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麗亞.費爾南達.達席爾瓦 * - 幽默和言論自由:伊斯蘭國的論點 - Plataforma Media

瑪麗亞.費爾南達.達席爾瓦 * – 幽默和言論自由:伊斯蘭國的論點

 

最近的悲劇事件,在傳媒和社交網絡帶來熱烈和偏激的討論。在其他戰鬥內亦引發成戰鬥。然而在我看來,混合了一系列的理念,在溝通和思想上創造障礙,因此,需澄清這些理念。一種是幽默、另一種可以包括在第一種內,那是言論自由。第二種是沒有根據的指控。最終,這種差異成了侮辱。兩者的界限是脆弱的,而且並不容易解釋所引起的結果,有時候,這兩種概念互相混合和超越他們的界限,他們的界限使我們有如水中撈月地尋找。我們處於混亂、無知、迷茫。讓我們來看看……
幽默,它的純粹目的是讓我們發笑,表現大智慧和演變的訊號,反映我們本身笑的能力、缺陷、性情和脆弱。雖然這是黑色幽默,但這個幽默卻是沒有限制的,——我相信上帝存在,衪會對我們的創造力和諷刺而笑出聲來(我們並沒有仿效衪……?)。查理週刊的動畫片,雖然有時是銳利的,但它的言論發生在最高潮。我們笑了!因為教條、存在的真理、死亡,生命——總而言之:讓我們不再這麼認真(當處於冒險時,這是緩和生活的好事,有人說,我們不會離開快樂)……
言論自由是,在一個民主國家,我們可能以正面的方式發表意見和相反的想法,直至熱烈地接受它。某人批評別人的意見,並不意味著我們不捍衛這種自由的事實:恰恰相反——是為了維護他的意見,這也是存在的。不同的東西(這一點在我看來,其實是有些混亂)。因為言論自由,將承擔沒有根據的指控和侮辱——現在可以運用這句格言 「我的自由結束在其他開始的時候」。如果我說我的穆斯林鄰居是個殺人犯,那表現我的合法性。不過,為了制止指控和侮辱,我們有合法的方式去處理。但是我們不會使用武力,也不會像中世紀時代一樣用「以眼還眼」或「以牙還牙」的方式報復,這在我們西方文化上已經不能接受。更不用說摧毀任何人的生命——這不是殺手(所以我甚至認為死刑是很野蠻的行為,不僅不可能是默認的寬恕,甚至作為懲罰殺人犯的結局也是荒唐的,國家本身已成為他們的所有物)。穆斯林,或天主教,或基督教的文化批評是合法和有益的。
大問題產生演變和開闢理解的途徑。他們的幽默也是——我們不是如此重要的一點,以致我們可以從世界和宇宙間,人類生存渺少的條件中釋放出來。因此,總而言之:我們表達我們的想法,同意或不同意,然而,尊重合理的界限,我們是自由的,最重要的是,我們繼續笑,一直笑,因為悲傷和足夠的艱辛是無法避免的——因為尚.桑德伊推斷﹕「以笑謔的方式來移風易俗」—— 笑,糾正習俗……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