕克菲爾德.古拉爾特,現年42歲,目前在監獄裏等待執行死刑,罪名也是毒品走私,他的死刑日期定在下個月,即二月份。古拉爾特於2005年被判處死刑,他被指控的理由是由於在八個沖浪板中攜帶六公斤的可卡因並企圖進入印度尼西亞。他從2004年7月就開始被關押,當時他是在雅加達國際機場被捕的。
在阿切爾被執行死刑後,聯合國呼籲印尼政府暫緩執行該國死刑犯的死刑,而且著手對所有申請寬大處理的請求進行審查。援引巴西通訊社的消息說,聯合國人權組織的發言人,拉維納.沙姆達薩尼表示,在印度尼西亞總統左科.維多多的公開肯定,他駁回所有與毒品走私有關的要求寬大處理請求後,他們對此事件表示嚴重關注,

巴西人對於死刑的立場並不雷同

阿切爾被執行死刑,在巴西國內引起人們不同的反應,由於總統迪爾瑪.羅塞夫參加呼籲對其寬大處理的活動,因此受到巴西國內保守派的嚴厲批評。
其中最著名、最雄辯的要數電視節目主持人蕾切爾.舍赫拉查德,他說印尼是「一個嚴肅的國家」,而且她還批評了迪爾瑪總統。阿切爾如果是在我國被逮捕的話,「他會被按照我國的刑法來處理。但是,不幸的是,他是在一個很嚴肅的國家被逮捕,那裏的司法堪稱典範:我們這裏犯了法的話,你有錢就可以了」,這位巴西電視雜誌SBT、《晨報》和《全年輕》節目主持人這樣評論道。
「迪爾瑪可以做怪相、抗議、甚至召回我國駐印尼大使,但他無權干涉別國的司法審判」,蕾切爾.舍赫拉查德又說道。
這場爭論的戰火居然燒到政治黨派那裏,甚至有執政的巴西勞工黨領導人,並不認同迪爾瑪的觀點,比如瑪利亞.德.羅薩里奧,這位在上屆政府當巴西總統府人權事務部的前部長,就說阿切爾又不是什麼英雄,犯不著為他求情。
「我也反對過行刑。我也反對死刑的。但是,我們在巴西為這位鬧得不可開交又有什麼意思?他不過是個毒販而已,又不是什麼英雄」,這位前部長在文章中這樣寫道。
基督教社會黨出身的聯邦議員馬爾庫.費利西亞諾回答他說道:「我們是在討論同一件事,全世界同樣也在請求我們處決他們。這樣做的目的無非就是裝聾作啞、模棱兩可、虛偽、冷酷無情、謊話連篇、矯揉造作、傲慢無禮而已」。
這場大辯論並沒有讓我們這個吸食和走私毒品的國家感到吃驚,一部分人那種厭倦的、讓毒品犯罪分子逍遙法外的立場,但是,巴西大多數人都表示支援對於那些需要適用死刑的人引入死刑。因為極刑在巴西其實根本就沒有根除。

死刑還在巴西存在著

迪爾瑪.羅塞夫在為其向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請求寬恕阿切爾和古拉爾特一事辯護時,說過巴西的司法制度中沒有死刑。但是,事實不是這樣的。
《巴西聯邦共和國聯邦憲法》依然規定在戰時所犯罪行適用死刑,《憲法》第5章第47段規定,「除非宣戰,不得適用死刑」。
1969年制定的《軍事刑事處罰法》對於使用死刑的情況作了書面規定。這部法律還規定,死刑的執行應該通過槍斃來進行,而印尼在處決里約人馬爾庫.阿切爾.卡爾多索.莫雷拉時,正是使用槍斃這一方式。
於是乎,在巴西,在戰時,對於那些諸如叛國(拿起武器反對巴西、幫助敵對國家)、臨陣脫逃(致使軍隊由於恐懼潰敗、對敵軍不做抵抗)、叛亂或者煽動反對軍事當局、開小差或者大敵當前擅離職守、實行種族大屠殺、在軍事行動區內進行搶劫或者敲詐,以及其它類似情況,使用死刑是說得通的,
這種二元性,導致盧拉政府的司法部長佩德羅.阿布拉莫維奇曾經建議,巴西可以利用這一憲法規定而完全廢止死刑。「我們利用印尼政府對於巴西人執行死刑而在巴西所引起的震撼性效果,來讓人們記住,《巴西憲法》也是有死刑規定的,這一點非常重要」,他在臉書的網頁中這樣寫道。「只不過,我國的死刑規定只是在戰時(僅僅適用於幾十種犯罪),但是這是我國的司法制度中的一個瑕疵,它削弱了我國在國際舞台上反對死刑的立場」,他對此作了這樣的補充。

整個葡語國家共同體內差不多都廢除了死刑

整個葡語國家共同體內,在保留死刑這一做法上,巴西和赤道幾內亞相比,可謂不相伯仲。2014年馬拉博政府為該國的死刑適用情況規定了一個緩刑期,作為他們對於葡語國家共同體(CPLP)為該國要求的回應,以便為赤道幾內亞進入葡共體放行。
這樣一來,七個葡萄牙語國家都廢除了死刑,它們對於任何犯罪都不會用死刑來懲罰,這七個國家是:佛得角、葡萄牙、安哥拉、莫桑比克、幾內亞比紹、聖多美和普林西比和東帝汶。
而巴西則是一個例外,巴西在這個廢除死刑的組織內建議「僅僅對於一般犯罪取消死刑」,而對於違反軍事法的犯罪者仍保留死刑。而赤道幾內亞則在這個組織內,公開對那些一般犯罪都適用死刑的規定。

葡萄牙請求成員國一致採取廢除死刑的立場

去年10月,葡萄牙呼籲聯合國所有成員國都支持關於死刑緩刑期的決議。
葡萄牙外交部在一份外交公報中,這樣說道,這個緩刑期「將足以鞏固和加強全世界,在捍衛人權的名義下所開展的、支持這項重要事業的這場聲勢浩大運動」。
對於葡萄牙政府來說,死刑「侵犯了人的生命權,這項生命權已經載入了1948年《世界人權宣言》之中」。
而與此同時,大赦國際組織(AI)譴責那些繼續對有著智力和精神障礙的人判處死刑或者執行死刑的案例,這些國家包括日本、巴基斯坦和美國。「精神障礙與智力障礙的國際標準,是對弱勢人群的重要保護手段。這種保護不是在為那些極端醜陋的犯罪進行辯護——這種保護只是對那些可以適用的刑罰屬性進行參數認定」,大赦國際組織的國際問題主管奧黛麗.高克倫這樣說道。「我們反對任何情況下的死刑——死刑是極端殘忍的、不人道的和可恥的。但是,在那些依然實行死刑的國家裏,在我們等待這些國家完全取消死刑的過程中,那些禁止對特定弱勢人群實行死刑的國際標準,包括這些標準,應當得到尊重和落實」,奧黛麗.高克倫繼續說道。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